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38章 豪举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cpa300_4();刘心诧异地问:“谁生病了?先让我瞧瞧,说不定就给治好了呢。我最近医术大涨,你要对我有信心。”

????他以为方初这般急切,定是亲友得了疑难杂症,觉得他不能治,非得他师傅出马才可,便有些不大高兴,觉得看轻了他。

????方初断然道:“这病你治不了!非得他老人家出面不可。”

????刘心刚要辩驳,方初拦住他,如此这般告诉了一番话。

????刘心一跳起来,嚷道:“我这就去找师傅!先写几封信,你帮我发出去。我这就到小青山去等。师傅每年来湖州,都要在青山医学院逗留一段日子。这次八成又去了。我先去那找他。”

????方初点头,吩咐他尽管去,他在几个地方设了联络点。

????刘心走后,方初又回清园布置安排。

????※

????临湖州,韩家。

????韩大总管亲自赶回来,将韩希夷的信交给韩太太。

????韩太太看后失声道:“五百万两?他要这么多做什么?”

????韩大总管擦了擦汗水,道:“我也不知。大少爷并没有明说。但我想跟郭姑娘被关押有关。太太,怎么办?这事要不要告诉老爷?”

????韩太太心乱如麻,也不知如何是好。

????不告诉,这数额也太大了,她不敢决定。

????告诉,又怕韩老爷知道了烦心,影响病情。

????正犹豫间,韩老爷派人来请韩太太和韩大总管。

????两人急忙赶了去。

????到了内室,韩大总管上前给靠在床上的韩老爷请安。

????韩老爷看着他,问:“出了什么事?”

????韩大总管为难道:“大少爷……也没什么事。”

????韩老爷道:“说吧。没什么事他能让你急忙回来?”

????韩太太叹了口气,上前把韩希夷的信给他看。

????韩大总管在旁又将郭清哑被指称妖孽附身而被关押的事详细说了一遍,“我回来前,郭家大爷也回霞照了。这事在霞照传得沸沸扬扬。应该不是从湖州府城传过来的,应该是夏家提前散布出去的。”

????韩老爷道:“郭姑娘是妖孽?这怎么可能!”

????韩太太道:“谁不是这么说。这真是飞来横祸。”

????韩老爷轻声道:“是她太出色了!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正真的妖,有的只是心思不正的人妖。人,比一切妖魔鬼怪都可怕!”

????因抬头看向韩太太。坚定道:“给他!”

????韩太太吃惊道:“老爷!”

????韩老爷悠悠道:“冲冠一怒为红颜,好!是我韩某人的儿子。不管儿子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他。韩总管,这事你好生去办理。数目太大。要分而化之,切不可引人注目。”

????韩总管忙道:“是。我想带一部分金子,再通过银号开出一部分银票。也不可一次弄过去,要分三次。这样便不显山不露水了。”

????韩老爷微微点头,道:“嗯。还可以与客户调剂货款。”

????韩总管想了一会。才面露佩服之色,忙应下了。

????韩老爷又道:“还有,把家里的好手全调过去给韩嶂。”

????韩总管忙答应。

????商议定,他才退了出去。

????这里,韩老爷对韩太太道:“别顾忌了。希夷定是看见心上人遇难,才急了。若是你遭难,我也不会不管的,便是倾家也在所不辞!咱们能为儿子做多少,就做多少。”

????顿了顿,又道:“况且。这时候咱们决不能退缩。沈家和郭家是亲家,这件事,沈亿三必定要插手;方瀚海和严纪鹏的性子我清楚,也不会袖手旁观;其他世家或多或少都会尽力。哼,这一次,好叫他们知道:商家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若我等世家连起手来,跺跺脚,这江南的地也要摇三摇!”

????韩太太道:“我是担心叔伯们。”

????韩老爷道:“那就不要告诉他们。我长房才是掌家人!”

????又微笑道:“你不用担心,儿子不会乱来的。你信不信?我猜沈亿三他们几个老的未必会动这么大手笔。初生牛犊不怕虎。只有希夷和方初这样的少年才会有如此豪情和胆识。可惜方小子被赶出家去了,希夷独木难支,咱们自然要支撑他。说不定啊,收回来的比放出去的还要多。要知道。乱中才能取胜!”

????韩太太微笑道:“老爷都这样说了,我还能不信。”

????韩老爷便道:“扶我起来。”

????韩太太上前,轻柔地扶他下床。

????待他站稳后,便走了出去。

????须臾,听见里面咳嗽,方又走进来。

????韩老爷交给她一串钥匙。让她和韩总管去密室搬金子。

????※

????绿湾村,得知清哑被关的缘故后,吴氏心惊肉跳。

????可是她连躺倒悲痛的机会都没有,郭三婶连夜哭上门来,呼天抢地,找她要盼弟。

????她在外听人说,盼弟因为卖了清哑的底细,所以被灭口了,她就疯了,闹着吴氏质问,盼弟哪句话说错了?

????阮氏分娩在即,还要强撑着身子出来劝解。

????吴氏狠狠拍桌骂道:“没脑子的东西!人家要害咱们郭家,这你都看不出来?清哑关在牢里,盼弟不见了,你还添乱?”

????阮氏也竭力劝解。

????是夜,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老天爷仿佛发怒了,将雨水往下倒。

????景江水暴涨,两岸百姓不敢入睡,险要处的百姓早就避往安全地带,人人都做好了逃难准备。

????一声雷鸣般的轰响,江堤破了,江水咆哮冲出。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江岸边的芦苇荡子,一个半撑油纸伞的女子仓皇奔走在芦苇丛中。她深一脚浅一脚,几次跌倒又爬起,却佝偻着腰,护着胸前一个大包裹。

????好容易出了芦苇从,前面就是绿湾村了。

????忽然,她看见一艘乌篷船拴在江边。

????她大喜,急忙捱了过去,上了船。

????又过了半个时辰,“哗啦”一声水响,郭大有从江水中钻出。

????他抹一把脸上水珠,忽然疑惑地竖起耳朵。

????前方拴着他的乌篷船,隐隐有婴儿啼哭声传出。

????这是怎么回事?

????他悄悄地潜伏过去,探头朝船舱中张望。

????船舱中的确有人,却看不清楚。

????又一道闪电划过,一张苍白的面容现在他眼前。

????又是曾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