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60章 天才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王大人看时,都是方家以化名在河间府赈灾的各项开支账目,一笔笔列支十分清楚,且有证明人,这其中也包含了谢家的捐助。

????方初道:“这些账册河间府都有存底。大人可派人前去核对。”

????王大人问:“你为何要多造一份账册?”

????方初注视他,道:“大人明察秋毫,有什么不明白的。”

????王大人当然明白,不由沉默了。

????方初早就知道夏织造和他弟弟贪墨,然他只是一介商贾,能做的也只能这样了,多造一份账册,就是为了防止今日。

????韩希夷已经明白他误会方初了,心下暗愧。

????他也请求上堂作证。

????王大人命传他进来,他道:“大人,小民认为方兄所言有理。大人今日若定谢家罪,难以令我等心服。试问今后再有灾情,谁敢捐银?”

????接着,严纪鹏、沈家、高家、曾家都出面陈情。

????沈寒秋道:“虽然小民很看不上谢家,但是,小民以为大人要三思,万不可把赈灾做成贿赂,那将寒了众商家的心。”

????只有郭家人和方瀚海没有出声。

????方初心下一动,一团疑云升起。

????最终,谢家被判无罪,谢吟月当堂释放。

????她失魂落魄地看着方初。

????她竟不知道:为了她,为了谢家,当年他竟然做到如此地步,不但方家参与河间府赈灾,还多造账册,留了后路,思虑不可谓不周全、细致;他甚至没有透露姓名,没有把这人情卖给夏织造。纯粹为了赈灾救济百姓,或者说,纯粹为了帮助她。

????她喉头*辣的,双眼涨涨的。

????蓦然间她又想起:当年也是在这锦绣堂,他为了她,当着天下锦商的面向郭清哑致歉赔罪,求她给谢家一个机会。

????他这样骄傲又桀骜的一个人。为她做到这样地步!

????可是她身为他的未婚妻。为他做了什么?

????她对郭家不依不饶为他带来了无数烦恼:方家得了郭家的织锦技术,他夹在谢家和郭家中间,左右为难。代谢家受过,甚至被人指责“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无信无义”,就因为他是她的未婚夫!

????头一次,谢吟月心生一股悔恨。

????但这悔恨好像流星。划过她的脑海。

????很快,一闪而逝。没留下一点痕迹。

????她看着他,心中品度他:依然是那么沉稳,神情依然透着桀骜,便是断手出族。也没有令他丧失半分气度,面对钦差应对从容。

????可是,他今日来此却并不是为了她。

????他只是为了澄清他自己而已!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她一眼。

????她甚至怀疑,过去向他道谢。他会不会理睬她。

????她双脚有千金重,半寸也挪不动。

????越觉得他可贵,心下越对他不舍,她也越加仇恨郭清哑:若不是郭清哑,自己和方初不会离心离德;哪怕穷尽一生精力,她也要将郭清哑踩入泥泞,否则一生都将无法释怀!

????此案判定后,韩希夷想要过去向方初致歉。

????然方初下堂来,目不斜视,刻意往角落里走去,并站定。

????韩希夷止住脚步,知道此事恐怕一时难以转圜。

????堂上,王大人又宣布开始审理郭织女老师一案。

????这次,高巡抚和杨按察使都在座,等同会审。

????堂下,一众锦商都屏息,拭目以待。

????这气氛,比刚才审问谢吟月和方初紧张多了。

????韩希夷再无暇顾及方初,只顾堂上了。

????一声令下,衙役传入李居士李青霭。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面貌与韩太太有三分相似,只没有韩太太的妩媚,她比较端庄,曾经的风华随着岁月凝练成从容的气度。

????拜见后,王大人首先问:“你就是李青霭?”

????李居士回道:“民女正是。”

????王大人又问:“你曾教过郭织女?”

????李居士回道:“教过些时日。”

????王大人命传郭守业上堂,问他:“你可认得这位居士?”

????郭守业摇头道:“回大人,小人不认得她。”

????态度很诚恳,并不串通撒谎。

????王大人再问李居士:“为何连郭家人都不认得你?”

????李居士回道:“民女是晚上教那孩子的,在船上。”

????王大人又命传李红枣等绿湾村人上堂,一一辨认。

????众人都说不曾见过李居士。

????李居士坚持说,她是在晚上划船接了郭织女,带她去江上教授学问的,天明送回。

????听到这,吴氏心里发憷。

????因为,清哑小时候跟她睡!

????别说一晚上不回来,便是晚上动一下,做娘的也要起来查看,可是踢了被子,可是被蚊子咬了,可是做噩梦了,等等。

????她心中念念有词:“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我睡觉死,睡觉死!”

????就听杨大人喝道:“一派胡言!据你在供词上称,先后教过郭织女几次,每次不过两月时光,如何能令她有如今才学?”

????李居士抬头,目光炯炯地看着他回道:“大人难道不知这世上有种人叫‘天才’?若非如此,民女又怎会有兴趣教她!”

????杨大人冷笑道:“天才?你还不如说她无师自通呢。”

????李居士认真道:“大人,项橐七岁能为圣人师;甘罗十二封上卿;蔡文姬六岁能辩弦音,那时她从未学过琴,是无师自通的典范;还有聪慧过人的曹冲、七岁能诗的骆宾王……请问大人,这些人都是妖孽吗?和他们比,我这弟子十四岁方才崭露头角,且她的才学也不惊人,她的才华更多的表现在纺织上,这对于一个日日以纺纱织布织锦为生计的乡下女孩来说,很奇怪吗?”

????杨大人无言以对,情急之下道:“这……这怎么能比!”

????李居士追问道:“如何不能相比?”

????王大人问道:“你的意思,郭织女乃天才?”

????李居士坚定道:“她就是天才!对音律、对绘画领悟力奇高。然民女自有无奈,不能尽心尽力教导她,她便只能以纺织为本分。”

????王大人微微点头,又问:“你既教过她,想必能记得她的长相。请当堂绘制出郭织女不同年纪画像来,本官自会找人确认。”

????于是摆桌案、纸笔颜料,请李居士绘图。

????李居士欣然从命,走到桌前。

????郭守业父子、韩希夷等人都紧张极了。

????********

????早上好朋友们,都上班了吧?骨头是不是都玩散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