水乡人家

第335章 再退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郭家人都大惊,郭守业就要拒绝,清哑也想说话。

????王大人一摆手,止住他们妄动。

????他对夏织造笑道:“夏大人如此看重郭姑娘,可见郭姑娘人品贵重。然大人一番心思恐要白费了。本官听闻夏老大人已在京中为令郎择了妻室,夏大人还是遵从长辈安排吧。”

????他脸上在笑,眼里却没有笑,甚至眼神很不悦。

????说完,不待夏织造回话,便问郭守业准备将牌坊建在何处。

????郭守业忙回说建在乡下老家,说祖宗都在那呢,让祖宗看了高兴。

????王大人点头,回身吩咐随来的工部官员先带工匠去郭家建造牌坊,他和高巡抚在牌坊落成之日再亲去郭家主持,以示朝廷隆重和恩宠。

????随行官员答应了,自去和郭大全交涉此事。

????王大人见事了,推拒了郭守业喝茶的邀请,说眼下尚有公务要办,待牌坊落成之日再去叨扰,带着一干人告辞,郭家上下和沈亿三等人送至院外,眼看着他们上轿去了才转回。

????王大人返回驿馆,单请了夏织造进内室说话。

????没有外人在场,他沉脸道:“夏大人,之前当着人,本官无意让大人难堪。然大人太糊涂了!郭织女是皇上才下旨嘉奖的人,大人便如此大胆藐视她?本官已经发话,大人还不肯放手,是不将本官放在眼里,还是不将皇上放在眼里?”

????夏织造吓了一跳,急忙起身告罪:“下官不敢!”

????王大人冷笑道:“本官看你没有不敢的!那方家和谢家退亲,本是家事,外人如何置喙?大人仅凭市井传言、街谈巷议便封停了方家织锦坊,实在荒谬之极!到底是为郭姑娘正名。还是警告方家,宣告郭姑娘是夏家的人?如此行为岂不更证实了传言,叫郭姑娘如何自处?本官奉劝大人一句:还是收敛些好。别说郭姑娘不愿嫁给令郎,便是愿意,大人也要三思。”

????夏织造低着头,一声不敢辩。

????王大人又道:“大人还是解了方家封令吧。还有鲍长史,如此欺压良民、谄媚上官。不能轻饶!本官将他交由湖州提刑按察使司审理处置。”一面就吩咐传令下去。

????安排完毕。方对夏织造道:“你且去吧。”

????夏织造躬身告退,敢怒不敢言。

????王大人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不止。

????他并不想为难夏家,然他被皇上点为钦差大臣。自会揣摩圣心——皇上眼下正看重郭家和郭织女;刚才郭织女当着人又说“若一番心血换来这样下场,那民女以后再不敢织布了。”因此两点,他怎么也要保全她,否则出事无法向皇上交代。

????谁知夏织造竟不识相。竟敢违背他!

????既这样,他便严词呵斥他。却要重点处置鲍长史。回头奏本可详细阐明情况。就有人将今日情形传去京城,他处置还算公正严明,皇上面前也交代得过去。

????至于夏家……哼,自有人对付他!

????可笑这人还不自知呢!

????夏织造从驿馆出来后。面色灰败,恨意难消。

????当天下午,方家织锦坊的封令便解了。

????方瀚海接到消息时。正在书房教方则处理买卖事务。

????“这么快!”他轻笑一声,仿佛自言自语。

????“爹。可要叫赵管事来?”方则问。

????“嗯,叫他来。”方瀚海道。

????方则便出去吩咐了。

????方瀚海陷入沉吟,眼前浮现方初的面容。

????御封“织女”啊……

????他召集管事吩咐恢复经营后,又密令人往京中和几处地方送信,又悄悄知会了严纪鹏援手。

????梅香院,方纹急切地问气喘吁吁跑进来的小丫鬟:“怎么样?怎么样?退了吗?退了吗?”

????小丫鬟用力点头道:“退了!真退了!”

????一面叽叽喳喳将从外面打听来的郭家请钦差做主退亲的事说了,说到兴奋处,脸都涨红了,“听说郭姑娘亲自向钦差大人申诉呢!”

????方纹便发起呆来,喃喃道:“真退了!真退了……”

????郭清哑又一次退亲,且是当着朝廷钦差、湖州大小官员、霞照百姓的面义正言辞地要求退亲。这么丢人的事,她偏干得轰轰烈烈!

????“如今外面时兴退亲。赶上退亲是荣幸。不退一回终身遗憾。”

????她耳边响起刘心作怪的说法,噗嗤一声笑起来。

????她不会以为退亲是荣幸,却再也不会为退亲难过了。

????清哑的勇气鼓动得她心潮澎拜、不能自已,一定想要做点什么。手里捏着帮大哥做的鞋面想了半天,将针线往旁一放,起身道:“走!”

????丫鬟忙问:“姑娘要去哪儿?太太交代的,姑娘不能出去。”

????方纹道:“我知道。我去找娘。”

????她一动,一大群丫鬟婆子都跟着,浩浩荡荡出了梅香院。

????这是严氏怕她再偷跑出去,特命多多的人看着她。

????方纹鼓着劲头一气来到严氏院中,方瀚海恰在那里。

????他回避严氏好些日子,今天是来告诉她织锦坊解了封令。

????见了父母,方纹先规规矩矩地行礼,叫:“爹,娘!”

????严氏问:“你这时候来做什么?”

????方纹猛抬眼,勇敢道:“爹,娘,我要自己寻夫婿!”

????方瀚海和严氏看着女儿,几乎以为她魔怔了。

????方瀚海板脸呵斥道:“这说得什么话!你……”

????严氏把目光投向门口,想找个跟方纹的丫鬟或婆子问问,却一个都没跟进来。因抬手示意他先别发火,温言问道:“跟娘说,怎么忽然想起这个来?”

????方纹捏着衣角回道:“我……我就是忽然想起来了。”

????严氏问:“你要怎么寻?难不成要去大街上自己找?”

????方纹摇头道:“不是。我就是想,爹和娘再要帮我寻亲的时候,我要亲自相看。不合我心意的我不要!不然。我也不知道他长得圆还是扁,人品怎么样,我说不定还嫌弃他呢。我要嫌他不好我就退亲。才不要他来退我的亲!”

????原来是这样!

????严氏和方瀚海总算明白了。

????还是退亲惹的祸!

????方瀚海没话说了,因为那门亲事是他作主定下的。

????严氏看女儿的目光有些异样。

????方纹今日的表现令她觉得很意外。

????她自己性子泼辣干练,养的女儿却一点不像她,还不如严未央更像她一些。这是因为先生了两个儿子,家业有人掌管了。所以女儿就娇养起来。等到发现养得太娇嫩的时候。却扭转不过来了。

????方纹说出这番话,她倒有了个想法。

????因对她道:“好,娘答应你。”

????方纹喜出望外道:“娘真答应?爹呢?”

????她又看向方瀚海。

????严氏不容反驳道:“你爹也答应了。不过。你既然要自己作主,总该拿出些样子来。娘不指望你历练得像女少东那样杀伐果断,但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混日子。从明日开始,娘就把这内宅交给你管。先管厨房。十日后增加库房。再十日后接手全部家务。就是咱们回了府城。也由你管家。今后咱家外面买卖你二哥管,内宅你管。娘和你爹要告老了。”

????这里只是方家别院。一应人事比府城家里都要少,但因为织锦坊的关系,全家在这住了一年多了,伺候的人跟来不少。加上人情往来应酬等,并不简单,严氏便让她从这开始接手。

????方纹傻眼。没想到冲动揽了一身麻烦来。

????她还准备偷偷找机会再去清园看大哥呢。

????可是,若不答应。只怕娘从此再不会信她,也不会给她机会了。

????她便咬牙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严氏见她强撑着的小模样,心里好笑,面上装作不知道,命杨妈妈从明日起跟着姑娘,按她刚才交代的逐一交付事务。

????杨妈妈恭敬地应了。

????方纹便飘悠悠地退了出去,一路都在想怎么就这样了呢?

????等回到梅香院,想起一事,急命几个贴身丫鬟赶紧动手,将给大哥的衣物和鞋子抓紧做。又吩咐帮刘心也做几套,他总是弄得乱糟糟的,她实在看不过眼,早就想帮他收拾利落了。

????唉,这些只能偷偷派小子送去清园了。

????当晚主仆就挑灯熬夜赶了起来。

????辛苦之余,方纹憧憬自己做主的日子,精神亢奋。

????※

????清园,方初在山坡竹林中作画,画的是下面绿水环绕的烟雨阁。阳光透过竹林射下来,映照他专注的神情。

????他的心却并不如面上显现的那样平静。

????画了一半,他停笔,望着烟雨阁出神。

????今日钦差往郭家传旨,他早得了消息。

????几乎从清晨起床开始,他就在焦灼地等待霞照的消息。

????一个多月过去,他的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然问题也来了,很多事他都不能再做。这是自己造成的结果,怨不得别人。他不敢任由自己颓废,争取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琴棋书画除了琴外,其他三项他都能做,于是致力于练习书法和绘画,也绘制图稿;再就是全力打理清园经营,拓展买卖。

????今天,他却总也静不下来,在作坊里来来回回转了几趟,又去竹林中作画,才好些。但也不能持久,画一段时候,忍不住就看下面,看有没有鸽子飞回来,听有没有人找他、叫他。

????傍晚的时候,终于信鸽来了。

????只带回了几个字:“郭家已退亲。”

????他看后便长长舒了口气。

????她父兄果然没让他失望。

????想象她退亲后微笑的样子,他也微笑。

????笑了一会,又想起一件要紧事,忙匆匆下山。

????回到烟雨阁,他叫来黑风,低声嘱咐了他一番话,黑风便连夜离开了清园。然后他又写了几个字给黑石,放飞信鸽。

????他这是在善后。也是进攻。

????退亲,并不代表事情结束,新的斗争开始了。

????郭家公然反抗锦署衙门长官,夏织造怎能容忍!

????方初将这则消息连同他一些证据确凿的劣迹传给朝中有刚烈之名的御史,以及夏家政敌。至于和方家交厚的官员,他却没有联络,想必他父亲会有所行动。他已经不是方家大少爷了。当然不能利用方家的人脉和关系。只能夹缝里找机会,充分利用夏家对手和朝中御史。

????这更简单,根本不用对面。只想法把消息传到就成了。

????那些人,是不会放过这个打压夏织造机会的。

????加上方家、严家和沈家在后推动,便不能搬倒夏家,也会令夏织造暂时收敛。安分一段日子,省得在钦差离开后对郭家下手。

????一切安排妥当后。他终于心静下来,也有空闲了。

????他不由得想那新诞生的“织女”,微微笑着。

????她现在应该很开心,他一点不怀疑。

????先后三次退亲。整个大靖也找不出第二个。但她还是会为摆脱夏流星高兴。当日,她与江明辉那样深爱,见事不可为。也不愿二女共侍一夫,坚决退亲。何况夏流星。她又不喜欢他,做妻还不乐意呢,更别是做妾了。

????幸亏她不喜欢夏流星,否则他真不知怎办,只好干看着。

????御赐“织女”称号,这荣耀尽可遮掩她几次退亲的影响。

????今日起,将有更多的少年俊彦上郭家求亲。

????她可以选她心仪的少年,嫁给他,生儿育女……

????他想着,笑着,慢慢地觉得夜有些冷,清园太安静。

????透过窗户看天上繁星,哪一颗是守护她的牵牛星呢?

????※

????郭家,清哑和家人送走钦差后,心里松了一口气。

????然转头看见爹和大哥等人额头上的伤,心又揪紧了,忙扶郭守业进屋包扎,一面道:“爹,干嘛磕成这样!”

????郭守业笑道:“爹没事!”

????他笑得嘴都合不拢,与额上的伤形成鲜明对比。

????因工部的人被迎进正屋招待茶点,大家便去郭大全的东厢房上药包扎。清哑偷空去找沈亿三讨主意。她也知道这退亲并不代表完事,麻烦还大呢。

????沈亿三正和郭大全郭大有在里屋低声商议事。

????她进去就问:“沈伯伯,这事还没完。咱们要找人活动吗?”

????这类事和前世差不多,在哪都需要人情关系。

????沈亿三道:“那自然。我昨天就往京城传信了。丫头放心,你立了大功,剩下的事沈伯伯和你大哥来做。哼,本来咱们势单力孤的,偏他狂妄,把方家也给得罪了。得罪了方家就得罪了严家。有这两家再加上咱们,任他夏家根深蒂固也能斗上一斗。等着瞧好了,看多少人弹劾他!”

????清哑听后笑弯了眼睛。

????郭大全也道:“小妹你别操心,这事有我跟爹呢。”

????一面又向郭大有道:“大有你先陪那些人回家,按咱们选好的地方让他们造牌坊。我跟爹待会儿去夏府退聘礼。钦差还在这,许还有什么事,我们晚两天再回家。”

????郭大有忙答应了,匆匆起身去正房,叫工部的人启程回乡。

????郭大全又和沈亿三说了几句,便去安排到夏家退聘礼。

????这是早准备好的,郭家进城来的时候就把夏家聘礼也带来了。

????一番忙乱后,清哑眼看着聘礼被抬出家门,抬向夏府,才算真正松了口气,又说不出的畅快。只有一点遗憾:夏流星不在。否则的话,当着他的面向钦差大人申诉自己不愿嫁他,又被钦差大人责令退亲,想必他的脸色会很好看。

????不过,他总会知道的,希望别气得他吐血!

????不对,应该是希望能气得他吐血!

????再一想,一堆人弹劾夏织造,要是把他弹劾倒了,夏流星就当不成大少爷了,那就更好了,省得他往后找自己麻烦。

????脑子里不断遐想这些,清哑忽然警醒,有些心虚:怎么她净想人家倒霉?往常她是多单纯的女孩子,近几月来好像越走越歪、越走越远了!

????想想又忍不住自辩:对于夏流星这样的就不能心软。要是心软,倒霉的就是自己了。让他受些教训也好,叫他知道任何人都不可能为所欲为。还有,女人是碰不得的!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栽在女人身上,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市井百姓,聪明的往后离她远点!

????她给自己做了半天心理建设,才坦然了。

????两日后,她随爹娘回了绿湾村。

????绿湾村,因为郭家建造牌坊的事,一片欢腾。

????******

????本来想今晚提前更的,还是没提前成,但我有多写哟(*^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