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18章 伊人坊(二更)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忙让细妹将她写的策划案拿来。

????这份策划列明:

????一、铺子名为“伊人坊”。取自《诗经》中《蒹葭》一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曦。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此名隐喻“伊人”是被追寻思慕的神秘女子。

????此名又暗含了严未央和郭清哑的字意注释。

????二、衣服走的是高端市场,因此,不但所选衣料要最好最新的,衣服款式也是最新颖的,连店铺的布置都集富贵、典雅于一体。

????配套图纸有:十几款服饰图,铺面布局图,网格图。

????四幅网格图都绘制的是飞天玉女。

????严未央指网格图问:“这个做什么?”

????清哑道:“这是竹丝画。请方大少爷做出来。”

????这铺子卖的衣服集贵、新、雅于一体,那么,店铺布置也要处处显示新颖、优雅和品味。竹丝画乃新出世的艺术画,在铺子里挂几幅竹丝编织的秀女图,比挂名家古画更吸引人眼目。

????她道:“挂他的画,也是帮他宣传。他不应该收费。”

????严未央瞪着她好一会,噗嗤一笑道:“你呀你,我算服了你。我来之前,攒了一肚子主意。看了你这一摊子,我什么也不用说了,回去就按你要求的布置就是了。我省了好些心思呢。”

????又道:“我回头就去找表哥。照你说的,我还要收他银子呢。”

????清哑也抿嘴笑了。

????虽如此说,严未央还是将她的想法也提了出来。

????两人合力,将这份方案完善,所有细节都敲定。

????直到掌灯时分。才算结束。

????严未央在郭家用过晚膳。蔡铭来接她,方回严家。

????次日,她果然找上方初。

????方初听了她的话。又看了那网格图,目光就亮了。

????他手抚图稿,轻声道:“伊人坊。伊人!伊人?”

????严未央见他自顾出神,忙推他道:“表哥。如何?”

????方初抬头,疑惑地看着她。

????严未央道:“清哑可是说了。你不能收我们银子。这是互惠互利的事,用你的画是给你脸面。你想想:将来我们伊人坊来往的都是内宅闺阁中一等一的女子,是何等眼光和身份!带动你的竹丝画售卖是一定的。依我说,你还要付银子给我们呢。”

????方初问:“她……郭姑娘真这么说?”

????严未央用力点头道:“嗯。清哑说。你不该收我们费用。”

????方初便微笑起来。

????严未央半天没等到他一句话,又推他。

????他醒过神,忙道:“伊人坊将成为大靖独一无二的店铺。这是一定的。在这样的铺子中挂竹丝画,的确有莫大好处。表哥定不辱使命。不过。这图……可否容我稍作改动?”

????严未央奇道:“郭姑娘做的图,你还要改?”

????方初道:“等我改过了你瞧了再说。”

????严未央道:“你别弄坏了。”

????方初点头道:“我会小心的。”

????他也不多说,小心卷起图稿,然后匆匆离开。

????等下午,他又来了。

????展开一幅朦胧神女图给严未央看。

????严未央看了纳闷,问道:“这是你另画的?没改清哑的稿子?”

????方初解释道:“这改动不宜在原稿上动笔。我便作这幅画给你瞧。若你觉得好,我会依照这思路,在编制竹丝画时再做改动。”

????严未央听了,便细细观看那画。

????那时,蔡铭也在旁,也一同观看。

????因道:“方兄这画确有意味。让小弟想想,其意何在。”

????遂蹙眉深思起来。

????方初淡定看着他,等他评析。

????蔡铭以指叩额,喃喃念画中题诗:“‘……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好个伊人!令人思之,慕之;追之,寻之;求之不得,思慕欲绝!水中央,夜未央……好!”

????方初目光也迷离起来。

????不是清哑的画稿不好。

????男子看女子,与女子看女子不同。

????他画的女子,优美朦胧,飘忽不定,观者忍不住想要进一步探寻伊人,靠近伊人,亲近她并倾诉情思,此乃“思之,慕之”。

????于是“溯洄从之”、“溯游从之”,追寻伊人,心情急切。

????追寻不得,留下无尽的思慕,徒自怅然,遥望“水中央”,感受“夜未央”,无边无际的水域,无穷无尽的黑夜……伊人在心头飘忽。

????凡诗词、绘画等作品,最重留白,其意深远,留给人无尽的想象空间,方为上作。方初的画艺并不出色,至少比韩希夷是比不过的,这一幅秀女却将《蒹葭》一篇神韵画出来了。而清哑的画美则美矣,却不具备让观者产生“溯洄从之”、“溯游从之”,追寻伊人的渴望。

????蔡铭抬头,对方初笑道:“方兄此画已深得《蒹葭》之味。我看伊人非‘在水一方’,也非‘在水之湄’,也非‘在水之涘’,而在方兄心中矣。胸有成竹,便是指的这般了。”

????对于他的调笑,方初垂眸淡笑,没有回应。

????严未央也看完了,也听见了他们说的话,不确定道:“真像你们说的那样?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因见蔡铭瞅她,忙又道——“既然你们都说好,那就按表哥画的做吧。”

????蔡铭笑道:“我也来凑个兴如何?这题诗就由我来书写。好歹为你尽一份心意,不能让方兄专美于前。”

????最后那句话,是凑近严未央耳畔说的。

????严未央红了脸,白了他一眼,道:“你别捣乱。”

????蔡铭道:“我怎么是捣乱呢!”

????又对方初道:“方兄高抬贵手。我媳妇开的铺子,怎么能没有我的墨迹呢?倒挂了你这个表哥的手笔,叫人怎么想?”

????方初一下笑了出来,道:“我是求之不得。”

????两人商议,要绘四幅秀女图,将《蒹葭》四段分别题上去。

????商议定后,便重新绘制网格图稿,送去清园编制竹丝画。

????严未央告诉了清哑,约定方初那边画成,先交给她过目,等她看完合适,再带去府城。

????清哑应了,定于半月后去湖州府城。(未完待续。)

????ps:注释1:“在水一方”和“宛在水中央”等诗句乃虚拟社会人生中可望不可即的一种境地。严未央的“未央”,即未尽之意,暗喻引人追寻那境地、追寻伊人;清哑原名清雅,含水,此处暗指她似出水清莲,也暗指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