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39章 郭义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你怎么在这里?你……生了?”

????郭大有震惊地看着奄奄一息的曾氏,还有她身边的初生婴儿。

????“我……被人追杀。”曾氏微声道。

????“什么人追杀你?”郭大有追问。

????“他们……要我手中的东西。”曾氏眼珠转向一旁的包袱。

????“那是什么?”郭大有并没有去搜查包袱。

????“账册。贪污挪用的账册。我……男人……留后手……交给我……我被他们追杀……我到绿湾村……找你,这个……给你……是……你自己看……”她仿佛说得很吃力,所以干脆让他自己看。

????郭大有这才慎重起来,拿过那包袱。

????“孩子,孩子……”曾氏叫。

????“我先带你回去。”郭大有果断放下包袱。

????他看出曾氏撑不住了,必须马上诊治。

????“不!”曾氏急叫,“你……求你……帮我……照顾孩子,我……撑不下去了……求你……求你……”

????她产后奔逃,早就撑不住了。

????郭大有沉默,但很快就点头道:“好!”

????曾氏含泪看着他,笑了。

????灯火照耀下,她脸上忽然焕发出光彩,轻声道:“那年,媒人……去提亲,我是……愿意的,是我爹……不答应。如果……”

????如果她嫁给了郭大有,她还会死吗?

????郭大有:“……”

????他娶了阮氏,生活很好。可是曾氏,碰见几次,便看出她生活很不好。今天,又要死在他面前,他实不知如何安慰她,只觉难受。

????一刻钟后,江堤上来了几个人。

????他们是顺着曾氏凌乱的足迹追过来的。

????追到江边,忽见曾氏从草丛中踉跄钻出,跳进了江中。

????那几人急忙要去拽。哪里还拽得回来!

????“怎么办?”一人道。

????“被水冲得干干净净,也好。”另一人道。

????“东西呢?万一她交给别人了呢?”先前的不放心。

????“这大晚上,又是风又是雨,谁来这?”后面的劝。

????先前的心细。又在草丛中搜索了一番,无异样,才带人离去。

????岔往郭家的水道上,郭大有摇着船,已接近家门。

????到郭家的若耶溪畔。他将船停妥了,从船舱里抱出个大包裹,撑了把伞,往自己院中行去。还没到后院,就听见屋里阮氏的叫喊。

????阮氏要生了!

????他加快脚步,冲了过去。

????半夜时分,阮氏生了一对龙凤双胞胎。

????新生儿的降临,让吴氏脸上添了几分喜色。

????在二房东厢的静室内,郭大全看着桌上的账册,激动道:“瞧。连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这是上天派来帮咱小妹的。他晓得咱小妹是好人,不是妖孽。”

????郭大有用力点头,嗓子有些热。

????刚添了儿子,又得了这样东西,他没法不高兴。

????郭大全问道:“娃儿还好?没人发现吧?”

????郭大有道:“没有。就娘和媳妇知道。”

????郭大全点头道:“人家豁出命也要把这东西送给咱们,咱们可不能没良心。大有,往后你要把这娃当亲生的待。”

????郭大有道:“我晓得。”

????郭大全又问:“名字想好了?”

????郭大有道:“想好了。男娃叫郭孝,闺女叫郭义。”

????郭大全念了两遍,道:“郭义好。这情义不能忘。回头我去府城打听一下,她爹怎么样了。可怜。她娘的尸体也不知冲哪去了。”

????郭大有不说话。

????想起那个挣扎在大雨中的女子,他心情有些沉。

????※

????这夜,霞照县霞水堤坝破!

????次日,景泰府的另一条江——泰江堤坝破!

????短短几日。两湖四个府、十几个县遭受水灾。

????灾民四处奔逃,哀鸿遍野!

????这节骨眼上,忽然数十户人家出头,告夏织造贪污受贿、挪用锦商捐献的赈灾款、欺压商户至破产破家、与不法商贾勾结等血腥勾当,景泰知府衙门、湖州按察使司,甚至巡抚衙门。天天有人击鼓鸣冤。

????高巡抚收到各地下属官员呈文,立即招来杨按察使等人,当堂要拿下夏织造,令杨按察使严加审理。

????夏织造不服,告清哑妖孽手段发洪水,是报复。

????高巡抚冷冷道:“为何不说是‘冤枉无辜,倒行逆施,以至天怒人怨?’这么多人上告,难道都冤枉了夏织造?便是大人喊冤,也要去公堂上喊,经过按察使司审理后,才能还大人清白。”

????夏织造道:“等钦差到此,下官自会辩驳。”

????杨大人急忙打圆场,对高巡抚道:“非是下官不奉大人命令,只是眼下湖州各地均受水灾,百姓流离失所,正要全力筹款赈灾。夏大人身为织造衙门长官,历年都是由他出面召集锦商们捐款。若此时夏大人被收押,将由何人出面?商场岂不更混乱了?还是先让夏大人筹集赈灾款为上,其他事等钦差来了再说。大人看如何?”

????高巡抚道:“筹款一事本官自会安排。”

????杨大人道:“大人不辞辛劳,忠心可鉴。但郭织女是大人推荐的,大人该避嫌疑。横竖朝廷钦差就要到了,何不再等两日?此案牵涉妖孽,以下官能力,实难断明白。还望大人海涵!”

????夏织造也道:“下官还能逃走不成?”

????高巡抚怒视杨大人,忽然笑道:“好!”

????然后对夏织造道:“就请大人全力筹款赈灾。”

????夏织造躬身领命而去。

????出了巡抚府,他擦了一把也不知是冷汗还是热汗。

????杨大人为他争取到缓和的时间,他要好好利用。他早就料到对手会不惜一切代价拉他下马,却没想到来势如此凶猛。

????他要好生安排了。

????他急赶回霞照,邀请锦商们去织造府商议筹款赈灾。

????这既是官府的命令,也是锦商们的责任。

????于公义而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锦商们该尽这份心;于私利而言,他们的利益和这一方百姓紧密相关,百姓遭难,他们便不能坐视不理。

????然这一次,锦商们却应声寥寥,便去的,也多是管事。

????织锦世家中,只有卫昭、曾大少爷和刘大少爷去了,谢家谢明理也去了,二流锦商以周记为首,到了几个。

????******

????朋友们,都忙过年么? 别吃太多太好啊!今年收礼只收月票!!(*^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