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10章 警告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摇头,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一面望着窗外的石榴花,听蜜蜂“嗡嗡”飞舞的声音。

????夏流萤目露异样光芒,低声道:“有一天,你怪我我也无话可说。在这红尘罗网中,没有人可以逃脱命运的桎梏。”

????清哑猛然转脸,凝视着她,极是疑惑。

????夏流萤也凝视着她,轻声道:“过几天,我就要去京城了。日后,恐与姑娘……相见无期。望姑娘善自珍重!”

????说完,站起身,再不看清哑一眼,径直走了出去。

????清哑愣愣地看着她背影,满心疑惑,隐隐不安。

????细腰也见没事了,一直绷紧的神经才松下来。

????“姑娘,咱们走吧。”她催清哑。

????清哑又站了一会,才回到原来屋子。

????才到门口,就见韩太太笑着冲她招手,“郭姑娘,过来。”

????这一笑,极温柔妩媚。

????清哑便走过去。

????韩太太拉她在身边坐下,问:“谁叫你?”

????清哑道:“夏姑娘。”

????众人听了一愣,吴氏更是上下打量闺女,生怕她受了委屈。

????严氏反应最敏捷,说话也快,最先问道:“她怎不进来?”

????清哑便不知怎样回,因为夏流萤丢下没头脑的几句话就走了,她也不知她到底怎样的心思,又好像仅仅是和她告别。

????这一愣神的工夫,梅氏从外进来,接上话道:“夏姑娘有事先走了。才向我告辞的。还让对众位告罪一声。”

????陈氏点头,道:“先也向我辞过了。”

????严氏、韩太太等人短暂静默。

????夏流萤在此尴尬不便,她们都清楚。

????韩太太不及细想这问题,见梅氏进来了,记起刚才她非议清哑的事,心中一动,笑问清哑:“我才在外面院子里,听旁边窗户里有人说话。道是严姑娘送你一个楠木梳妆盒,是靖国公的真品。可能让我们瞧瞧?我家里有一尊根雕弥勒佛,也是靖国公手笔。”

????说完,若不经意地盯了梅氏一眼。

????这温柔一眼。像柄大锤,重重砸在梅氏心上。

????她止不住浑身颤抖起来,恐惧地看向婆婆陈氏。

????陈氏却被韩太太和清哑的话吸引了,正看她们。

????梅氏慌忙低头,往后缩去。

????清哑却淡然。叫细妹去客房取。

????等候的时候,陈氏才追问韩太太,听谁说的。

????韩太太道:“我也不知道是谁呢。好像是个丫头。”

????说着,又若无其事地扫了人后的梅氏一眼。

????梅氏知她警告自己:若再敢在外胡说,定把今日情形告诉她婆婆,哪里敢吭一声,更不敢露出异色。

????一时细妹将梳妆盒捧来了,大家观看。

????这妆盒不仅雕刻精美,还带机关的。若合上机关,等闲人打不开。眼下没合上机关。清哑开了给众人看:里面共有五层,可放置珠宝首饰和女儿家常用的梳篦等物。

????众人纷纷赞叹,又问陈氏哪里得来这件东西。

????不等陈氏回答,严氏主动道:“是我家初儿得来的。送给他妹妹一个,送给表妹两个。谁知她们和郭姑娘好,都送给她了。”

????说罢,笑看着韩太太。

????与其等人说,不如她自己先说,省得像藏奸似的。

????韩太太笑吟吟的,道:“原来是方少爷得来的。怪道给严姑娘了。”又朝清哑道:“你运气好。才赶上了。若不然,拿珍宝都没处换去。这个又雅致又古朴,几百年也不会烂的,也不生虫。越用越光滑,香气悠长,收藏物件再好不过了。”

????清哑被严氏的话提醒,忙问:“方妹妹只得了一个?送了我她不是没了?我有一个了,把那个还给她吧。”

????严氏忙道:“她送你了,这是她的心。岂能再收回去呢。”

????韩太太也道:“若是平常物件。她们也不会送你。好容易得了一件好东西,送给你,为的就是表一份情谊。你还回去,她再多宝贝,也不抵这个合适,岂不辜负了她?两个正好,留一个给你小侄女用。”

????严氏道:“对,对,对!”

????连说了三个对,那心里的诧异却直往上冒。

????梅氏则嫉妒得犯酸水。

????她也和严氏一样诧异——韩太太竟然一点不介意?

????韩太太心里哂笑:趁早说开了,看还怎么拿这个做文章!

????她留心观察清哑神情,确实事先不知道的,更放心了。

????然清哑心湖却荡起一层涟漪!

????不经意间,她脑中浮现方初面容,不是最近见到的,而是当年在谢家初次遇见他时,她将一沓银票劈面摔向他的脸颊,又狠狠唾了他一口,他呆呆站着、任凭她示威的模样。

????她身处人丛中,耳目心皆要关注他人,这念头一晃而过,快得连她自己也抓不住,仿佛根本没想起过。

????“不就是一个梳妆盒么!”她想。

????九大世家欠她的人情太大,时常借机送郭家东西。郭家也不刻意推拒。来而不往非礼也,总要给人家偿还的机会才是。

????她便让细妹收起梳妆盒,放回去。

????高云溪从里间跑出来,手里拿了张纸,笑对清哑道:“郭妹妹,你画了这衣裳样子给曾姑娘,也画一个给我吧。”

????清哑见沈怀谨站在她身后,便招手让她过来。

????沈怀谨过来,清哑对高云溪道:“那是谨儿画的。我教了她,她会画了。让她帮你画。”

????众人都惊奇地看向沈怀谨,说她会吗?

????清哑点头,道:“怀谨会的。”

????沈怀谨微微垂眸,有些羞涩,又很自豪。

????她来郭家,本就带有目的:沈亿三希望她跟清哑学习,只是这话却不好明说,因此只当走亲戚,在九姑姑家小住,再找机会开口。不行的话能得些熏陶也好,能被指点则更妙。

????谁知那日晚饭后,她正陪着巧儿玩,清哑来给巧儿量身制作礼服,顺便教授绘画、讲解制图,也没避开她,她便在旁听住了。偶有问答,显示出她的绘画功底,且有天分和悟性。清哑便不吝赞赏她。

????她壮胆问道,以后可不可以向郭姑姑请教。

????清哑随口说,她可以和巧儿一起学,她教她。

????沈怀谨大喜,虽未正经拜师,却对她执礼恭敬。

????她绘画功底比巧儿深厚,经过清哑讲解这款礼服的要素,当晚,她就能绘制图形了,所以清哑才让她给高云溪画,也是练习的意思。

????这件事,沈家已经知道了,也是喜出望外。

????因计划让沈怀谨留在郭家,至少要住几年。(未完待续。)

????PS:广州今天居然飘雪片了,奇迹!寒潮袭击,请朋友们注意身体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