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70章 激励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忽问巧儿道:“你才说他怕四脚蛇?”

????巧儿点头道:“嗳。看见了吓得直跳。”

????她说着疑惑地看着郭勤。

????郭勤笑眯眯地凑到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巧儿眼睛一亮,道:“这个好!”

????郭勤道:“我还要好好布置。那天你还去吧?”

????巧儿歪头道:“怎么不去!去看大哥哥收拾他!”

????郭勤道:“嗯,你去,俭儿也去,咱们这样……”

????不大一会工夫,巧儿已经恢复笑容。

????郭勤这才去找沈怀玉兄妹,尽地主之谊。

????沈怀玉已经是半大少年了,虽待人彬彬有礼,但对郭家兄妹并不热络。然经暗中观察后,发现郭勤伶俐非常,极有主意,书也念得不错,郭巧亦聪慧可爱,郭俭乖顺有礼,加上爷爷曾暗中告诫他,要他与郭家兄妹好好相处,这才放开矜持,同他们玩开了。

????再说清哑,匆匆来到西坊研发小组工作室外,就听里面传来阵阵笑声,门口一个丫头见了她忙蹲身道:“姑娘来了。”

????清哑点点头,脚下不停地走进屋去,细腰细妹紧随。

????屋里,几个女孩子正和郭盼弟大说大笑。

????原来是在西坊做工的郭氏族中姐妹来看望盼弟。

????为什么她们不留在绿湾村西坊呢?

????这是乡下人的小见识,觉得在城里能见世面,又兴许运气好,能碰到些机会,嫁个富家女婿也不一定。

????除了这些人,还有福儿也在。

????福儿才到郭家几天就被清哑看重,揽入研发小组。而清哑在城里乡下两头奔波,总会带两个研发小组的人在身边,随时研究讨论,相当于她助手的意思。以前她总带着冬儿和盼弟,这次因冬儿生产。加上她要锻炼福儿,所以才带了来。

????见她进来,众人停止说笑,忙都站了起来。

????福儿很是忐忑。一副偷懒被抓住的模样,脸红得厉害。

????倒是盼弟无所谓,迎上来道:“清哑姐姐回来了。”

????一面让座,清哑便坐下了。

????清哑便问:“说什么这样高兴?”

????盼弟笑道:“也没说什么,就是问她们我去严家穿什么衣裳好。”

????清哑恍然:怪不得。穿着打扮永远是女孩子不老的话题。

????见她神色还好,族中姐妹胆子大了些,在盼弟领头下,纷纷问她去严家情形:严姑娘嫁妆如何,婚礼如何,来了哪些人等等。

????清哑哪里说得清,她自己还一头雾水呢。

????盼弟知她不爱说这些,主动道:“这也不用问。你们想想,严姑娘是严家女少东,嫁的又是当官人家。那排场肯定不得了。”

????一个族妹叹道:“到底有钱人家,女孩子也是从小培养的,所以嫁的好。我们一辈子也赶不上。清哑姐姐还能比得上。”

????清哑见姐妹们看她的目光满是羡慕,还有些自卑,又有些渴望,恨不得拥有她的能力和荣耀,心下不太认同。

????她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她们的父母都曾千方百计把她们往她身边塞,希望能亲近她、受些熏陶,再通过她认识一些高门大户的闺秀或少年,以此来扭转改变命运。殊不知这根本没用,关键还在她们自己身上。

????她便认真道:“你们不比别人差。”

????众女听得一愣,等反应过来,就都笑了。

????这话中听可不中用。

????清哑道:“只要一心一意做事。一样能做成功。”

????众人含笑听着,犹如听教导。

????这“姑且听之”的态度让清哑不耐,再次认真强调道:“一心一意,就一定能做出成绩。‘一心一意’,你们懂不懂?”

????众人见她如此慎重,都敛了笑。不知如何是好。

????盼弟忙笑道:“清哑姐姐,我们一定好好做……”

????清哑摇头,觉得她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

????她想起“庖丁解牛”的典故。

????于是她便告诉众女这个典故:庖丁解牛,技近乎道。任何一行,只要坚持用心揣摩,便能摸索出其规律,从而达到意想不到的境界。

????众女听完,依旧茫然,不是很触动。

????清哑又举出一例:有个人学厨师,只学会了白案(面点类),师傅不肯教他红案。但是他并不泄气,数年用心钻研白案,终于取得极高成就,还获得了皇帝赞誉。

????当然,这个故事是她前世看的报道,事实是那个面点师获得了许多国家领导人的赞誉,终在这一行出人头地。

????她总结道:“我们天天织布,月月织布,年年织布,只要一心一意钻研,都有可能织出好布,都有可能成为织女!”

????她并非忽悠她们,黄道婆不就是大字不识的村妇吗!

????族姐妹们虽没受过精心培育,但郭家今时不同往日,为她们发展提供了平台和机会,只要她们肯用心,就一定能做出成绩来。

????福儿激动道:“姑娘,我明白了!”

????还有个小族妹郭翠莲,眼睛也是亮亮的。

????盼弟也悟出些门道来,嬉笑道:“清哑姐姐,反正我们天天织,年年织,总有一天像你一样织出新样子,对不对?”

????清哑点头道:“光闷头织也不行,要一边织一边想,怎么才能织得更好。要是什么都不想,织一辈子也不会长进。”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此圣人之言。

????福儿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清哑觉得福儿是继冬儿之后又一棵好苗子;盼弟其实很聪慧,要不然她也不会将她带在身边了,但盼弟天真又贪玩,定不下心来,故此比别人不显进步;其余几个族妹虽然不是很灵慧,也因为清哑那句“都有可能成为织女”而受鼓舞,自信不少;只有一两个心性愚顽的很不以为然,觉得清哑净说现成好听话,其实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就是区别:一样教导,各人资质和心性不同,领悟也不同。

????说笑几句,清哑留饭,族姐妹们忙谢辞,说待会就要上工了。她才罢了。送走众人后,叫上盼弟和福儿,又叫了两个针线上的并一个绣女,昼夜忙将起来。

????※

????再说酒馆内,方初目光追随郭家马车转过街角,久久不动。

????他不知自己难舍之情,神魂都被马车带走了。

????好一会,身后黑风低声问道:“少爷,去舅老爷家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