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74章 暗道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沉默了一会,才道:“方大哥且等等,我慢慢问她。”

????语气带着些服软的意思。

????方初看看他,又看向呆呆的夏流萤。

????夏流萤没有被威胁的愤怒,因为她再无凭仗。

????她喃喃道:“周庄都抄了,还问我干什么。”

????方初问:“什么意思?”

????夏流萤道:“我只知道周庄。”

????夏流星若不在周庄,她想不出他会去哪儿。

????方初逼近一步,问“当真?”

????夏流萤道:“我只知道周庄。你若不信,就把我交出去吧。”

????她仿佛失去了斗志。

????方初信了夏流萤。

????他不信也没法,他耽搁不起了。

????午后,他兄弟离开了。

????他们走后,夏流萤问鲍二少爷:“刚才,你为什么要护着我?”

????鲍二少爷道:“你是我的人,除了我,别人休想带走你!”

????夏流萤看着他,没有发怒。

????鲍二少爷忽觉有些不自在,问:“你还不肯说?”

????夏流萤道:“我真的不知道。”

????鲍二少爷道:“我今日才明白:论无耻心狠,你们女人比我们男人狠多了。谢吟月是这样,你也是这样。郭姑娘到底哪儿惹了你们,索性要了她的命也罢了,一定陷她于万劫不复之地,就不怕遭报应?”

????夏流萤道:“我说了,我不——知——道!”

????一面眼中滚下泪来,低声啜泣。

????她满心哀伤,觉得鲍二少爷说得对,父亲和哥哥惹下的祸,却让她在这受尽屈辱,往后还不知如何了局,她该怎么办?

????鲍二少爷见她哭了,闭上薄薄的嘴唇。

????下午,他令珍嫂一家随着他搬离了这个村庄,带着夏流萤去了景江对面的一处村庄。一面使人暗中查访夏流星消息。

????再说方初,命方则先回家,他独自带着人去寻线索。

????半路上,接到牛二子传信。

????他急速赶到周庄附近。已经是日暮时分,牛二子、黑风和清园的小豆子他们在一汪湖泊边的一间草庙等他。

????见面,方初急问:“可有郭姑娘消息?”

????牛二子忙示意他进庙去坐,一面细细告诉道:“没有。官兵把周庄都翻了个底朝天,也不见夏流星和郭姑娘的踪影。可是少爷——”方初听到这。骤然失落,牛二子推他一把,才醒悟问“还有什么发现?”牛二子道——“我发现有些不对……”

????方初急忙问:“哪里不对?”

????牛二子拉他走到草庙后门口,指着湖对岸道:“我仔细问小豆子他们两个——他们天天在这盯着周庄的——他们说,有几回晚上看见船从湖上走,亮着灯,后来也没见回来,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就怀疑了,我就带他们下水去查。大少爷猜怎么样?那对面山坡底下有条暗道。”

????方初心中一震,追问:“什么样的暗道?”

????牛二子道:“就是一条暗河。一直通向山那边。”

????方初激动地问:“然后呢?”

????牛二子道:“山那边背面有个庄园,还有几户人家。”

????方初问:“什么样的人家?”

????牛二子道:“这不是等大爷来吗,我还没去看。”

????方初立即道:“那我们现在就去。”

????黑风忙道:“让我们去吧。等探明白了,大少爷再过去。”

????他怕方初吃不了那苦头,从山下暗河游过去,可要不少工夫呢,山洞里黑咕隆咚的,谁知道会碰见什么。

????方初打量湖对面的山,虽不高,却陡峭。若想翻过去也不太难,但要带东西过去就不容易了,更不要说走马车。狡兔三窟,夏家若在山那边有一窟。只能从山下暗河中渡船运送物资过去。

????他坚决道:“我和你们一块去。”

????口气不容置疑。

????牛二子和黑风无法,只得随他。

????夜幕降临,方初主仆五六个下了湖,由牛二子领头,向着暗河入口游去。湖中满是菱藕和水草,十分不好游。然方初在清园常游水的,此时更如游鱼般在其中穿行,一心惦记山那边。

????清哑确实在山那边。

????三天前,她昏昏沉沉中和盼弟被掉包,被带出织造衙门,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才发现置身于一间精致的绣房中。

????她起床,走出屋去,才看清格局:这是三开间连两耳房,屋前就是小院。右边墙根下,有一片郁郁葱葱的葡萄架,葡萄藤下撑着竹编顶棚,形成一狭长的敞亭。敞亭下,夏流星正仰躺在竹制躺椅上看书,蜜蜂在他头上嗡嗡飞舞。左墙根有好几颗樱桃树,绿油油的枝叶间夹杂着晶莹剔透的红果子,煞是好看。

????这情景,安详而静谧,甚至美好。

????可是,清哑却觉得心惊。

????夏流星听见动静,忙站起来,对她笑道:“你醒了?”

????清哑问:“这是哪里?”

????夏流星向她走来,一面道:“这是我夏家乡下一处庄子。”

????清哑道:“你想干什么?”

????夏流星柔声道:“你得救了,不用被火烧死了。”

????他还记得她听见被火烧死时害怕的样子。

????清哑没有半点欢喜,追问:“盼弟呢?”

????夏流星道:“她?作为织女被烧死,那是她的荣耀。”

????清哑气得发抖,失去常态。

????夏流星伸手来拉她,道:“你昏睡了一日,一定饿了。来这边坐,我让她们送吃的来。”一面叫“李妈妈”,耳房里响起一声应答,走出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

????清哑甩开他的手,道:“你休想我屈服你。”

????若是一辈子被囚禁在这供他玩弄,她立即选择死。

????夏流星缩回手,看着她认真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逼你的。在这里,你可以随心活着,随心做自己喜欢的事,不用担心别人说你是妖孽。你以前不是爱跳那种舞、还唱那样狂放的歌吗?你尽管唱跳好了。不管你是哪儿来的幽魂,我都会如往常一样待你。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回心转意——”见清哑目中露出鄙夷神色,问道——“你不信?我会让你信的。我会找机会让你亲眼看见方初和韩希夷是如何抛弃你。那时你就会明白,谁才是真正爱你。”

????听到“爱”字,清哑浑身一阵恶寒,心想那你就等着吧。

????她又不是为方初、韩希夷而活的,她是为自己而活的!

????“这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夏明杰这个老畜生,生了个小畜生,伤天害理后继有人了。”

????一道揶揄的声音从右前方传来,夏流星和清哑齐往那边看去。

????********

????朋友们,猜一猜这人会是谁呢?猜中有奖。奖品加一更。(*^__^*) 明天我会努力加更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