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80章 丫鬟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欧阳明玉忙道:“月儿快别说了。”

????一面又对韩太太解释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外面人都知道的。希夷必定也和姐姐说过。然谢家和郭家不睦,这话从月儿嘴里出来,便是好话也变不好了。上次夏少爷要纳郭姑娘就是例子。方大少爷就为这个才和月儿退亲的。所以我不叫她说。”

????韩太太忙道:“妹妹放心,我不会多想的。”

????欧阳明玉叹道:“是怕别人多想。这也是命里注定。你也知道,当初我本是选中希夷贤侄的,是月儿她定要……罢了,不提也罢。”

????这话韩太太不好接的,只拍拍她手以示安慰。

????一面又悄悄打量谢吟月,见神色如常,再次点头。

????她有意转开话题,便笑问道:“我记得高家有个闺女,比你们年纪略小一点。可定了亲事?”

????谢吟月道:“还没有。不过好些人上门提亲。高姑娘人最能干爽利,和严姑娘有的一拼。”说完抿着嘴儿浅笑,有些意味深长。

????韩太太心下明白,也笑了。

????严未央不仅性格爽利,还曾心仪韩希夷。

????谢吟月把高云溪和严未央相比,其意明显。

????只是,儿子心思明显倾向郭清哑,她却要慎重了。

????因欧阳明玉问起韩父的病情,请什么医,用什么药等,韩太太一一答了,两人都再未提起前事。

????至午时,谢吟月亲去张罗饭菜,伺候二人用饭。

????饭后,又闲话一阵,韩太太见欧阳明玉露出倦怠之意。遂告辞。

????回到韩家船上,韩太太默想方、谢、郭几家纠葛,虽不能妄断是非,但方初对郭清哑关切是无疑的,流言未必空穴来风。

????郭清哑对方初怎么样呢?

????严家嫁女,倒是个相看的好时机。

????当年谢家拒婚,韩太太自然不痛快。不觉得自己儿子哪点输给方初了。所以之前欧阳明玉流露后悔之意。惋惜当年没选韩希夷,她心中很是快意。只是她涵养深厚,为免谢家母女难堪。才未表露出来。

????再说,她深知当年欧阳明玉主张选择韩希夷,主要是因为方大太太严氏,她是严纪鹏的妹妹。而欧阳明玉和严纪鹏之间曾有一段情感纠葛,她怕谢吟月嫁去方家受严氏这个婆婆磋磨。

????只是。这都是过去的事,今日欧阳明玉为何又提起?

????韩太太怀疑她暗示自己,想两家再度联姻。

????这可不像欧阳明玉为人,她性子一向高傲的很。

????最终。韩太太否定这想法,估计欧阳明玉是心疼女儿受的屈辱,所以真心很后悔。又不当她是外人,才对她倾诉感怀。

????她叹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

????只是她也爱莫能助,别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就算她有脸吃回头草,可儿子如今喜欢的是郭氏女,她也不能逼他娶谢吟月;再说,谢家受谢吟风连累,这名声实在不堪,她怎会再起结亲念头!

????她儿子出类拔萃,难道只能捡人家不要的?

????她暗忖:郭姑娘虽然也退过几次亲,却都是郭家主动提出来的,这股子傲气就令她欣赏;若她真像儿子说的那么好,再加上这御赐织女的名头,已是盖过谢吟月当年势头,也算为自己争回一口气了。

????以儿子挑剔的眼光,郭姑娘想必不会差吧?

????连谢吟月也极口称赞呢!

????她心里不禁对那女孩子期待起来。

????晚上,韩希夷前来给母亲请安,韩太太对儿子说起和谢家母女会面情形,含糊透露欧阳明玉后悔的意思。

????韩希夷警醒:若情感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随心控制,那他之前的坚持和眼下的期待算怎么回事?

????他一直坚持,就等一个打动他的人。

????如今等到了,他可不能糊涂!

????他便笑道:“谢姑娘对一初可是念念不忘。就是一初,虽然退亲,恐怕心里也不好过,否则,不会斩断手掌……”

????说到这,他心中巨震——

????方初是爱谢大姑娘的吧?

????爱的越深,恨得越深。

????若非失望之极,怎能恨之入骨!

????若非恨之入骨,怎会斩断手掌!

????若不是谢吟月,他会为了退个亲一怒斩断手掌吗?

????从母亲那里离开,韩希夷一路沉思回房。

????进门,两个妙龄少女迎上来,“大爷回来了。”

????这是静女和陶女,他贴身伺候的丫鬟。

????在他十岁那年,挑中了她们来身边伺候。那时他正读《诗经》,因一女聪慧幽静,便引《静女》篇,赐名“静女”;另一女率真活泼,因《君子阳阳》篇中有“君子陶陶”一句,陶陶,意为快乐的样子,遂赐名“陶女”。

????二女从八岁起跟着他,不知不觉也读了满腹的诗书。

????她们原本在韩家祖宅,只因韩希夷近两年待在霞照的日子多了,韩太太担心儿子身边只有小秀,伺候不周他,便将她们送了来。

????当下韩希夷笑道:“回来了。”

????陶女问:“大爷要洗漱吗?”

????韩希夷道:“不。我暂不歇息,还有事。”

????说着,匆匆进入内室,去看大圣遗音。

????二女跟进来伺候。

????韩希夷将琴搬到矮桌上,摆弄查看。

????静女见他神情,道:“大爷今日很高兴。”

????韩希夷闻言抬头,诧异问:“这么明显?”

????二女对视一眼,一齐点头,看着他抿嘴儿笑。

????韩希夷的确心情很好,便道:“那你们猜猜,我为何高兴?”

????陶女先道:“大爷肯定遇见好事了。”

????韩希夷道:“哦!依你说的,我平日没遇见好事的时候,难道都皱着眉头、拉长了脸,好像别人欠了我银子没还似的?”

????静女噗嗤一声笑了。

????陶女忙道:“不是。大爷天天都笑眯眯的。”

????韩希夷道:“这就是了。那你们为何单说我今日高兴?”

????陶女没词了,看向静女。

????静女道:“大爷眼中有发自内心的喜悦,与平日截然不同。我猜大爷这样高兴,定是因为——”她目光在那大圣遗音上一溜,就在韩希夷以为她要说“得了好琴”的时候,她却话锋一转——“郭姑娘!”

????韩希夷瞅她笑道:“你果然不负静女之名。”

????静女微笑不语,示意陶女去烹茶,自己又点燃几盏玻璃灯,再给玉鼎添香,又去撑起窗扇,让春夜的气息透入纱窗内。

????韩希夷见二人忙碌,忽想起什么,有些出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