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86章 连累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另一边,卫昭正被一个少年殷切吹捧。

????他随意听着,偶尔瞟向清哑那边,淡淡地笑。

????他今日笑容有些多,让对面少年受宠若惊,以为入了卫大少爷青眼,满腔得意掩饰不住,更卖力逢迎。

????且不说这些人各怀心思,至巳时,顺和堂宾客云集。

????严纪鹏见没甚要紧客人了,便令严予宽在门前守候,他自进来招呼客人,能得他亲自陪同的自然都是各家家主或主事人。

????清哑霍然在列,高云溪却不在此。

????郭氏织女有御赐的荣誉,不断推出新品的才智,容让的胸襟和气度,加上自身人物风采和品性,足够资格和他们平起平坐。

????严纪鹏等人既敬佩她,又当她晚辈爱护。

????有人问起郭家专利纠纷处置情形。

????清哑摇头说尚未结束,又道郭家从今日起取消专利收费。

????在座无一不是久经商场的老辣之辈,却无人质疑这决定。根据以往经验,郭氏织女虽不善心机谋略,然所做重大举措无不显睿智。比如公开织布机和纺车、无偿转让新织锦技术给九大世家等行为。

????众人暗示清哑不必忧心,此事定会圆满解决。

????方瀚海肃然道:“郭姑娘,我方氏一族得郭家恩惠,郭家有任何困难,方氏一族都会倾力相助!”

????他说的是方氏一族,而不是方家。

????话语铿锵,坚定不移!

????严纪鹏呵呵笑道:“正是!我严家不用说了。”

????沈亿三也笑道:“我沈家更不用说了。”

????接着是高大少爷等人。

????韩希夷没有说话,看着清哑微笑不语。

????面对众人保证,清哑微笑致谢。

????沈亿三伸头看看大堂,然后以长辈口气对清哑道:“人来了不少了。去,跟你沈大哥和大贵去转转。既来了,该多认识几个人。”

????清哑正有此意,遂站起来向众人告退。

????韩希夷也站起身,道:“晚辈陪郭姑娘去。暂失陪了。”

????严纪鹏等都笑道:“去吧。谅你在这也坐不住。”

????方瀚海瞅了韩希夷一眼,没言语。

????于是。韩希夷便陪着清哑离开了。

????两人并肩而行,清哑感觉身边人的气息,有些不自在。

????韩希夷微笑,低声问道:“可觉得吵得人心烦?”

????清哑摇头。道:“还好。”

????接下来,她和郭大贵便跟在沈寒秋身旁,由韩希夷居中牵引,认识了一拨又一拨人,什么行当都有。什么年纪都有。

????郭大贵竭力周旋,跟着沈寒秋学习应酬。

????沈寒秋气度深沉,进退有据,不似父亲沈亿三大咧咧、举止散漫,倒和方瀚海秉性类同,让一众商贾刮目相看,暗道沈家偌大家业,有这样一位继承人,再兴盛几十年不成问题。

????细腰陪伴在清哑身后,却总忍不住痴痴地看向昔日主子。

????沈寒秋察觉。不动声色地瞅她一眼,警告之意明显。

????细腰回过神来,红着眼睛低下头。

????清哑则一如既往地安静,也向前来攀交的人致意,也认真倾听各人说话,却并不主动周旋交结,更不要说长袖善舞、八面玲珑了,然所有人都不会忽视她,都密切关注她的反应。

????韩希夷见缝插针为她解说:各人品性能力如何,擅长手段。有何忌讳;再就是其家族根基,背后的牵扯等等,无所不包。

????清哑不禁佩服,这么多人。他竟能如数家珍。

????二人说话情形落在众人眼中,越肯定郭韩两家要联姻了。

????高云溪满心苦涩,魂不守舍。

????有人看不过去,来寻是非了。

????一毕姓少爷施施然走到几人面前,目光轻佻,把清哑上下一扫。对韩希夷笑道:“韩大少爷风*流品性不改,这样不甘寂寞,来贺喜还带了红颜知己。这位姑娘是回春楼的,还是醉红楼的?”

????郭大贵脸色大变,怒不可遏。

????沈寒秋一把攥住他胳膊,阻止他上前,眼睛却紧盯着韩希夷。

????这个场面,他要怎样处置?

????郭韩两家能否联姻,正要看他表现。

????韩希夷先也震怒,然看见毕少爷身后夏家兄弟窃笑的模样,怒气迅速平复,无事人一样道:“切莫胡说!这位是郭姑娘,郭织女。”

????毕少爷见他竟能若无其事,很是诧异。

????然他当着人点明清哑身份,自己便不能故作无知再无礼,遂干笑着上前对清哑拱手道:“是在下孟浪了。请郭姑娘恕罪!”

????不但韩希夷不怒,清哑也纹风未动。

????这时冷冷淡淡道:“你应该向你自己道歉。”

????毕少爷和周围人都一愣,不知她这话何意。

????韩希夷冷声道:“郭姑娘的意思是:她是什么人,不会被小人三言两语改变;只有欺世盗名之辈,才会为世俗言论左右。毕少爷,你今日这言行可不大妥:知道的说你就这点纵横花丛的经历和眼界,难免以己之心度人;不知道的,当你是故意的,污蔑在下就罢了,还污蔑皇上御口亲封的织女是秦楼楚馆女子。难道皇上还不及你有眼光?还有严家:照你这么样说,嫁女的大喜之日,严老爷迎接那等女子进门为女儿助兴?你这是说严老爷瞎了眼还是瞎了心?还有这些个来客,刚才都对郭姑娘尊敬有加,你的意思是大家都瞎了眼……”

????不等他说完,毕少爷已经冒汗。

????他惶恐道:“请韩少爷原谅在下鲁莽!”

????长长一揖,身体直弯曲到底,差点就跪下了。

????不如此不行,韩希夷一席话可是把在场所有人都囊括进来了,还捎上一个皇帝。面对众人异样目光、严予宽的怒容,他不知该如何挽回局面,后悔不迭。

????韩希夷笑道:“郭姑娘不是说了,你该向自己道歉!”

????笑声轻松,眼底却一片寒冰,一面示意清哑离开。

????沈寒秋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同时松开郭大贵。

????郭大贵依然不忿,对毕少爷重重地哼一声。

????清哑不想和这等人啰嗦,见教训他了,便转身走开。

????等他们走开来,其他人都如避蛇蝎般散开了,连夏家兄弟都不敢上前——若亲近他,岂不承认是自己指使的?那夏三少爷性子大咧咧,玩闹起来一个顶十个,却担当不得正事的,见事不对,早躲开了。

????毕少爷直起腰,面色惨白。

????这可不是理会不理会的小事,而是攸关家业的大事。

????可想而知,今日之后,还有谁愿意同毕家做生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