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65章 隐忍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cpa300_4();只见巧儿膝盖处裙子磨破了并沾有血迹,再一撩裙摆,套着雪白纱袜的小腿露了出来,膝盖处跐破了好大一块皮,血糊糊的;这还不算,又发现她小手微微颤抖,执手一瞧,手掌也擦破了。

????他心慌极了,回头大喊道:“快去拿药来!”

????立即就有丫鬟答应着跑开。

????巧儿听见他惊叫,抬手低头观看。

????可是视线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

????她用力眨巴眼睛,挤出两滴泪水,掉在手上。视线清晰后,才看清手掌根部擦破了,两手都是。她后知后觉感到火辣辣的疼——手疼,腿也疼,心里还委屈,小嘴儿一瘪,就要哭出来。

????可是她硬生生忍住了,把泪水吞了回去。

????这时,梅如雪等人也都围了过来。

????严暮阳又问一遍巧儿“怎么就摔倒了?”

????又回头质问梅子陵“可是你欺负巧儿?”

????梅子陵心虚,急忙否认,又将巧儿被“绊倒”的经过说给众人听;而巧儿也小声道:“我不小心踢到石头,栽倒了。”他便愣住了,再说不下去,一大篇话卡在喉咙底下,还有陈斌的证词也不需要了。

????严暮阳依然追问:“妹妹跌倒了,你就在旁边,怎不扶她一把?”

????他刚才看见巧儿趴在地上,梅子陵两个站在一旁不动。

????梅子陵道:“我是要扶的,她自己就起来了。”

????严暮阳见问不出结果,重回头,托着巧儿小手,吹两下觉得不顶用,想擦又不敢动手,等药又没来,只得反复问“疼不疼”。

????巧儿不说话,只点头。

????严暮阳更心焦了,又害怕。

????他生在大富之家。深知女子相貌重要。巧儿在严家做客受伤,虽无大碍,然若留下疤痕,便是了不得的后果了。而且他认定她是他媳妇。将来要娶她的,怎能不难受呢?

????梅如雪也蹲下来,柔声对巧儿道:“让姐姐看看。”

????一面从严暮阳手中小心拿过巧儿的手,轻轻吹气。

????巧儿任凭他们“观赏”伤处。

????严暮雨等人本还觉得巧儿娇气,然伸头一瞧。巧儿两掌根部都有一大块蹭破的擦痕。想象那小手在石头上擦磨的情景,不由心儿一缩,代她感到疼痛。又见她小脸强撑作无所谓模样,更觉不忍。

????严暮雨悻悻道:“谁叫你跑那么快的!”

????梅如霜忙接道:“就是就是。你在家疯惯了,出来人家也疯。真是个野丫头!弄伤了手,回头害表哥要挨骂的。你自己去跟姑妈说,是你自个到处钻,不小心跌倒的,别拉扯上我们。”

????严暮阳和梅如雪同声喝道:“霜儿!”

????梅如霜低头,小声嘀咕道:“本来就是么。”

????巧儿紧紧地闭着嘴。不言不动。

????她敏感地觉出:她们不喜欢她,还笑话她,先前一头心热没觉察出来,现在感觉到了,活像大伯娘说的“热脸贴冷屁股”。

????严暮阳见她眼中水光闪动,忙伸手抱住她腰,要抱她起来,一面哄道:“妹妹,咱们先去亭子。等药拿来了涂了药再回去。”

????梅如雪急忙抢道:“我来抱她。”

????巧儿扭身躲开二人,赌气道:“我自己走。”

????乡下娃儿。那一天不跌一跤,又或爬树蹭破皮,又或在刺丛里钻被戳一下,这点伤。她真没觉得有什么,不过心里另有委屈。

????小丫鬟银锁慌张地跑来,叫道:“姑娘,姑娘!”

????严暮阳呵斥道:“你跑哪去了?怎不跟着姑娘?”

????银锁吓慌了,也掉下泪来。她也不过是个孩子,刚才跟严府丫鬟们在那边玩呢。谁知巧儿就出事了。

????严未央和清哑到时,就看到这样一副情形。

????巧儿一头扑进清哑怀里,闷不吭声。

????清哑看了她伤处,心疼不得了,也问“怎么就跌倒了?”

????那口气很是怀疑。

????不怪她怀疑,在家的时候几个侄儿女就时常争吵打闹,三天吵两天好。吵起来像仇人,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好起来又一团和气,兄妹亲密之极,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互送。一家子兄妹都这样,何况今天严家来了这么多小孩子。他们彼此是亲戚,独巧儿一个是外人,被欺负也难免。

????众女孩都不说话,都看着她姑侄两个。

????对于清哑,她们都有一份敬重,不单因为她是御封的织女,还因为她举止安静从容,毫无瑟缩的小家子气,是一等一的女儿。

????现在她过问这件事,大家就想看巧儿如何说,她又如何处置。

????梅子陵慌了,抢先道:“她乐过头了,跑太快……”

????噼里啪啦又将巧儿跌倒经过说了一遍,比先又详细两分。

????严未央故意诈他道:“不是你推她的?”

????梅子陵跳脚道:“我没有!陈表弟都看见的。表弟你说!”

????严暮阳怀疑地看着他——干嘛这么大反应?

????陈斌忙出来,力证巧儿确实是自己跌倒的。

????清哑以目询问巧儿“可是这样?”

????巧儿看着梅子陵,半响才点点头。

????梅子陵松了口气,想这小丫头还算有眼色,不敢说出他来;一面心里又疑惑:不是说要告诉她大哥哥吗?还威胁他叫他等着。怎么又不说了呢?心头隐隐有些不安,不知哪里蹊跷解不开。

????清哑虽无明察秋毫的能力,却本能觉得不对:巧儿表现不对,梅子陵也不对。但她们此刻在严家做客,巧儿不说,梅子陵又是小孩子,她倒不好追究了。究竟怎样等会再细问巧儿,因此暂丢开不提。

????严未央问明已经有人去拿药了,对清哑道:“还是去我屋里吧。这伤不轻,要洗干净才好上药。”一面食指点着严暮阳额头道:“怎不照顾妹妹?只顾自己玩。巧儿腿上要留下疤,看你可愧疚!”

????清哑道:“不怪他。”

????一面亲自抱起巧儿,回去上药换衣。

????来时多带的有衣裙,就防止出意外。

????严暮阳确实愧疚,亦步亦趋跟在一旁。

????因见巧儿掐的花儿都撒在地上了,刚好他们走过的路旁有株牡丹开得正盛,也不管这是名贵的“二乔”,急忙过去连枝带叶掐了一朵开得正盛的送给她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