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0章 女婿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郭家人听见声音,都出门来看。

????江明辉忙喊道:“大贵,快来帮忙!”

????郭大贵便光着头跑下来,笑问:“什么好东西?”

????王老爹笑道:“怎么不是好东西,一篓子炭呢!”

????声音满满都是羡慕。

????说话间,已经和江明辉搭手将竹篓搬上岸。

????清哑已经下坡来了,蹲在跳板上洗菠菜。

????江明辉便迫不及待地和他说话。

????这时,郭大全也来了,十分感谢王老爹将妹婿送到门口。

????王老爹忙说应该的,寒暄两句才摇着船走了。

????郭家兄弟便抬起那篓炭上坡往家去。

????江明辉等清哑洗好了菜,才和她一手一个,牵着郭俭和郭巧回去。

????因见清哑看他,他度其心意,应该是疑惑他怎来得这样早,便解释道:“我买了炭,走晚了怕搭不上船,我才早早关了门来了。”说着又拍了拍斜背的包袱,小声道:“我还给你买了好东西呢。”

????却不说是什么东西。

????清哑目光在他脸上一溜。

????他就笑道:“等进去拿给你瞧。”

????说完又问她:“你挑菠菜,怎么你今天做饭?”

????清哑点点头。

????郭大全兄弟已经到了廊下,放下竹篓,其他人都围过来看,只不见阮氏和郭勤。

????见江明辉和清哑走来,吴氏又笑又埋怨道:“这炭好贵吧?乱花银子!你开铺子一天还赚不了这么多钱呢,倒买这个。回头一个月算账,没的钱赚,看你怎么跟家里说!”

????郭守业则问:“怎么来这么早?”

????江明辉道:“今天晌午就关门了。”

????郭守业训道:“这不是胡闹吗!做生意,怎么能随便关门呢?你来这不要紧,总要等晚些时候,街上人少了再关铺子。又不是没船回来,一天好几趟船呢。你急什么?”

????江明辉尴尬道:“今儿有炭。往常我都是坐最后一趟船的。”

????吴氏忙劝道:“来都来了,还说那些干什么。”

????因回头对郭大全吩咐道:“大全,去逮只鸡杀了。”

????江明辉急忙阻止道:“别逮鸡!我买了肉的。”

????一面说,一面随大家进了屋,解下包袱放在桌子上。

????打开包袱,他先拿出一个比盘子只大一圈的单手柄平底铁锅递给清哑,“这是你要的锅。做的好不好?”

????清哑接过去一看,正是她要的式样,遂点点头。

????江明辉一笑,又掏出一个粗瓷手炉来,柔声对她道:“这个是我买给你捂手的。瞧,这有个盖子,热炭放在里面,能管好长时候不得冷,炭灰也不得洒出来。我本来想编一个篾的套子在外面,又怕编好了套不上。我想还不如你做一个布套子,套在上面又好看,拿着又不烫手,又干净,还能拆下来洗,我就没做了。”

????清哑放下锅,又接过那带盖的小手炉观看。

????江明辉见她眼睛亮了几分,便知她喜欢,自己也就喜欢了。跟着又拿了一小包麻糖出来,递给郭巧,“和弟弟分去。”

????郭巧欢喜道:“嗳!明辉叔叔。”

????最后,江明辉拿出一块废纸包的猪肉来。

????吴氏一直在旁看着,满眼喜悦,嘴里却不住埋怨。

????她怕女婿花太多钱,无法向家里交代。

????郭大贵笑道:“哎呀娘,你别说了。这也是明辉一番心意。往常他来了咱们不也杀鸡的。他买一回肉给咱们吃,也是应该的。”又转向蔡氏,“大嫂,晚上用肉烧干笋子。”

????江明辉忙道:“就是。我都不敢来了,鸡它们看见我就跑。”

????众人轰然大笑,连郭守业也绷不住笑了。

????清哑见蔡氏拿了肉往外走,忙上前拦住。

????她前两天让郭大有帮忙做了个木锤子,这时拿了出来,又将肉洗净擦干水,将肥肉切下来,单留瘦肉,切成几条,放在一块石板上,让三哥郭大贵用力捶砸,直到砸烂为止。

????众人都奇怪,问干嘛这样费事。

????唯有蔡氏想,清哑肯定是要做什么新鲜吃食,且让她做去,自己正好乐得不用煮饭,还能吃到好的。想罢对郭大贵道:“小妹叫砸,三叔你就砸吧。小妹肯定要做好吃的,不然大冷天的能叫三叔砸肉玩?”

????众人一想可不是,清哑每回做的新花样都很好吃。

????吴氏忙一叠声叫小儿子“大贵你就听妹妹的,快砸去。”

????蔡氏又殷切对清哑道:“小妹,嫂子帮你打下手。你要嫂子干什么只管说。”

????清哑道:“挖芹菜。”

????蔡氏顿时笑容一僵。

????原来,这芹菜可不是普通芹菜,乃是秋天种下的,入冬以后,再用土将其完全掩埋起来,连芹菜顶端也护住。芹菜有泥土保护,就冻不死,在土中慢慢褪去青色,变得又白又嫩。等寒冬腊月里挖出来,炒了吃又脆又甜。

????菜是好吃,就是难得弄。

????挖出来的芹菜带有许多泥,需用水仔细洗干净。

????冬天水冰冷刺骨,这活计可想而知有多痛苦。

????蔡氏放出话来了,无法再推脱躲懒。

????再说,婆婆在跟前,她也不敢。

????若不去,难道指使小姑自己去弄?

????那婆婆非骂死她不可!

????想推到阮氏身上,阮氏一直在屋里织布,根本就没出来凑热闹。不像她,听见声音就迫不及待地跑出来了。她最是坐不住的,宁愿煮饭,也不愿坐在织机前几个时辰做同一件事;煮饭能跑来跑去,要松泛许多。

????没法子,她只得找了篮子和锄头去了菜园子里。

????这里,清哑也没闲着,动手将肥肉切了,下锅炼油。

????一面又请吴氏烧了个柴炉子,摆在厨房门口;她将面粉和鸡蛋搅和了,撒上些细葱,搬了个小板凳坐在炉子跟前,用刚买的平底锅摊薄饼。

????这也是个细致的活计,要不紧不慢地操作。

????圆圆的饼,每一张只有茶杯口那么大。

????清哑摊了一张又一张,全摞在竹碟子里。

????郭巧和郭俭蹲在小姑身边,眼不眨地盯着看。

????“小姑,我想吃一块。”

????郭俭见清哑没像以前一样叫他们尝,忍不住小声恳求,神情可怜兮兮的,还咽了一口口水。

????“还没好。”清哑道。

????郭俭纳闷,明明已经摊好了,怎么说没好?

????“要包菜吃。”清哑又道。

????“我晓得了。”郭巧恍然道,“菜还没炒。”

????清哑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郭巧就很得意,就按自己理解的告诉郭俭:等炒了菜,像包饺子一样包在这摊好的饼里,在锅里煮了吃。

????“噢,吃饺子!”郭俭也懂了。

????清哑被误解,也不解释,反正等吃的时候就知道了。

????外面,郭大贵挥动锤子锤肉,郭家兄弟围在旁看稀奇。

????江明辉看了一会觉得无味,跑到清哑身边。

????“小妹。”他甜蜜地叫。

????清哑看了他一眼,继续摊饼。

????江明辉含笑在她身边蹲下来。

????看着她做任何事,他都觉得有滋味。

????她不说话,他也不觉得烦闷。

????“煎饼吃?”他看着那一摞薄饼问。

????“还要包馅儿,跟饺子一样煮。”郭巧替小姑回答,一面蹬蹬跑开,一会端了个小凳子来,放在江明辉屁股后头,“明辉叔叔坐。”

????江明辉忙往后退一步,坐了,夸道:“巧儿真懂事。”

????郭巧抿嘴笑了,蹲下来继续盯着小姑摊饼。

????江明辉四下看了看,忽然问:“勤娃子呢?”

????大伙儿忙得热火朝天弄吃的,独不见郭勤,这太奇怪了。要是以往,他准上窜下跳,比任何人都活跃。

????清哑没吭声,反正她不说也有人答。

????然郭巧偷偷看了她一眼,也装没听见,一副鬼精的小模样。

????江明辉未察觉,又问郭俭:“你哥哥呢?”

????郭俭老实地回道:“跪着。”

????江明辉疑惑道:“跪着?”

????郭俭道:“嗯,跪搓衣板。”

????江明辉失笑道:“这皮猴子,干了什么好事?”

????清哑依然没有说话,一心摊饼。

????郭巧实在憋不住了,她想反正弟弟已经说了,不是她先说的,因此脆声揭发道:“他骂小姑!爷爷奶奶生气了,大伯罚他跪,晌午没给饭吃。”

????江明辉惊愕地问:“他骂……你?”

????最后一个字看着清哑问的。

????郭俭接道:“哥哥骂小姑‘哑巴子’。”

????这下江明辉不止惊愕,还生气了,问“他做什么骂小姑?”

????“他作死!这些日子没收拾他皮痒了!”

????吴氏走过来,沉着脸恨恨道。

????这事要从清哑教侄儿侄女识字说起。

????清哑不会教学生,不是个好老师。

????前世,她因为天生哑巴,爸妈对她的教育可谓费尽心机,根本不可能按学校的系统教程来进行,只能从身边环境着手,引导她直观地认识人事。

????因此,清哑对郭勤等人教育也是这样开始的。

????先教他们认自己的名字,然后是家人的名字;然后是所处村庄、集镇、县、府、州的名字;再然后是身边的一切物事:鸡、鸭、鹅、牛、各种菜、各种庄稼,用的碗筷、穿的衣裳、坐的桌椅、睡的床、划的船等等,这么逐渐扩大范围,再辅以简单的诗词背诵。

????先教他们念,再教他们写。

????以她不善言辞的性子,不可能反复详尽地教导和解说,通常都是念一遍,再写给他们看,然后让他们学着抄写,她自去忙自己的事。等有空了,再回来考问他们之前所学的。

????*

????我是不是很勤快?求推荐收藏!(*^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