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37章 对答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script></script>????卫晗道:“方大少爷为你谋得这般荣耀,你维护他也说得过去,又何必对他咄咄逼人。不是已经退亲了吗!”

????两个他,前者指方初,后者指夏流星。

????清哑不悦道:“什么荣耀?什么维护?”

????卫晗瞅她道:“方大少爷和高巡抚长公子一向投契。之前他往府城去了几天,回来就与谢大姑娘退了亲。后来高巡抚向朝廷递交奏折,为姑娘求表彰,还特地绕过了县令、知府,所以连夏织造也不知道。”

????叙述的口气,肯定表示她清楚内情,而不是猜测。

????说完微微屈膝,“告辞!”转身带着丫鬟向外走去。

????清哑没有挽留,道:“姑娘慢走!”

????这事真实与否,她不想追问卫晗,也不想再对她解释夏流星的事。

????她望着卫晗去的方向出神。

????方初会帮她谋这桩荣耀?

????她觉得不大可能。

????才否定,忽想起他和韩希夷去大牢解救她的情形。

????又想起那天早晨碰见他,她要他管好未婚妻,他说“姑娘请放心!”不是客套,很坚定的口气,仿佛带着某种决心。

????又想起当初用银票砸他、狠狠吐他脸的情景……

????有些乱,她本能拉回思绪,不愿深想。

????卫晗主仆走远后,旁边竹林里转出严未央和墨玉。

????清哑估计她听见自己和卫晗说的话了,却没问。

????严未央主动道:“我听见你们说话了。我想想就没过来。要是咱俩一起问着她,我怕她要羞恼。况且她挑这个没人的地方找你说,就是不想别人听见。唉,吾之砒霜。彼之蜜糖!这可是没法说了。”

????清哑点点头,深以为然。

????她看着严未央,想起卫晗说的事,欲言又止。

????想想还是忍住没问。

????局面已经够复杂了,再挖出些别事,她都不知该如何面对。

????严未央看得分明,等她开口问。

????清哑没问。她也不好主动说。

????她与方初是表兄妹。这件事是不是方初做的,也只是他们几个熟近之人猜测,卫晗多半也是听夏流星说的。方初自己并未透露半个字,如何好在清哑面前说?

????她便岔开话题,笑对清哑道:“走吧。咱们去若耶溪水亭。她们都在那边呢。你这个主人该去陪客,别躲懒了。”

????于是几人穿过竹林小径。往若耶溪水亭走去。

????路上,严未央秘密小声安慰清哑:“你别怕夏织造那老匹夫!如今我们几家都盯着他呢……”一路说着。来到若耶溪旁。

????若耶溪,是清哑为门前水道取的雅致名儿,方便称呼。

????沿溪边建的亭、苑、园圃,取名也都与若耶溪有关。比如溪畔流香、溪水落月、若耶园圃等等。

????一道水上浮桥连通溪水两岸,浮桥附近有两座水亭,隔水相望。溪南这边叫做“若耶溪南亭”。溪北老宅那边叫做“若耶溪北亭”,亭上都有匾额。

????所有建筑的匾额都是清哑写了让人装裱的。

????因是自己的家。她做时很是兴致勃勃。

????严未央问明后,嘲笑她道:“你也会附庸风雅。只是这若耶溪,郭伯父他们念着不嫌拗口?你要是取个荷塘什么的,我看还贴切。”

????清哑抿嘴笑,有些不好意思。

????因道:“这么长的水,叫荷塘怎么行!”

????说话间就到了若耶溪南亭。

????今日客人安排是:女眷都在若耶溪南新宅,男客在老宅。

????郭盼弟正陪着一群小姑娘在南亭内玩笑。比起夏府办的乞巧会,今日来郭家的小姑娘也很多,就是少了谢吟月、夏流萤等人,且以商女居多,又是在乡下,气氛反更轻松随意。

????看见清哑和严未央来了,大家高兴地迎上前。

????严未央笑问:“老远就听你们笑。什么事这样高兴?”

????方纹忙道:“表姐,你快来尝尝这个奶茶。可好吃了。”

????又对清哑亲热地叫“郭姐姐!”

????清哑应了一声,随口问她闷不闷。

????方纹急忙摇头道:“一点不闷。我在家才闷呢。”

????清哑就笑了,想她们到底不如自己自由。

????严未央看时,只见亭中摆着几张圆桌,还有长几,桌上几只冒热气的大瓦罐子,罐口靠着大长汤勺,散发带水果味的香甜气息,姑娘们也都端碗吃着。

????郭盼弟忙亲自上前用个甜白瓷的小碗盛了一碗奶茶,捧给严未央,“严姑娘请尝尝。”一面又盛给清哑。

????严未央用小勺舀了一口吃了,点头道:“是好味道。又香又甜,有樱桃味儿。这又是你想出来的吧?怎么做的?”

????后两句话是向清哑问的。

????清哑回道:“就是把桃、梨那些果子做成蜜饯,用罐子封住,埋在地底下。这时候挖出来煮甜汤,用煮过的羊奶调拌各种味道。这个吃了美容呢。”

????严未央笑道:“美容?那我要再吃一碗。”

????这样做出来,怕是没有女孩子不喜欢吃的。

????新任关县令的女儿娇声道:“我吃了两碗了。”

????方纹忙也道:“我也吃了两碗。还想吃,吃不下了。”

????众女相视,一齐都大笑起来。

????正笑着,就听若耶溪那边问:“你们吃什么?”

????大家朝对面一看,若耶溪南亭内聚集了好些少年,伏在栏杆上,正隔水看着这边,满脸兴味的样子,恨不能过来。

????原来,少年们出身非富即贵,哪里在乎吃喝,也不坐席,到处找乐子。今日郭家也请了戏班子、杂耍的、说书的,他们也不稀罕,只在园内院外四处逛。乡野之地,有些场景人事倒也令他们觉得新鲜,然心里总觉不足。总像缺了什么似的。

????当他们逛到若耶溪北亭,隔水看见南亭内红飞翠舞、娇声燕语不断的时候,每个人瞬间都充实起来,再没了那不足的感觉。

????少年慕少艾,没有女孩子在场,自然无趣。

????听见问,女孩子们害羞。一下子全部收声。

????就像林子里鸟儿正叫的欢。忽被惊动,全部飞走。

????这时候,只有清哑这个主人出面。还有严未央,她一向大方。

????清哑便略提高声音回道:“奶茶。”

????一少年笑道:“郭姑娘,给我们也来一碗。如何?”

????正愁找不到机会跟织女搭讪呢,此时不搭。更待何时!

????清哑道:“那边也有的。”

????这么端过去不方便,招他们过来也不好。

????她虽然觉得少年男女在一块说笑没什么。来的这些姑娘可都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回头失了礼数会被人说的。

????少年们本不在吃喝,不过借着这个说话罢了。

????因此那少年笑道:“我们才在外头逛回来。还没过去。”

????“那你可怪不得郭姑娘!”

????随着说话声,韩希夷、蔡铭、关少爷(关县令儿子)、刘心等一群人也走进北亭。是韩希夷接的话,又遥遥冲南边拱手致意。

????“我们刚吃了。”刘心也笑道,“我吃了三碗。”

????这边女孩听了都笑起来。

????方纹嗔怪地白了刘心一眼。隔了一道水,他也没看见。

????清哑点头回应韩希夷。许是觉隔得远,又附加微笑致意。

????韩希夷霎时觉得阳光明媚起来,只望着她笑。

????旁边,蔡铭也对严未央笑。

????严未央把头一扭,不理他。

????蔡铭笑意更深了。

????他笑不要紧,那边的小女孩们都看得心跳起来。羞怯之余,禁不住去看严未央,羡慕她真好福气,找到这样既富且贵、还才学人品都出众的少年为夫婿。

????羡慕也没用,这可是学不来的,也比不了。

????因想到学不来,禁不住又去看郭清哑。

????她明明可以嫁夏大少爷,却宁可得罪夏家也要坚持退亲;退亲不算,还当众折辱夏大少爷,真是不可思议!

????有些女孩子就悄声谈论此事。

????天真烂漫些的就掩不住形色,露出异样来。

????清哑还不知,吩咐细妹过桥叫人给这些少年送奶茶。

????郭家新添了不少下人,今日更是许多织工来帮忙,所以伺候的人多,一会工夫就有媳妇捧了好几罐不同口味的奶茶送到北亭。

????少年们各自弄一碗吃着,有说好,有说甜了。

????因听说这是郭织女所创,都对溪那边称赞清哑。

????私底下却也像女孩子们一样,低声议论清哑。

????他们对清哑的感觉有些复杂:如今郭家气象不比一般商家,清哑也风采出众,比之谢吟月严未央有过之而无不及,由不得他们不关注。然郭家得罪了夏家,前景莫测,又令他们忌惮,想亲近又不知该如何把握分寸。且之前清哑对夏流星的一番话也让他们颇有疑虑。

????韩希夷见有些少年看清哑目光异样,再联系之前夏织造含沙射影指称清哑狂妄无礼,暗自思忖。

????忽然他向对面清哑抱拳道:“郭姑娘,在下可否冒昧问一句:为何之前那样回复夏大少爷?”

????溪水两岸顿时静下来,少男少女们都望向清哑。

????严未央见韩希夷竟然学夏流星当众刁难清哑,一瞪眼就要发作,忽见旁边蔡铭冲她拼命摇手,才狐疑地将话咽回去,且看下面怎样。

????清哑见韩希夷目光明亮温柔,含笑看着她,似在鼓励,便知他有意问的,只不知用意为何,又需要她怎样回答配合。

????她想了一下,反问道:“韩大少爷也送过古画给我,若有人也这么说我与韩大少爷,韩大少爷希望我如何回答?”

????韩希夷心下叫好,却故意的歪头沉思。

????想了一会,才笑道:“在下明白了。姑娘若否认,就算委婉表明没有嫁在下之意,当着许多人,在下也会觉得颜面尽失;若姑娘为了澄清自己措辞再激励一些,在下恐就无地自容了。姑娘若不否认,则会辱及姑娘清誉。想来只有回避,才是最好的。正如姑娘所说,此事与旁人无关,凭什么要告诉他人?姑娘真是高洁,不为了无谓的流言踩踏别人!当然,若在下硬逼姑娘选择回应,那是自取其辱,另当别论。”

????清哑便笑了,道:“多谢韩少爷!”

????他的回答让她很满意,到底会说话就不一样。

????韩希夷感受到一股心意相通的喜悦,笑道:“该我谢姑娘提点才对。事不关己,是不能体会其中难处的。姑娘巧妙回应,不愧御封‘织女’。”

????这一对一答,之前以为清哑维护方初而产生的酸楚消失了。

????因又向众少年解释道:“郭家馈赠九大世家织锦和织机,我等偶然送些郭姑娘需要之物,不及她馈赠之万一,聊表心意而已。”

????众少年也都回味过来了:夏流星堵住郭织女逼问,若她只解释与方初无私情,只会越描越黑。须得斩截告诉人:她根本无意嫁方初。若私下上门求亲,委婉拒绝则没什么不妥;当着这么多人面发誓只为澄清流言,无异于打方初的脸,也称了流言散布者的心意。

????大家恍然大悟,都赞郭织女心性良善。

????也只敢夸赞这个,别的却都不敢涉及了。

????若夸别的,就等于对夏流星受辱幸灾乐祸。

????在场大多都是商家子弟,还不敢明目张胆对夏家放肆。

????他们都想不通,韩希夷的胆量哪来的!

????蔡铭凑近韩希夷,低笑道:“真是尽心尽力!”

????韩希夷笑而不答,眼望着水那边锦绣辉煌的少女。

????圆儿跟在刘心身边伺候,见韩希夷在清哑面前出力出彩,心急得很,不住用手捣刘心,示意他出头为大少爷说几句话,别风头都让韩大少爷给占了。

????刘心纳闷地瞅这小子,不知他想干嘛。

????最后,他端了一碗奶茶递给圆儿,“吃吧。”

????圆儿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气得要死,心想“当我跟你一样馋鬼投胎呢!”

????这时,一阵叫嚷和“咩咩”羊叫的声音传来,就见几个孩子追着两只羊从东面树林跑过来,打头就是郭勤和严暮阳。

????那羊被逼急了,顺着浮桥跑向溪南。

????郭勤和严暮阳紧跟着追过去。

????女孩子们都笑起来,都说“这干什么?想吃羊肉了?”

????盼弟高声叫道:“勤儿别淘气!”

????郭勤不理她,只顾追。

????严暮阳在后面看见前方竹林内跑出几个小身影,前面一个可不是巧儿么,忙大喊“巧儿妹妹,拦住它!拦住羊!”

????巧儿因为貔貅的关系,如今十分信任他,听了喊叫并不问为什么,忙张开双手拦羊,“别跑!给我过来!”

????众女见了更笑。

????******

????朋友们,更来了!!(未完待续)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