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0章 新衣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洁白嫩脆的冬芹是她的最爱,吃完了还余香满口。

????这菜种起来费时费力,采洗的时候更费力,在寒冬腊月尤其珍贵,郭家也不是天天吃的。

????直到前两天她才知道,冬芹是皇宫贡品。

????因为水土的关系,别的地方种不出来,或种了也不好,只有霞照县出产的最好,所以被列为贡菜。往年郭家都是卖的,今年因为她出事,好容易又说了一门亲,江明辉这个女婿也常上门,她又特别爱吃冬芹,所以一棵也没卖过。

????想起这点,她就觉得这冬芹特别甜。

????冬笋红烧肉自不必说,冬笋也是她最爱,吃了又吃。

????炒三丝也不平常,是用青椒、红椒和冬笋炒肉丝。这辣椒可不是大棚种出来的,是吴氏在柴房角落圈了个栅栏,用草灰储藏的秋辣椒,有些辣,但很开胃,佐饭最合适。

????清蒸桂花鱼的肉就跟蒜瓣似的,又嫩又滑,不可不吃;炖老鸡是清哑亲自处理的,肥油都剔除了,又加了几个红枣,放了些冬笋,汤色清亮,最是滋补;粉蒸肉是二嫂做的,很香;糖醋鲤鱼是清哑做的,酸甜嫩滑;红烧鸭子是大嫂做的,若是平常大家自然抢着吃,不过搁在今晚的桌上并不出彩……

????那碗猪颈肉是吴氏做的,拌了些酸笋和细葱,看上去不错。

????清哑搛了一块尝了,咸津津的十分有嚼头,不禁眼睛一亮。

????“怪道人都喜欢吃猪头肉下酒。”

????从不吃猪头肉、嫌弃那东西脏的清哑没想到娘有这般手艺。

????她情不自禁端起面前的米酒喝了一口,腮颊立即染上一抹酡红。

????旁边的郭大贵笑道:“小妹,别看这是甜酒,也醉人的。”

????郭大有忙道:“有什么要紧,待会早些睡就是了。”

????郭大贵听见二哥这样说,忙端起自己的杯子邀妹妹再喝。

????清哑便端碗和他相碰。

????郭大全笑着和郭大有也来凑趣,兄妹几个同干了。

????清哑喝了半碗米酒,忙又搛了一块猪颈肉吃了。

????因见爹爹郭守业笑眯眯地看着她,破天荒有些不好意思:一向清淡的她居然又是酒又是肉,若是前世爸妈见了怕是要震惊。

????吴氏笑容满面地对她道:“这个咸,你少吃些。今晚上菜多,先捡新鲜的吃。像炒菜和蒸鱼那些剩了再热一遍,就不好了,没味道,最好吃完;猪颈肉那些不要紧,吃不完能放,明儿蒸了再吃。”

????说完,帮她从砂锅里舀了一勺豆腐青菜。

????这菜看似平常,但清哑放了些蛋饺和糯米肉圆子在里面,那汤汁就十分鲜美浓稠,经过冬雪的青菜都炖烂了,鲜甜可口。

????清哑吃了觉得十分好,忙帮一边的巧儿也舀了些。

????这是怕她乱吃肉食积了食,这个吃多些没事。

????郭巧甜甜道:“小姑,我饱了。”

????郭捡也叫“我也吃饱了。”

????碗一推,就要下桌。

????从下午开始,他们就不停吃,小肚子哪里能撑得住。

????清哑听了微怔,这才发觉自己好像也吃多了。

????可是,桌上还有好些菜她都没来得及伸筷子呢。

????郭大全看着妹妹笑道:“吃不下了吧?你们能吃多少!”

????说笑间,和郭大有碰了下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他们父子喝的是黄酒,连蔡氏也喝的是黄酒。

????大人和小娃儿不一样,一年到头十分辛苦,自是能吃能喝。好容易赶上年三十晚上丰盛的酒菜,又不用操心田间地头的事,接下来半个月也悠闲,整个身心便放松了,儿子敬老子、弟弟敬哥哥、媳妇帮斟酒,你来我往的,十分热闹、温馨。边吃边喝,转眼那些菜就去了一半。

????等清哑下桌的时候,有些碗都见底了。

????她有些踌躇,要不要炒些热菜加上来呢?

????吴氏看她神情,忙推她道:“你歇着去,我们慢慢吃。还有这许多菜,还不够吃?”

????二嫂阮氏也道:“小妹你去,添菜有我呢。”

????蔡氏听了,不顾嘴里还有东西,忙也道:“还有我!”

????清哑这才罢了。

????她拘着侄儿们不让出去,怕刚吃饱再吹冷风凉了胃。

????三小想着明天就能穿新衣裳去拜年,笑着在几间屋子窜来窜去。

????清哑看着他们微笑,忽然便思念起江明辉来。

????这感觉牵牵绊绊、甜蜜中夹杂着惆怅。

????惆怅,让新年的喜悦变得不再纯粹。

????后来给压碎钱、家人说些什么,她都没有留心。

????外面此起彼伏的炮仗声也不再吸引她。

????她觉得有些疲倦,便早早洗了睡了。

????“这几天累了,早些睡。把精神养好,不然等明辉来了,肯定要玩到很晚,到时候没精力支持。”入梦前她想。

????次日清晨,她是在郭巧的拼命推搡下醒来的。

????天还没亮,可是小女娃已经迫不及待要起床了。

????因为清哑为她和郭俭都做了十分漂亮的新衣裳。

????清哑不忍侄女失望,便起床为她梳洗。

????一番忙碌后,姑侄两个下了楼,看呆了郭家一干人。

????清哑不必说,大家已经习惯了她安静的气质。

????让人震惊的是郭巧。

????小女娃穿着清哑织出来的样品做的衣裙:窄窄的粉色玫瑰花小袄,立领,从领口开斜襟到腋下,在腰侧合拢。斜襟上三枚扣子,是用黑络子盘成梅花式,乍看去,好像一只老梅从腋下横空伸出,斜伸到胸前,枝头三朵花儿盛开。下身是银灰色的裙子,裙角一圈粉色玫瑰,上下相应,极为典雅。

????她昂首挺胸,轻盈地迈步,整一个缩小版的淑女。

????见众人张大嘴巴呆呆地看她,郭巧居然有些羞怯。

????阮氏走上前,低头看那裙子,不相信道:“这灰的……也不难看!”

????清哑织这花色的时候,她说太老气了。

????谁知这么配起来,一点不老气。

????岂止不老气,还别有一番气韵。

????吴氏等人便围着郭巧又是笑又是赞。

????郭大有觉得闺女实在太可爱,想要抱她。

????郭巧一扭身躲开,“把衣裳弄皱了。”

????众人都笑起来。

????正在这时,郭勤郭俭大叫着跑进来。

????郭俭一身小公子的装扮再次让大家惊叹不绝。

????郭勤因为身量高些,没有合适的布料,因此只做了棉布衣裳,嘴撅老高,直说小姑偏心。

????一家人兴高采烈的时候,都忘记他们这身打扮太惹眼。

????天空依然下着雪,吃了早饭,只有郭家父子带郭勤郭俭出去拜年,她婆媳母女都留在家。郭巧也没去,她穿得俏伶伶的,若是要出去,须得加一件披风,还要带上帽子、围巾,不然会受寒的。

????阮氏不让她出去,说怕把衣裳弄脏了。

????于是,清哑便带她到楼上房里,教她认字。

????教了几个,她便让她自己记、自己写,她则静静地坐到窗前看窗外的飞雪,顺便想江明辉。

????巧儿记了几个字,便被楼下响动吸引了——有人来拜年。

????她忙丢下笔,跑到房门口对楼下张望。

????看一会,兴奋地回来告诉清哑:“是三奶奶家的小叔来了。”

????清哑回头看了她一眼,没应声。

????紧跟着,人不断地来拜年,郭巧不断地跑到门口向下看。

????清哑看着她有些恍惚:这么小,又穿了漂亮衣裳,却不让她出去,好比锦衣夜行,她不心痒才怪呢。小孩子,都是渴望人注目的。

????似乎很久很久以前,她也是这样的。

????那时候,她第一次上幼稚园,小朋友们见她模样可爱,都找她玩。然无论怎样交流,她都不能开口,他们惊奇不已。从此,看她的目光就异样了。

????她自尊受挫,不想去幼稚园了。

????她心里难过,妈妈更难过。

????她曾经看见妈妈一个人躲在房里哭。

????那时候,她不理解妈妈的感受。

????很久以后,她看了一个电视剧,女主角拼命想生孩子,却老怀不上。她丈夫劝她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潇洒的很,想过二人世界,好多人都没有孩子。妻子哭着说,能生不生那才叫潇洒,不会生那是缺陷!

????她便怔住了。

????她的爸爸妈妈,有才貌有气质有文化有修养,感情又好,在别人眼里郎才女貌、完美无缺,却生了个哑巴,这恐怕是他们不能容忍的缺陷吧!

????在别人为名为利忙碌不休的时候,他们最大的愿望只不过希望女儿能开口说话。他们想要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可以笨一点、丑一点,只要能跑会跳、会说会笑。

????说话而已,对别人来说好平常的事,她却做不到。

????讲“潇洒”,谈何容易!

????有些事不落在自己身上,永远不能体会那感觉。

????……

????她慢慢起身,走到门口,将郭巧牵回来。

????在桌前坐下,将她抱坐在腿上,轻声道:“明天晴了,我们出去玩。让大家都看你的新衣裳。”

????郭巧喜悦极了,一仰头,和她脸挨脸,“嗯。今天不出去。外面下雪,把新衣裳弄脏了,不好看。”

????清哑点头,将笔塞进她手里握住,教她写字。

????“光穿的好看不行,还要学本领,别人才夸。”

????写了一会,她轻声教导她。

????郭巧听进去了,认真写字,不再受楼下嘈杂声影响。

????待三婶家的堂妹郭盼弟来拜年,姑侄两个才收了摊子。

????*

????加更求推荐、收藏,谢谢朋友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