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39章 坚持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script></script>????热门推荐:、 、 、 、 、 、 、

????夏流星来回打量二人,嘴里道:“好!很好!”

????又向韩希夷道:“不愧为至交,连对女人的喜好都一样。几年前争夺谢大姑娘,你输给了他;现在,你心仪郭姑娘,他忙忙地断手退亲又来同你争夺。先别忙着联手对付我,想想最后花落谁家吧!”

????方初道:“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声音淡淡的,说完瞅了韩希夷一眼。

????也不愤怒,也不解释,毫不在意的样子。

????韩希夷笑了,点点头道:“倒省心!”

????他们似乎在传达别种意思,看去很默契。

????夏流星紧紧地盯着他们,寻隙进攻。

????很突兀的,他忽然转身就走,没有再放狠话,连告辞的话也没说一句,很快消失在院门外。

????随从悄悄观察他的脸色,很严峻。

????自古民不与官斗!

????因为势力不均等。

????现在这些商贾竟敢公然挑战夏家权威。

????郭家,沈家,方家,韩家,严家……还有谁家?

????这些人联手起来,夏流星也不得不忌惮。

????因为他们不是普通商贾,背后都有官员支持。

????但是,他不会罢休的!

????夏流星走了,方初才转向韩希夷。

????“怎么忽然就来了?”他问。

????“想来就来了。”韩希夷轻轻一笑。

????方初吩咐上茶果,又吩咐厨房备饭。

????“能喝酒吗?”韩希夷看向他断手。

????“能喝。”方初点头,又叫搬好酒来。

????二人转至书房,无言对坐,连寒暄也没有。

????好在才喝了一杯茶。赤心就上菜来了。

????她只负责茶饭,圆儿在旁伺候。

????于是二人也不说话,举杯对饮。

????三杯酒下肚,韩希夷眼中有了湿意。

????“你把手给剁了,弹不了琴,我为你吹奏一曲!”

????说完不待方初答应,便解下身边的洞箫。放在嘴边吹奏起来。

????今夜。他们不能谈论郭清哑,也不能谈论谢吟月,夏流星无需谈论。只好喝酒、吹箫、听曲!

????很熟悉的曲子,先是《花非花》:花非花,雾非雾……

????这是他自己根据诗词谱的曲,方初听过很多遍。

????一曲毕又奏一曲。乃是《迢迢牵牛星》: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这是郭清哑演绎的曲风,方初同样很熟悉。

????韩希夷吹奏的比任何时候都投入,方初立即被带入,随着他的心境起伏、悲喜;又感怀曾经的过往。亦真亦幻,分不清过去现在。

????一曲毕,二人什么也不说。再次举杯。

????其实,什么都不用说。他们各自知道对方的心思,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无用的,不如保留。

????圆儿站在一旁,见他们一杯接一杯地喝,忧心忡忡。

????他不断帮二人搛菜、舀汤,唯恐他们喝伤了胃。

????清园的冬夜,竹林清寒,江水清寒,唯有烟雨阁的书房内气息火热,一对少年用美酒演绎难明的友情,喝得酩酊大醉。

????醉后的两个人终于打破沉默,相对大笑。

????然后互相嘲笑、互相指责。

????再然后相对流泪、相对哭泣。

????圆儿不敢再留下,很知趣地退了出去。

????他二人折腾的累了,就在书房卧榻歪倒,胡乱安歇。

????一夜无话,次日二人睡到午时才起床,圆儿已经往郭家给刘心送药材等物去了,仿佛昨晚的事他一概不知。

????韩希夷洗漱后,方初陪着用了饭,便提出告辞。

????方初没有挽留,送他上船。

????韩希夷上船后,转回头望着岸边的方初,“不管怎样,你都不该如此对她。这一点,我永不会原谅你!”

????方初静静地看着他不语。

????等船慢慢离岸,他才道:“我没做错。不需要人原谅!”

????轻轻的声音,坚如寒冰,一字不落送到韩希夷耳中。

????说完微微一笑,云淡风轻。

????韩希夷能来看他,他很知足了。

????至于认同,那太过强求。

????便是曾经的好朋友,他也不会奢望。

????他只要问心无愧,便能坦然面对一切。

????韩希夷默然,早知这是不能谈论的,果然不错。

????船渐渐行远,两人在对方眼中模糊。

????方初回到作坊,向所有人宣布:年底和大家一起做事,一起过年,一起欢庆,年终月银翻倍……从管事到匠人到家眷都兴奋不已,一扫沉闷的忙碌局面,既振奋又欢实。

????午后,方初站在山上看清园山水,心情格外明朗。

????他将从这里开始,创造另一段人生!

????次日,黑石从城里传来消息:夏流星归途遇袭,翻船,未伤亡。不知何人所为。

????方初看后沉思。

????将所有可能的人都过了一遍,最后脑海里浮现一张面孔。

????他写了几个字,放飞了信鸽。

????夏流星被袭击,夏织造怒火可想而知,然他却没有任何行动。京城传来消息,他被御史和众多官员弹劾,单逼迫郭织女为长子妾一事就遭遇强烈抨击,说他“妄图控制织女,居心叵测”。

????天子震怒,严厉叱责。

????至于鲍长史,被湖州按察使司查出许多不法之事,再也回不来了。这还是他身上牵连太广太深,自有人保他,否则下场不可想象。

????因此,年关前后湖州官场和商场出奇安静。

????当然,私底下暗流汹涌那是不用说的了!

????郭家轰轰烈烈打了夏织造脸面后,并没有遭遇强烈报复,又因为御赐牌坊的缘故,这个年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喜庆隆重。

????郭守业向村里宣告:从腊月二十八开始,至正月初三止,郭家请来城里戏班子。还有杂耍的,说书的,来村里演戏说书,任街坊邻居观看。

????消息传出,绿湾村人都乐疯了。

????有些人家更是接了亲戚来看戏。

????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圆儿给刘心送东西,终被清哑碰上给认了出来。

????“是你!”她想起卫晗的话。难道是方初让他来的?心中这样想。面色就有些迟疑,“昨天你也来了,怎么改了样子?”

????圆儿回道:“我听见姑娘大喜。就想来瞧个热闹。又怕少爷不让,我就偷偷求了刘大夫带我来。这不怕老爷太太认出来么,就改了样子。幸亏来了,好热闹!我长这么大头一回见钦差大臣呢。还有那牌坊。我往常都没见过。还有,姑娘昨天好风采!”

????他一面说。眼中闪着喜悦的光芒,倒比清哑还荣耀。

????清哑笑了,觉得这理由还算充分,他也真诚。

????圆儿又道:“郭姑娘。我们又在编你第六幅画了。我想前面有的镶了屏风,有的做了壁画,但不知姑娘还想要些什么样的。说给我回去叫他们做去。省得做了姑娘不中意的东西,白费了好画。”

????清哑想了想。道:“你就拿画来,我想什么自己叫人做。”

????圆儿道:“这样也好。”

????清哑见他笑嘻嘻的还望着自己,觉得有必要问候一声他主子伤势,看他怎么说,因此问:“你家少爷还好?”

????圆儿急忙点头道:“好,好的很!手上伤好多了。”

????又主动道:“少爷说他现在不是少爷了。每天忙这忙那,天不亮就起来锻炼身子骨。还练书法,画画,就是不能弹琴了。他厉害的很,管一整个的清园还闲呢,就派了管事出去,往好几个地方去开铺子,样样规划齐整。少爷说他要从头做起,祖宗能创下一份家业,他也能够。他说不管别人说什么,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对了。人活着,有些东西一定要坚持……”

????人活着,有些东西一定要坚持!

????清哑有些意外,不知他坚持的是什么。

????她也不好再问,请他进屋去坐。

????圆儿忙道:“不了,我要回去了。我不是真的刘大夫的小徒弟,在这帮不上忙,还碍手碍脚的。再说,就要过年了,家里事情也多。”

????清哑见他很知眼色,且没有提及别话,放下心来。

????她也不挽留,叫细妹装些刚做的点心给他路上吃。

????“是我做给严暮阳吃的。”她道。

????圆儿欢喜地接了,“多谢姑娘!那我走了。”

????遂告辞。

????这点心他一块没吃,全拿给方初了。

????“郭姑娘做的呢,少爷尝尝。”

????放下碟子就走了。

????方初闻见一股奶香,忽然肚子就饿了。

????再说严暮阳,在郭家养伤,郭勤每天都来陪他,巧儿也不像以前那样躲避他,时常来看“暮阳哥哥”,因此十分惬意。

????小孩子们在一起无话不说,严暮阳便发现:巧儿真的很聪明,认得许多字不说,还跟郭姑姑学绘画、织布、针线、厨艺,甚至还跟细腰学武功,都学的像模像样,很令他吃惊。

????照这样下去,严家嫡长孙媳妇她绝对可以胜任。

????他甚至担心:她太过出色了,将来会不会看不上他。

????不行,他得努力了!

????别忙来忙去,到头来却鸡飞蛋打一场空。

????腊月二十九,郭守业、郭大全两口子、郭大贵两口子将城里作坊事务交给仇一监管,回绿湾村过年。

????严纪鹏同行,他是来接孙子的,再给郭家送年礼。

????年礼有南北土物、干鲜果品、山珍海味,以及严家自产的各类织锦绸缎等,足有半船。在绿湾坝卸载换小船,装了七八条小船才完。

????郭守业看得咂舌,道:“严老爷,这回礼我回不起呀!”

????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严纪鹏笑道:“不用回。这我送郭姑娘的。”

????他这会儿恨不能和郭家把亲事定下来,只可惜郭家忒不讲究规矩了,孙女把他孙子裤子都扯了,还扛着不定亲。

????郭守业心里也赞成这亲事,不仅因为严暮阳这孩子不错,还为了孙女的名誉——他当然不是不讲究规矩的,不过是没法子罢了。

????因此,到家后,他让郭勤带着巧儿和郭俭出来给严纪鹏见礼。巧儿学了不少礼数的,人前十分乖巧,嘴巴又甜,人又聪明机灵,几句问答下来,把严纪鹏哄得心花怒放。

????又见严暮阳和郭家小兄妹相处十分融洽,更高兴。

????他忍不住不厚道地想:这羊一脚踩得好啊!

????因对郭守业夸道:“郭老哥,你这孙女好,我喜欢!”

????郭守业听了满面荣光,谦虚道:“就是淘气!你别瞧她这会子乖,淘气起来也磨人呢。”他这是他有心素:先给垫个底,回头有什么差错也好圆说;若一味自吹自擂,便容不得一点差错了。

????严纪鹏笑道:“她才多大!再淘也比不过我家未央!”

????严未央听了嗔道:“爹!”

????清哑也笑,这些日子她听严未央说了好些小时候的事。

????说笑一阵,用过饭后严纪鹏带着女儿孙子告了叨扰,回家过年。郭家也给严家准备了许多回礼,虽比不上严家来的,也是一番心意。

????下午,郭家父子叫了清哑算年终账。

????这次郭守业带回来八万现银。

????“各处来的使用费有三万。有些还没开张,要年后才有。这是将近二十家的,有些几百银子,有些几千,合计三万多。”

????郭大全将各项收入一一说给清哑听,一面叫郭勤计算。

????使用费,是指郭家棉布专利使用费。

????因为江明辉一案的影响,这项计划推行缓慢,到九月中才陆续和选定的商家签订合同。但就算这样,年终结算收益也很可观。

????清哑都看过后,点头确认。

????又有宫里和官用的货款十几万,也都核对了。

????她问道:“怎么弄这么多现银回来?”

????郭大全解释道:“咱们现在这一摊子可不小,家里不存现银可不成。说一声用起来,要是拿不出来怎办?银号也不是一定准的,也有脱拉的时候。那些世家谁不是存几十万的银根,防止急用。”

????清哑这才明白。

????那边,郭守业问郭勤:“十一月有多少?”

????郭勤瞄一眼算盘,道:“十二万九千三百五十五两!”

????郭守业点头“嗯”,再道:“把城里和家里分开算一算。”

????郭勤就又忙起来,两眼在账本和算盘间扫来扫去。

????清哑发现,他对数字超常的敏锐,几乎看一眼就记住了;计算也特别快,简单的计算不等手在算盘上拨拉出来,心里已经算出结果。

????她十分怀疑,他是被银子刺激的。

????因为这娃看银子的目光贼亮!

????她不放心,问大哥:“勤儿还小,叫他做这个怕耽误读书。”

????郭大全道:“还小!你没问严姑娘,他们哪不是从小就跟着长辈历练的,不然怎么十几岁就做少东掌管买卖?家里除了你就他认得字多,再不逼他,这账谁算?他也能算过来。瞧,这不算的蛮好!”

????郭守业也道:“该学了。等两年巧儿也要来!”

????难怪爹和大哥特别叫郭勤来帮手。

????清哑没话说了。

????少东是这么培养出来的,她差远了!

????所有账目郭勤都算了一遍,然后银子入库。

????他更来劲了,指挥下人按序摆放,十分有主见。

????******

????抱歉朋友们,又晚了!要是哪天超过十点更新,大家就别等了,第二天再看。女孩子,别熬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