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6章 不忿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得知原委后,一家人笑得前仰后合。

????郭勤羞愤欲绝,扫视众人,鼓着嘴不语。

????其中,他尤其痛恨清哑:明明张嘴就能告诉他,却偏不说话,害得他跟堂妹讨教出丑。他实在想不通,用嘴说话一不要钱,二不费力,小姑做什么舍不得开口?然这话也只在心里想想,经过上次罚跪后,他可是“敢怒不敢言”,再不敢骂小姑了。

????郭巧却洋洋得意,笑得跟什么似的。

????连郭俭都受到爷爷夸赞。

????郭大全就骂郭勤:“不如弟弟妹妹,你把爹的老脸都丢光了!”

????吴氏瞅着郭巧笑道:“照这么算,你们要给小姑多少东西?”

????郭巧甜甜道:“我长大了孝顺小姑。”

????阮氏白了她一眼,嗔道:“就会哄人!”

????但她神情却是很喜欢的。

????蔡氏自然恼怒,因笑道:“巧儿就是讨人喜欢。你哥哥弟弟要是有你一半乖巧,我睡着了也笑醒了。”

????阮氏便低头纳鞋底,不说话了。

????说笑一阵,火盆里没了热气,她婆媳就起身,带娃们去厨房烧水洗漱。

????这里,郭大有便告诉爹、大哥和弟弟之前对清哑说的事,并要郭大贵帮清哑做样品。

????郭守业点头道:“老二想的周全。往后我跟大贵都学。”

????原来,他并未明白清哑用意,只当她要自家人学会编竹丝画。

????如果编制出来的东西真能卖那么高价,那他就该下苦功才是。

????女婿再好,挣了钱也是江家的,不如自己会的好。

????自此后,他和郭大贵便趁着冬日闲的时候,整天用竹篾编织,还去向本家族叔讨教,冻得手都僵了,也不肯松劲,这且不说。

????腊月的时候,张家透出一则消息:李红枣和张福田都进城去了。

????红娘子得意地逢人便显摆:红枣去了她娘家亲戚那织锦。那家是大锦商,见红枣手艺好,一月给七八两银子的工钱,额外还有四季衣裳,若能织出特别出色的锦缎来,另外还有赏钱呢。又体恤她刚成亲,新媳妇一人在外不方便,连张福田也收留了,做些跑腿打杂的活计,一月也有一两银子的月钱。如今他小两口不但不用在家啃老本,反能额外挣钱,不几年就能在城里挣下一份家当了,从此可是过好日子了。

????绿湾村的人听了艳羡不已。

????张家人自张福田夏天出事以来,首次在村人面前昂起了头,见了红娘子称“亲家”,算是正式认可了这门亲戚。

????郭守业两口子听了心里当然不痛快。

????害了他闺女还过得这样滋润,没天理了!

????吴氏对两个儿媳冷笑道:“吹得上了天!当城里银子随便人捡呢。她(指红枣)织锦赶不上我清哑一半好,要是能挣那么多,清哑要是去了,还不叫人供起来了?哼,还没去了三天,就作兴得不知姓什么了!”

????阮氏劝道:“娘别理她。日子是过的,不是吹出来的。”

????蔡氏恶意道:“等将来他两个在城里混不下去了,再回来跟老张家讨饭吃,那时看她还吹不吹了!”

????阮氏道:“就算她混下去了,也就是给人跑腿帮工的。咱小妹就不一样了,等明辉进了城,把铺子开起来,小妹嫁过去就是掌柜娘子,自己支一摊子家业,她能比得了?”

????这话听得吴氏心怀大畅,连连点头。

????自此她日夜盼望女婿尽早发达,好争一口气。

????坐在太阳下编竹篾的郭守业耳听着她婆媳说话,手下一点没闲着,格外用心。郭大贵也在旁对着图纸编织,眼睛都盯花了,觉得这行饭实在不好吃。

????腊月底,各商铺都纷纷关门,只剩有限的铺子做生意。

????江明辉去了一趟霞照县城,趁机租下一处铺面。

????安排妥后回到乌油镇,只等年后去城里开新铺子。

????至二十七日,他再无心做生意,等不及天晚,一早就关了铺子赶来绿湾村。

????“又画了多少了?”

????见面,他迫不及待问清哑。

????并非他惦记图稿,而是大过年的,他不回家却跑来郭家,似乎不大说的过去,于是,他为自己找了个堂皇的理由——拿图稿!

????清哑摇头道:“没有。”

????江明辉听了一愣,道:“没有?”

????清哑点点头。

????郭大有在旁抢着道:“小妹天天忙织锦、做衣裳做鞋,这几天又要帮忙打年货,没一天歇的,哪有空!怎么,你有那些还不够用?”

????江明辉一听这样忙,急忙道:“够用,够!”

????心里不免不好意思起来,好像他指望上清哑了。

????想着,忙歉意地对清哑解释道:“我也不是专门来拿图纸的,我是……那个,看看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今天做什么呢?”

????清哑微笑道:“大扫除。”

????江明辉又听愣了,对于这个词不甚领会。

????然扫一眼搬在外面场地上搁着的家具物件,方明白他们在清扫屋子。难怪清哑头上包着头帕,腰间也系着围裙,其他人也都如此,桌上堆满了小物件,用包袱布盖着挡灰尘。

????他便掳袖子帮忙,和清哑一块清扫、擦拭。

????郭大有对郭大贵使了个眼色,道:“你去帮一把。”

????郭大贵竟能领会其用意,忙跟了过去。

????郭大有并非厌弃或不信任江明辉,只是他已成亲,想的不免深远些:妹妹还小,和江明辉又情投意合,两人在一处甜甜蜜蜜的,若是一个不留心,卿卿我我起来,虽不至于出大事,总是不好。

????私心里,他不希望小妹对江明辉用情太深。

????当然,若成亲后再亲密就无事了。

????因此,他令郭大贵在旁看着,有人在,他们总不至于太忘情。

????江明辉一无所知,与郭家兄妹许多话说,乐而忘返。

????然晌午吃饭的时候,郭守业对他道:“明辉,下午你家去吧。不是我赶你走,是不敢留你。年底最是事多,你家去帮一把也是好的,铺子的事也要跟你爹娘说说,叫长辈放心。等过了年你再来,那时闲,住几天也没事。”

????江明辉脸红了,应道:“嗳,我也是准备下午就走的。”

????清哑替他尴尬,因刚才他还说下午做什么什么,并无走的意思。

????可她也不好留他,只好同情地瞄了他一眼。

????江明辉面色很快恢复自然,对她一笑。

????清哑诧异,不明白他何事高兴。

????等饭后,他急匆匆收拾东西要走,一面悄悄对她道:“我回去挖些冬笋,明天送来。还有几幅竹编图,我上次叫哥哥帮你镶几扇屏风,估摸着做好了,我就拿来。你等着我!”

????清哑听了微笑,也轻声道:“明天杀猪!”

????江明辉听了眼睛一亮,振奋道:“我赶快些来吃晌午饭!”

????两人相视而笑,于是爽快分别,郭大贵送他去渡头搭船走了。

????江明辉到家后,向爹娘兄长回禀了铺子经营情况,又道在县城租了什么样的铺子,租金多少,将进出账目交代清楚,交回余银。

????江老爹对儿子很满意,问他新铺子什么时候开张。

????江明辉说要等正月十五以后。

????江老爹道:“到时候你带竹根去。跟着你学,也能看铺子。”

????竹根是他大伯的孙子,正跟他学手艺。

????江明辉也想找个小二,堂侄竹根是个机灵的,便应下了。

????此事商定,他爹又吩咐道:“家里才挖了些冬笋,还有些干货和肉,等你回来送去绿湾村你丈人家。定了新亲,就要送年礼。再说,清哑帮你那许多忙,咱们要晓得好歹。”

????江明辉听了大喜,忙问“挖了多少笋?”

????江老爹道:“忙的很,就你二哥和我昨儿挖了一天。”

????江明辉忙道:“我再去挖些。”

????江老爹道:“都这时候了,还挖什么?隔壁大头菜家,我听你蔡大娘说,也挖了不少冬笋要送给女婿。咱两家凑一堆也有一两百斤了,够他们过年吃的了。先就这样,等你回来再挖些,年后上门拜年的时候带过去,正月里吃还新鲜呢。”

????江明辉一想也是,遂不再坚持。

????当下,他看着爹娘收拾送给郭家的东西,一一装起来,有:两篓子冬笋、一条猪肉和一块猪板油、一大包干菌子、五斤干花生、五斤红豆、五十个鸡蛋,还有一卷红布,很是丰盛,不禁笑容满面。

????忽想起什么,忙问大哥:“大哥,那屏风可做好了?”

????江老大道:“做好了。”

????江明辉道:“我明儿一块拿去。”

????江大娘警惕地问:“什么屏风?”

????江老大便道:“明辉帮他媳妇做的屏风。”

????江大娘不悦道:“送这么些东西还不够,还要送屏风?那些画一幅值好多银子,送四扇屏风多少银子?你这也太败家了!你干脆把家搬到郭家算了。”

????江明辉道:“娘,那是我做了送清哑的。”

????江大娘道:“你做的就不值钱了?兄弟两人搭手,费那么些工夫,说送就送?”

????江明辉无奈道:“清哑帮了我好大忙的。”

????江大娘道:“帮什么忙?不就画了几幅画儿么!”

????江老爹喝住他们,道:“他娘,清哑帮的忙可不小。咱们照着图编,省劲又省心,编出来还好看。明辉要送就送吧。”

????江大娘撇嘴道:“说得她跟神仙一样。她画得再好,咱们不编出来,也变不成银子。”

????江老爹瞪眼道:“她要不画,咱们就编不出这样好的来,也编不快!”

????江明辉点头道:“娘,这么卖还是清哑帮我出的主意呢。”

????江大娘也感谢清哑对江家的帮助,却极不忿给她这么高的评价。

????说得好像她儿子是靠着媳妇才能出头的一样,那可不成!

????回头见了亲家母,说起来她可不要矮一截?

????她便质问道:“她画得再好,还不是明辉教她的!”

????这点江老爹同意,也觉得清哑之所以能作出那些设计图,是得益于江明辉的指点,不然一个不懂篾匠的女娃儿,怎么会那个。

????但他为人实诚,并不觉得这是应该的,依然感激清哑。

????因对江大娘道:“你看我编了几十年,你画一个我瞧瞧。”

????江大娘顿时哑口无言。

????别说画那么复杂的设计图了,便是笔她也拿不稳。

????因气得摔手道:“送,都送!送光了我也不管!”

????*

????碎碎念:看过了,别忘了给原野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