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64章 真相(第三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曾少爷见他这样,因要在谢吟月面前表现,证实自己才是最在乎她的那个人,便揶揄道:“韩兄何必如丧考妣!看你这模样,倘若郭织女有天被架在火上,韩兄只怕要跟着她去了。”

????一面微不可查地扫了谢吟月一眼。

????谢吟月正为了方初心情不好,闻言眼神更淡。

????韩希夷没理曾少爷,对郭大全道:“郭兄,咱们经商一靠的是信誉,二靠的是实力,三还要靠眼睛。没有一双好眼睛,小心把豺狼当朋友,吃亏一次就可能万劫不复。要小心哪!”

????郭大全知他讽刺曾少爷,感慨道:“可不是。我这次才算知道什么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是一辈子的教训!”

????曾少爷冷笑道:“我也得了一辈子的教训:人若是只顾眼前利益,被妖魔鬼怪迷惑,将付出惨痛代价,那时后悔就晚了。”

????韩希夷和郭大全气得差点要回头跟他理论,被沈寒秋拉住了。

????沈寒秋对二人使了个眼色,道:“走!”

????他们还要碰头商议呢,跟这种人不必纠缠。

????※

????方初出了锦绣堂,没有回小石桥,而是去了方家。

????门房看见他,惊喜交集,急忙报给严氏。

????严氏亲自迎了出来,拉着他手连声问:“你怎么来了?出了什么事?郭姑娘那件事你别急,你爹也在想办法……”

????方初忙道:“没事。娘,我找爹说点事。”

????严氏道:“你爹去锦绣堂了。”

????方初道:“我知道。我才从那回来。”

????严氏忙问:“你才从那回来?谢家的事怎么样了?”

????说着,母子两个手拉手走进屋。

????严氏也不让他坐别处,就在身边坐下;又一叠声叫人泡茶上果子,吩咐厨房准备大少爷爱吃的菜;又叫请林姑妈、纹姑娘和表姑娘来。满屋子丫鬟仆妇进进出出、奔走忙碌。

????方初任母亲张罗,只含笑看着。

????等消停了,才将谢家的案子简单说了。

????严氏感叹一番,又不满谢吟月攀扯儿子。

????方初急忙转开话题,对一丫鬟道:“你去前面打声招呼,等老爷回来就告诉我。我有事和老爷说。”

????丫鬟答应着匆匆去了。

????严氏问:“什么事这样急?”

????方初道:“也没什么事。”

????接着,又将李居士过堂的情形说给她听。

????严氏叹道:“这李居士肯定是韩少爷找来的。”

????一时。林姑妈、方纹、林亦真、林亦明都来了。屋里更热闹了。

????方瀚海直到下午才回来。

????他去了严家,和严纪鹏碰头。

????回来,便发现方初在外书房等他。

????见面后。方初恭恭敬敬给他磕了三个头,才起身。

????方瀚海绷着脸道:“坐下说话。有什么事?”

????一面在大圈椅内坐下,疲惫地靠着,合目养神。

????方初没有坐。就站在父亲面前,问道:“是不是父亲?”

????没头没脑一句话。无缘无故。

????方瀚海却沉默了。

????好一会,才点头道:“不错,是我!”

????方初激动道:“父亲为何要这样做?”

????一句话把方瀚海问火了,睁开眼喝道:“你还问我?我还要问你呢:既知道她如此歹毒。我宁可你也一样歹毒,把她的手给剁了,也好过剁了自己的手来气我!”

????方初道:“可是父亲。那件事是我出的主意。”

????方瀚海道:“那又怎样!你以为谢家与夏家勾结只有这一桩?谢家不是不肯善罢甘休吗?很好,我们就放手一搏!”

????方初道:“可是父亲……”

????方瀚海忍无可忍。一拍桌子怒喝道:“别‘可是’了!你既已退亲,就该知道,方家和谢家早已是仇敌。你岂可存妇人之仁!”

????方初坚定道:“儿子是不会像她一样的。”

????方瀚海冷笑道:“那她会放过你吗?”

????当然不会!

????方初沉默。

????方瀚海道:“这个女子心性如此歹毒。与其说她是在对付郭清哑,准确地说是在对付你、打击你、折磨你!她一直在折磨你!你不会以为她对你有情吧?但凡她对你有一丝爱恋,也不会让你左右为难,陷你于不义,更不会做出那些阴私勾当!”

????方初道:“她已经受到惩罚了。”

????谢家一再败落,她弄丢了未婚夫,就是惩罚。

????方瀚海道:“她停手了吗?她会停手吗?

????“要停手早八百年就停了。如今她也不甘心停下来了。若停下来,就是认输。她的性子,是不会认输的!

????“你能放下郭清哑吗?

????“不管你放不放得下她,谢吟月都不会放过她的。

????“你要是娶了她,谢吟月更不会让你们过安稳日子。

????“如果不能,你要怎么保护你的妻子?”

????问到最后,他站了起来,两手撑住桌面,对着儿子的脸咆哮。

????方初坚定道:“不管怎样,我都不会任由她伤害郭姑娘。”

????方瀚海道:“然后她不断发招,你疲于应对?你难道没听说过,‘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这句话?你若是报这样心思,就等着郭清哑被烧死,望着大火哭去吧!”

????方初道:“父亲,谢家与郭家的恩怨,就是因为谢家心心念念,觉得郭家壮大后一定不会放过谢家,他们要先下手为强才造成的。父亲当初还劝谢伯父,说‘朝廷量刑也要据实,若有人尚未作奸犯科只凭他有歹心便要将他明正典刑,如何服人?’父亲今日行径与谢家有何区别?”

????方瀚海道:“怎么没区别?谢家一直在害郭清哑!”

????方初道:“这案子钦差尚且不能审定,父亲就能断定?”

????方瀚海指着他鼻子道:“你敢说你心里不知道谁干的?”

????方初道:“我知道。”

????可是,郭清哑确实来历可疑。

????他要化解她这一劫难,报复是没用的。

????方瀚海不可思议道:“你知道还能忍住?”

????方初道:“父亲,儿子绝不能用这种方式对付谢家!”

????方瀚海道:“你倒是深情,为了这个女人,跑到河间府捐款赈灾;为了怕谢家受贪官牵连,费心预备赈灾账册,你对她可谓尽心尽力,她是怎么对你的?又为你做了什么?

????“一出事,她就怀疑你,把你拉扯进来。

????“她从来就没有信任过你。

????“她谋划了这场阴谋,对付的可不仅是郭家,方家、严家、沈家、韩家,都被拖下水。若想脱身,就必须掉头咬郭清哑一口。曾家那小子敢跳出来兴风作浪,不就是看准了这个机会吗?

????“你还以为这只是你和她之间的恩怨?

????“我为你感到不值!!”

????一想到自己精心策划的计谋,第一步就被儿子轻描淡写地化解了,证据还是几年前就准备好的,方瀚海就气得肝疼。

????********

????稍后有第四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