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53章 机会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赵大哥震惊,不相信地看着弟弟。

????清哑却对这结果不满意,继续争取道:“身子骨不好没关系!我看中你的聪明才智。”

????这下,连赵二哥也不知如何回了。

????两兄弟踌躇的神情落在清哑眼中,让她很奇怪。

????脑中灵光一闪,忙解释道:“不是要你们卖身,是雇佣。”

????赵二哥飞快地瞅了她一眼,然后垂眸,盖住温暖的眸光,低声道:“不是这个。是……在下有些不便之处,恐要辜负姑娘美意了。还是让大哥去吧。请姑娘见谅!”

????赵大哥急忙也要开口,却被弟弟踢了下,遂不甘闭嘴。

????一来,清哑打定主意“不拘一格用人材”;二来她捕捉到赵二哥一闪而逝的复杂落寞眼神,并非不愿意来郭家,好像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她便想消除他的顾忌,使他感觉到自己的诚心。

????因此她道:“只要你没杀人造反,我都不会管。”

????赵二哥听后低头,比先更踌躇了。

????清哑也纳闷:怎么越说越退缩呢?

????她看着他,认真说起前世爸爸的教导:“成功百分之九十九靠的是努力,百分之一靠的是运气。这个运气也是机会。机会来了,你没能及时抓住,努力就白费了;抓住了,加上那九十九就等于成功!你不再好好想想?”

????赵二哥猛然抬头看向她,目光明亮。

????这一刻,他眼中的犹豫和挣扎是显而易见的。

????清哑没有催他,静静地等他自己想明白。

????她闭上双眼,一面等待一面养神。

????在庙前跪了那么久,她病情加重了。

????就算喝了老和尚的药茶,也还是头晕眼花,两侧太阳穴神经乱跳,并伴有“嗡嗡”耳鸣,鼻塞。喉头更是冒火,身体却觉寒冷。

????等了半响,就听他道:“请姑娘见谅,在下确有不得已。”

????清哑睁开眼睛。虽惋惜,还是道:“你不愿,就算了。”

????总不能强逼人家,他这样坚持,定是真不得已。

????赵二哥又道:“还请姑娘收留大哥。他……其实不是我大哥。至于来历。等他自己告诉姑娘吧。在下这就去找赵大爷,为姑娘送信。姑娘受了风寒,又跪了那么久,再别劳累了,好好歇息吧。让大哥和他们在外守护。”

????清哑点点头,她早觉他们兄弟不对了。

????赵二哥又对赵大哥看了一眼,方走了出去。

????赵大哥忙对清哑道:“那姑娘先歇着。”

????也急忙跟了出去。

????到门外,他对弟弟道:“我去……”

????才说了两个字,赵二哥就道:“我去就成了。”

????脚下不停地向前走,步伐很急。唯恐走慢了会后悔一样。

????赵大哥怔怔地看着他背影,连阮秀和他说话也没听见。

????村中,杨里正安排全村老少打起精神关注,一旦发现陌生人进村就发警示,所以各家挨户、窗后草垛旁,到处都有人晃来晃去。赵二哥暗暗点头。来到村北江边寄居的赵大爷家,将信交给他,送他驾船离开,然后坐在门前大杨树下,静静地望着江两岸远近春景。听着晚归的鸟鸣沉思。

????机会来了,要及时抓住。

????那恬静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就算已经做了决定,他还是感觉一颗心被蛊惑得蠢蠢欲动。

????他该不该放弃送到眼前的机会呢?

????想了好一会,忽然他摇头。

????仿佛想通一般。他站起身。

????眼中很平静,再没有惆怅和犹豫。

????他走上江堤,注目滚滚流水。

????忽然看见江面上来了一艘大船,他瞬间失神。不知想起什么,眼中又现出犹豫和挣扎的神色,以至于半天未挪脚步。良久。他才匆匆转身,往村里去了。

????才睡下的清哑听赵二哥在门外告诉说,看见了上次跟她一块逛庙的少年公子的船,便知是韩希夷来了,心想怎么又这么巧?

????赵二哥还提议:最好立即请韩希夷护送她回家。之前她说要在五桥村住一夜,现在突然走,且船又是顺流而下,十分快速,对手便想做手脚也来不及布置安排。早些回家,也免父母忧心。

????“免父母忧心”这话打在清哑心坎上,忙派阮秀去埠头拦截并请韩希夷。

????韩希夷不用她请,已经在埠头停船上岸。

????自上次后,他对五桥村观音庙有特别的感情,此时天色不早,本就打算在这里停泊一晚的;更重要的是,他在江边救了细妹,听说清哑的遭遇后,一刻不敢耽搁就赶来了。

????在埠头,毫不意外地和夏流星碰面。

????想起清哑遭遇,他不禁怒火中烧。

????夏流星看见他,也是憎恶不已。因见阮秀来了,请韩希夷去村里见清哑,他便也借口探望并送药材,也跟着一块进村,好见机行事。

????一群人才进村,那边清哑便得了消息。

????听说细妹回来了,她欢喜不已,彻底放心。其实她不过就是得了重感冒而已,还没严重到不能起身的地步,这时听见好消息,精神和身体都轻松许多,因吩咐细腰收拾准备离开。

????韩希夷和夏流星来到福儿家,被让到堂上桌边坐了。

????细妹进房,抱着清哑掉泪说前情。

????细腰则出来,让韩夏二人略等候,说姑娘正在更衣。

????二人忙说姑娘病了不必起来,细腰却早转身进房了。

????二人都领教过细腰的脾气,对此都很无奈,唯有苦笑。

????然此时他们正互相憎恶对方,便苦笑也是独自苦笑,不能对视交换眼神和心得,更无法闲谈叙话打发时间,加上又都想见清哑,唯有耐心静坐等候。

????等候时,心里不禁要想些事。

????想来想去,都脱不开郭清哑和官商的那些事。

????于是,想忍住不说话也难!

????夏流星首先发难,上下打量韩希夷一番,意味深长地说道:“韩大少爷来的真及时啊!关键时刻就出现了,还这么巧的救了郭姑娘的丫鬟,叫人不得不想这其中有无猫腻。也对,如今郭织女可是名满天下,谁娶了不但光宗耀祖,还能带来无尽的财富。可不都不择手段了!”

????韩希夷轻笑道:“夏少爷何必多说。郭姑娘眼明心亮的很。”

????夏流星道:“郭姑娘是眼明心亮,可也单纯,正容易被有心人哄骗。总有一天,她会明白这个世上,谁才是对她最好的人。”

????他口气流露出强烈的不甘和怨愤。

????******

????今天有事,怕更新晚害朋友们白等,先上来说一声。顺便把写好的先发了。下更若十点前未发,就别等了。也不好意思要月票了,朋友们别怪原野就行(*^__^*) !国庆愉快哟,姑娘们别玩累了,注意身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