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42章 相遇(二合一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那大哥忙答应一声,又问清哑:“鳜鱼要吗?”

????清哑便去看另一只桶里的鳜鱼。

????看后神情有些异样。

????原来不仅人要受外貌影响命运,鱼也是一样。

????那两条红鲤鱼光华灿烂,差不多的人见了都不忍心烹它们,而这几条大鳜鱼肥嘟嘟的,她看后第一反应就是脑海里浮现清蒸鳜鱼、松鼠鳜鱼、臭鳜鱼等名菜,甚至鼻端都闻见香气了,禁不住吞了一口。

????她想真是罪过,将食欲压了压,再想放生的事。

????因想道:就算带回家放了,鳜鱼不比红鲤鱼好认,大家又是最爱吃鳜鱼的,总不能让家里从此不许吃鳜鱼了,回头被捞上来,还是逃不脱被烹的命运——谁叫鳜鱼味道那么好呢!

????正思量,一抬眼看见青年汉子眼中又有笑意。

????她满眼疑惑地看他。

????青年汉子抵不过她注视,低咳一声,主动解释道:“这鳜鱼……容易使人想到松鼠鳜鱼那些菜,不禁口齿生津。”

????说完还朝庙宇方向瞄了一眼,仿佛怕菩萨听见了。

????清哑被他逗笑了,差点脱口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好险才止住了。心头忽闪过一丝困惑,觉得他一个渔夫跟“松鼠鳜鱼”这样精致的菜肴有些不搭,说出“口齿生津”也很怪;又不确定他是否看出自己心思,便解释道:“我怕拿回去放了,哪天又被人捞上来煮了。”

????青年汉子建议道:“姑娘可在鱼鳍上穿个金环或者银环做记号。”

????清哑还没说话,细妹道:“亏你说的出,张口就是金银!真是烂主意!人家要是听见这样,本来没想抓的也想去抓了。金环银环谁不想要!”

????青年汉子见小丫头满眼鄙视,不禁一滞。

????“就用铁环。”他道,“别的水泡久了容易烂。”

????清哑对细妹道:“回去再说。先付钱。”

????又对青年汉子道:“谢谢你。这鳜鱼我们也要了。”

????青年汉子道:“祝姑娘好运,福寿绵长!”

????清哑心头又涌出熟悉的感觉,忍不住又看他。

????汉子又垂眸,似乎有些局促。

????细妹笑道:“你这卖鱼的倒会说话。”

????一面掏出荷包来算账付钱。

????在荷包里翻了半天。捡了一小块碎银子出来递给青年汉子,“不用找了,算我们姑娘赏你的辛苦钱。”

????青年汉子怔了下,迅速瞥了清哑一眼。才接了。

????“多谢姑娘赏!”他低声道。

????清哑感觉很敏锐,道:“也不算赏。那一对鲤鱼很难得,谁买了都是个吉祥如意的好兆头,不能论斤卖。”

????青年汉子本已低首,闻言忍不住又抬眼看她。

????虽未说话。眼中却闪现异样光芒。

????这时那大哥笑道:“姑娘真是好人。”

????他已经将鳜鱼倒进木桶,阮秀叫一个少年送回船上了。

????清哑见事了,不再多说,起身往旁边一个摊子走去。

????这一会工夫,鱼摊旁边就多了一个卖福袋的村姑,并不大声叫卖,而是低头坐在那,用两根细竹针打络子,有人问价钱,才停手回答。

????清哑见那两手灵活翻飞。立即驻足观看。

????青年汉子眼角余光瞥见她走了,忍不住抬眼追了过去。

????见她停在那,也不由去看那村姑,看她卖什么的。

????刚才帮清哑借梯子的老汉意味深长地笑道:“那是福儿。你们赵大爷的侄孙女。这姑娘可勤快的很,能干手也巧。前儿我还跟他爹说呢,你们两个也该说媳妇了,别光叫你大爷操心。”

????青年汉子听了满眼错愕。

????那大哥忙笑道:“老爹说笑呢,我们连饭都吃不饱,拿什么娶媳妇!”

????老汉道:“只要人勤快,还怕没人嫁。咱们庄稼人。什么苦没吃过,什么穷没经过,谁也不能穷一辈子!那不正经的懒汉才穷一辈子。我瞧你们兄弟还不懒。前儿村里还有人说你们兄弟呢。都说你们不错,就是穷了点。怎么样?要是满意。我就托个老脸,帮你们说合去?”

????这一番话,把那大哥也说得错愕起来,不知如何回。

????青年汉子微不可查地轻咳了一声。

????那大哥便强笑道:“老爹好心,我们兄弟好感激。这个,还是等攒些银子盖个屋子再说。不然。娶了媳妇回来往哪放呢?”

????老汉正色道:“说了媳妇你们才能攒得起钱。不然,挣来的银子这边进那边出。男人没成家的时候都这样,我有经历的。有个女人管着,花钱就小心了。”

????他的声音并不小,附近人都听见了。

????大家便哄笑起来,几个媳妇笑得格外大声。

????那大哥呵呵傻笑,青年汉子低头不吭声。

????那个叫福儿的姑娘忽然脸红了起来,手上打得也慢下来。

????清哑看了一会,又捡了几个福袋端详一会,觉得这姑娘手很巧,用纱线搀着少量彩线编结彩绳,然后再做成各种精美小袋,或装一个平安符,或套一块雕刻福寿的木牌,或是竹雕的观音像等。

????不过她觉得图案和样式都略显单调了些。

????她前世可是编织高手,今生又见过各种精美的璎珞,脑海中无数样式,自不是这村姑可比。

????不时有香客驻足问价,才十来文钱的东西,还犹豫半天要不要买,又还价,福儿脸嫩,说不过她们,降了价才卖出去几个。

????清哑心里为她默算账,也就赚个工夫钱。

????她有些同情这女孩了,挣钱真不容易。

????她便对她道:“你这个可以这样编——”

????说着伸出手,要拿过她手上的针来试。

????福儿发愣,看着她不知该不该松手。

????细妹忙道:“我们姑娘要教你呢!”

????得织女教导,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好机会。

????福儿打量清哑,都是差不多大的女孩儿,对方又光艳照人,她羡慕之余也渴望能和她接近、说话,便将打的半条彩绳递给她,看她怎样。

????清哑接了过去,一顿扯了。从头编织。

????福儿见她拆了,不禁着急,想这富家小姐太爱玩,也不管别人死活。耽误了她干活挣钱她找谁去?

????正想怎么哄她还回来,忽然睁大眼睛,就见清哑两手飞快地动起来,看情形很熟练,只不知打的什么花样。她便屏息等待。

????清哑站着织了几排,见福儿仰着脖子看她,便走到她身边,跟她挤在一个板凳上坐下,道:“你看,这样编——”

????她说不好,也不惯长篇细致地解说,只示范。

????福儿看着她手下已经显露的半个花型,眼睛亮了。

????清哑见她明白了,便不再说。继续编。

????两颗头紧紧靠在一处,一齐沉入编织,连买卖也忘了做。

????细妹一见这样,便帮着应付起来。

????她比福儿会做生意多了,卖了几个福袋,价格都比之前高。

????细腰站在一旁,冷冰冰地一声不吭。

????这情景看去有些怪异,叫人想不通怎么一回事:美艳的细腰像主子,站在那没人理会;梳着两个包包头的细妹是典型的丫鬟装扮,可在卖东西;一个清丽脱俗的少女和一个村姑头挨头靠在一起……

????青年汉子看着这一幕。半天转不开目光。

????那老汉又开始劝他们兄弟娶媳妇!

????怪异才吸引人,往这摊子来的人就多了。

????细腰不耐烦,瞪眼把看热闹的都惊走了。

????待吴氏一行人从庙里出来,清哑已经编好一个福袋。小巧而精致。

????福儿激动不已,忽一抬头看见吴氏,顿时愣住,结巴道:“你是……你们是——”她目光从吴氏脸上转到清哑脸上,惊道——“你们是织女……”

????吴氏急忙打断她话,道:“她是我闺女。这个才是我侄女。”

????她指向细腰,又对清哑笑道:“怎么玩这个?要吃饭了。”

????福儿见细妹也对她使眼色,令她不说破的意思,忙闭嘴,脸却红了,眼睛也格外亮,看着清哑满眼的崇拜。

????清哑先对吴氏道:“娘,再等会儿。”

????又对细妹道:“拿纸和笔来。”

????接下来,她画了十几个图样给福儿,又告诉她怎么编。

????福儿是内行的,一听便明白,感激不尽地收了图样。

????清哑对她笑笑,这才起身和吴氏往别处去了。

????福儿看着她们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青年汉子侧首对大哥说了一句话,大哥瞪圆了眼睛。

????接着,他看向福儿,眼中露出很踌躇、很为难的神色。

????青年汉子咳嗽了一声,大哥不情不愿地起身,向福儿走去。

????“姑娘,这个福袋怎么卖?”

????他指着福儿手上拿的清哑刚编的福袋问。

????“这个……十文。”

????福儿将攥着福袋的手背到身后,却指篮子里其他福袋报价。

????“我要你手上那个。”

????大哥挑剔、坚持的很。

????“那个……我……不卖。”

????福儿面对大汉很慌乱,不敢看他眼睛,脸也红了。

????“我多出银子。”大哥诱惑道。

????“这个送……送给大哥。不要钱。”

????福儿从篮子里捡了一个福袋,勇敢地抬眼对大哥道。

????大哥看着少女红艳艳的脸、水汪汪的眼,头皮发炸,深吸一口气,赔笑商量道:“福儿姑娘,我要两个呢。这个我买,那个我买给我兄弟。你看好不好?”

????福儿听后,一声不吭又从篮子里拿了个福袋。

????两个福袋递到那大哥面前,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青年汉子见大哥买不来福袋,正不耐,又要咳嗽。

????忽然,他见埠头又来了一艘船,还很大,不禁注目。

????当看清船头站的锦袍玉带、风姿翩然的少年公子,他再咳不出来了,只顾出神。

????韩希夷站在船头,看向两岸的村庄、田野。

????“就在这一带?”他问身后汉子,却并不回头。

????“这一带决堤最频繁。还有其他许多地方。”汉子回道。

????韩希夷游目四顾,忽见前方有一棵大树。

????“这树倒好看。”他看出这树不凡。

????“少爷下去瞧瞧吧。五桥村这棵银杏树少说也有一千多年了呢,四五个人都抱不过来。旁边还有个观音庙,香火鼎盛的很。听说凡来求子、求姻缘的,没有不灵验的。”汉子忙解说。

????“哦,那要上去看看!看我可能求个好姻缘。”

????韩希夷戏谑道,一面命将船靠岸。

????其实他是被“一千多年”打动,想上去看看那棵银杏树。

????上岸后,四下一扫,看见观音庙前的石桥边站着一群人,其中有个淡绿色身影十分熟悉,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算不算有缘?

????再一想这观音庙求姻缘灵验的传说,他心狂跳起来。

????真是天注定吗?

????他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向那边走过去。

????清哑看着陡然出现的韩希夷很意外,“韩兄怎么来这了?”

????韩希夷笑道:“这不是闲着无事,就出来看看春景。刚巧到这,听人说这五桥观音庙的菩萨最灵,还有棵千年的银杏树,就想上来看看。谁知这样巧,就碰见郭婶子和郭姑娘。”

????他的双眼烨烨生辉,流光溢彩。

????吴氏被丰神俊朗的少年晃花了眼。

????还是一样笑容和煦、有礼,但眼中流露的光彩比田野的春光还要令人沉醉,一眼看去,这一片天地间仿佛就剩下他和清哑两个人。

????什么叫郎才女貌,这就是!

????什么是天生一对,这就是!

????吴氏想起老和尚的话,激动地心“咚咚”跳。

????真的是他吗?

????不然怎么这样巧!

????寒暄一阵后,韩希夷陪着她母女往庙里去。

????“郭婶子上过香了?”

????“上过了。就等吃斋饭。还没做好,先和清哑出来逛逛。”

????“哦,这里斋饭好吃吗?”

????“我觉得还好。韩少爷怕是吃不惯。”

????“说得晚辈惭愧极了。婶子若不嫌晚辈讨厌,可否让晚辈陪婶子和郭姑娘用斋饭?晚辈肚子正饿呢。”

????“那好呀!一起吃饭也热闹。”

????“郭姑娘,瞧那树,真是古朴苍劲,蔚为壮观!真没想到这里有如此神树。姑娘是否也是冲这树来的?”

????“你怎么知道?”

????“就觉得姑娘会喜欢。”

????……

????一路说着,一行人又来到树下。

????所有人都看向那并行的少年男女,恍若天人。

????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甚至老婆子,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韩希夷,眼中的痴迷、惊艳、羡慕,种种情绪都显示韩大少爷老少通杀的魅力!

????******

????又晚了!抱歉朋友们,原谅原野吧!提前祝大家中秋愉快!(*^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