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75章 礼物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黑风听得心抽抽,心想这小子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方初揶揄道:“你真不愧姓牛!”

????也没多嘱咐他,竟然就信了他了。

????他云淡风轻无事人一样,牛二子却紧张极了。方初顺路送他回到今日刚买的青石巷那处宅院,自和黑风回去了。牛二子一夜没好生睡得,次日一早便赶去小石桥,求见方初。

????他将三张卖身契交给方初,是他姐姐弟弟的。

????“少爷,小的一家从此就跟着少爷了,求少爷照应。”

????他跪在方初面前表忠心。

????方初看也没看那几张卖身契,道:“既这样,等你姐姐出嫁时,我会把卖身契还她。你两个弟弟将来也是。”

????牛二子大喜,十分拍了一番马屁。

????至此,他心才真正安定来。

????又向方初要了几个人,才去办事去了。

????待他走后,黑风问道:“少爷,不派人跟着他?”

????方初道:“叫个人跟去保护他,其他不用管。”

????黑风道:“是。”

????方初沉吟一会,又道:“你增派两人去查周庄。不用大人,就从清园挑两个机灵善游水的孩子去做这事。这样才不显眼。”

????黑风道:“是reads();。”

????又等了一会,见他没有吩咐了,才出去安排。

????这里,方初想了想,明日就是严未央出嫁日子。

????他心头有些莫名期待,雀跃的很。

????“先把给爹娘和则儿纹儿的礼物送去。”

????他想,忙起身清理检查带来的礼物。

????也没什么好检查的,方家和严家豪富,他无需费心送金银财帛。只需送适合亲人的礼品,尽到心意即可。

????清点一遍后,他将三个古朴的小木箱搬到桌上,在桌边坐,对着它们,目露迟疑之色。

????这才是他清点礼品的目的。

????箱子里装的是楠木梳妆盒。

????这可不是普通的梳妆盒,乃是炎威帝最宠爱的靖安公主的驸马爷白虎王之弟靖国公林春遗留的作品。林春身兼雕刻和木工技艺。所出作品件件璀璨。大到床榻和屏风,小到木质手串和发钗,无不巧夺天工。蕴含艺术魅力。

????方家就收藏了一架他雕刻的紫檀插屏。

????方初当日只得了一个梳妆盒,心里自然是要送给妹妹方纹的。可是,抚摸那纹理细腻的梳妆盒,他眼前浮现清哑的面容。

????他就想。表妹要成亲了,该想法子为她也弄一个。

????他便对靖国公府来人提出再求两个梳妆盒。

????来人狮子大开口。要十幅竹丝画交换,还是由他们提供图画原稿,再由清园这边设计编制竹丝画,货期将来再定。

????方初一口应承。眼都没眨。

????他想:“竹丝画再稀罕,清园的篾匠可以制出来;而靖国公遗留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不可复制的。可遇而不可求的,无价的。”

????也不知怎的。他不仅如愿以偿求来两个楠木梳妆盒,每个盒中还附送一串楠木手串和一支楠木发钗,连先前那盒子也补了一份。

????他感觉到靖国公府的善意,只想不通理由。

????他无暇多琢磨,就带着东西来霞照了。

????眼,他踌躇的是如何把这妆盒送到清哑手上。

????思之再三,他还是决定通过严未央。

????因为方纹和清哑关系不及严未央和清哑的关系亲厚。

????晌午时分,圆儿过来了。

????方初便命他去给方家和严家送礼。

????他自己不回去,回去了方瀚海也不会让进门的,不如等明日去严家再和母亲弟妹相见罢了。

????待圆儿走后,他心神不定起来。

????表妹能不能领会他的心意呢?

????千万别出差错才好reads();。

????他并不想出差错,所以特别交代了圆儿。

????圆儿先到严家,奉上礼品外,又求见严未央。

????见面,他对严未央道:“表姑娘,少爷特地费心弄了两个梳妆盒,为的是让表姑娘多余一个,好送给‘好朋友’。”

????好朋友三个字,咬得重重的。

????严未央验看了盒子,恍然明白,会心一笑。

????这样难求的东西,若非事先打招呼,恐怕就算她有心,也送不到清哑手上。想要的人多呢,比如她嫂子,她侄女,就不提堂妹她们了。

????她命墨玉把梳妆盒收起一个,对圆儿笑道:“回去告诉表哥,说我谢谢他。少不得借花献佛,送给郭姑娘一个。——我们最要好的。”

????圆儿见目的达到,笑嘻嘻地告辞了。

????随后,他又去了方家。

????方瀚海正在严氏屋里,和林夫人说话呢,方纹和林亦真姐妹也在,只方则去了严家帮忙,圆儿便被叫进去回话。

????圆儿进去,也不敢抬头看人,只跪磕头。

????就听严氏问道:“大少爷身子好不好?怎么没来?”

????圆儿这才抬头,不料正撞见方瀚海深沉的目光,吓一跳,急忙堆出笑脸,道:“大少爷要来的,又不敢来,怕惹老爷太太生气。他就想等明天去舅老爷家再拜见二老。当着许多人,老爷就不好骂他了。”

????方瀚海脸皮抖了抖,骂道:“油嘴滑舌的东西!”

????俗话说“知子莫如父”,大儿子什么性子他还不知道?不愿回家是真,却未必会为了躲避责骂故意等人多的时候再见面,若是小儿子方则这么做还差不多,定是这小子自己编的鬼话。

????他本就尴尬,不准备开口,任由妻子问话的,谁知被圆儿点名,意思说方初不敢回来都是因为他,虽然事实确实如此,他也由不得恼羞成怒,就把气撒在他身上了。

????严氏急忙道:“想来他也忙,没工夫。他身子骨怎样?”

????有林夫人和小辈在场,她不想和老爷争执。

????林夫人也忙问:“是呢,你家少爷身体可好?”

????想想这段日子妻子的煎熬,方瀚海没言语了,低头喝茶。

????圆儿正不知哪说错了挨骂,听见问身体,赶紧道:“少爷身子骨好的很,吃饭也香,睡觉也沉,做事也忙,起早贪黑没个空闲……”

????他意思是方初过得很充实,然严氏听得心都揪紧了。

????幸好方纹兴致勃勃道:“大哥从哪弄来的梳妆盒?你告诉他,我好喜欢呢。谢谢他。就一个吗?表姐也问呢。”

????林亦真和林亦明都目光炯炯地盯着圆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