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4章 争执(1)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江明辉气道:“娘说得好轻巧,娘怎不画去?”

????江大娘见他这样口气跟她说话,也生气了,道:“她会画了不起是不是?你要不教她,她就会画了?”

????江老爹沉默,对这点表示认同。

????江明辉总算明白家人是怎么想的了,顿时羞愧万分。

????“我教清哑?我总共才见过她几回?就见了,还要顾着说话,还要吃饭睡觉,没个整天跟她守在一起的道理,郭大伯和大娘也不许。我怎么教她?我自己都不会画,拿现成的画要描半天,一不小心就描走了样,我怎么教她?她教我还差不多!”

????他大声喊,口气满是不可思议。

????这话把江家一干人都震住了。

????这么说来,他们是靠着这个未过门的媳妇在发财了?

????江大娘尤其觉得忍无可忍。

????“就算这样,她帮你画还能亏了?又不是外人。这家好了,将来她嫁进来当奶奶享福,还不是她的福气。不然,她留着那画也不能变钱,何苦不帮你。”她声音有些尖利。

????“可是郭家觉得吃亏,跟你提什么了?”江老爹闷声问。

????“清哑帮我们画稿子,分些银子给她也应该的。”江老二憨憨地说。

????江老大也点头,认为弟弟说的有道理。

????“做梦!她就画了花儿出来,不会篾匠,也变不出钱!”

????江大娘愤怒了,她连输给亲家面子都不愿,更别提分银钱了。

????江明辉冲口道:“谁提分银子了?人家还没过门,该当帮江家做牛做马的?就算有那个心做牛做马,还怕外面闲言闲语呢,说郭家闺女嫁不出去,拼命倒贴江家。清哑不懂,郭大伯大娘还要脸呢。”

????说完,摔手就出屋去了。

????江大娘顿时呆滞——

????原来,问题出在这!

????感觉江老爹目光射向她,她心虚不已。

????江老爹再不问事,村里传的那些话也听说了。

????“这话谁说的?”他皱眉问江大娘。

????“这能怪我么?我管天管地,还能管得住人家嘴说什么?”

????本是一句寻常的问话,因江大娘心虚,就叫了起来。

????“我也没说怪你。咱们听见这话要解释几句才对,怎么能由着人瞎传呢?媳妇是江家的,媳妇没脸,江家也没脸!”江老爹道。

????“这我还不晓得。我当然解释了。”江大娘松了口气,跟着急忙转开话题,“不过几句闲话,为这个就不让清哑画了,郭家也太小气了。害了江家他们有什么好处?这样心疼闺女,怎不巴望江家好呢?可见都是假情假意,只要面子。也不想想,江家发了,他闺女才有好日子过。”

????她唠唠叨叨说着,越说越觉得有理,是郭家太不大气了。

????“行了!人家闺女还没嫁过来呢,又不欠你的。”

????江老爹没好气地冲了她一句。

????江大娘悻悻闭嘴,因想到“出嫁”二字,心思却转开了。

????江明辉在家只住了一天,与爹和两个哥哥商议后,决定从本家亲戚里找那篾匠手艺好的来帮工;又商定把江老二也弄去霞照县,方便根据客人要求就地制作,江明辉有事出去的时候,铺子里也有个拿主意的人。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第二天三兄弟押了一船货上路。

????过了两天,江老大独自驾着空船回来了。

????据他说,铺子生意好得不得了,“就是没货,要是有货,多少都不愁卖。越新鲜的花样越好卖。像爹做的那屏风,一千两银子一套,当时就有人定了两套。”

????江老爹听了红光满面,连催大家快赶工。

????江大娘却心如猫抓。

????她是想到了清哑的图稿。

????没有清哑的图稿,怎么赚大钱?

????想到这她就恨得咬牙:明明会画却不画,放在肚子里长芽呢!

????或者画了也不送给江家,等着江家上门去求,然后郭家好趁机提条件?

????她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当晚和江老爹商议。

????“我看郭家不安好心,不然就为了两句闲话跟我们置气?”她道。

????“过几天我们去一趟绿湾村,给亲家陪个小情。”江老爹叹气道。

????“那不成!我怕他们顺杆子就爬上来了。依我看,咱们也不提画的事,咱们就去郭家商量婚事。清哑今年不是十五了么,年底就接回来。今年赚了钱,人逢喜事精神爽,正好喜上加喜。新媳妇进门,过年那才热闹呢。”

????只要郭清哑成了江家媳妇,那还不任江家搓圆搓扁。

????就她那话都说不全的斯文性子,谅也不敢违逆公婆。

????江老爹听了这话,觉得有道理,沉吟起来。

????最后他决定试试。不管成不成的,都在这两年。明辉已经十八了,今年不娶明年是一定要娶回来的,去一趟商量也好。

????于是,说去就去,趁着还没春耕,还能抽得出空来,老两口将家里事情安排了一番,隔天就去了绿湾村。同去的,还有两个媒人——江二婶和蔡大娘。

????二月天气,水乡春光明媚、草长莺飞,绿湾村更是柳垂金线、桃铺锦云,看着心情就好,正是走亲戚的好时候。

????一行人到了郭家,郭守业看着突如其来的客人,急忙客客气气招呼,吴氏也吩咐儿媳赶紧整治酒饭,招待亲家。

????寒暄过后,大家在堂间分宾主坐了。

????江老爹想着“抬头嫁女,低头娶媳”,郭家又因为那些流言不痛快,主动开口道:“早该来看亲家的,正月里忙着打发他们去城里,偷不出空来。好容易事情顺畅了,这才得来。这回来,有件事要跟亲家赔不是:年前清哑帮明辉做的好时兴衣裳,又送了那些精致吃的东西,好好的一件事,是我们两亲家和气,叫村里那些婆娘说得不成样,说郭家倒贴着把闺女送江家。我听了气得骂,叫老婆子在人前说了几回,才好些。说起来,江家能说到清哑这样的媳妇,那才是福气呢!这不,明辉都比以前出息好多,铺子一开张,生意好得不得了。”

????他这也算低声下气了,也隐晦地承认了郭清哑的功劳。

????郭守业面上就露出笑容来,笑道:“说这些干什么。总是那些人没事干,见不得人好,鸡蛋里挑骨头,找也要找出点子事来踩你两下,叫你不痛快。亲家随她们说去。管天管地,你还能管住人的嘴?”

????江老爹连连点头,说就是这么个道理。

????正一团和气的时候,江大娘开口了。

????老头子低声下气,她总要挽回些面子,不然叫郭家看轻了。

????她笑对吴氏道:“咱们两亲家只要好,不管人家怎么挑。她们这是眼红郭家,退了亲的闺女,还能找到明辉这样的好女婿,气不过。越是这样,亲家越要把心放宽,气死她们!好在明辉还算争气,做了点样子出来,不枉亲家待他跟亲儿子一样。哦,亲家听明辉说了吧?才半个月就挣了两千多两,这多好的生意!说出去亲家你也有脸面。将来清哑进了门,什么也不用做,专门享福。她两个嫂子就没她这么好的福气了,才嫁进来的时候,很是吃了些苦。”

????她越说越兴奋,把椅子往吴氏身边挪了挪,靠近些,拉住吴氏的手不住拍,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

????她说的时候,江二婶也在一旁不住托,说毛竹坞如今谁不羡慕江家,好些人家没能跟江家结成亲,都后悔得不得了。

????蔡大娘也赔笑,因为这些都是实情,她也觉得清哑有福。

????吴氏脸上笑容更加浓,仿佛真的很高兴。

????江明辉好她确实喜欢,说出去也有脸面。

????然江大娘话里话外都是清哑有福气,沾了明辉的光,却把清哑帮明辉的事半个字不提——不提也就算了,郭家本来也不想对外传扬,因为涉及清哑碰见神仙的秘密,但她就是看不惯江大娘得了便宜卖乖的嘴脸,这是把郭家上下都当傻子呢!

????她便笑道:“我清哑是有福。我常常的在外边夸明辉,说这个女婿打着灯笼也难找——”江大娘听了得意不已,然吴氏下面的话却如同一瓢冷水浇在她心上——“我就告诉清哑,要惜福。前天我还说她呢,我说,‘女娃儿,烧啊洗的,织锦做针线那些,都是正经活计,写啊画的就别干了。那是咱们这样人家闺女能做的事吗?再说了,你婆婆上回来还说呢,男主外女主内,你把家里的活计做好就成了,他生意上的事你不许插手。那是闹着玩的吗?银钱生意大事,媳妇怎么能插手呢!明辉那么能干,还能靠着媳妇做生意?叫人听了怎么想?你再不许画那些没用的东西了。你嫁过去了,两个嫂嫂怎么做,你也怎么做,凡事别强出头。’我说了这些,她都听进去了,从此不画了。”

????从此不画了?

????江大娘脑子发懵,茫然地看着吴氏。

????等回过神来,便气得浑身发抖,偏还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吴氏说银钱生意大事,媳妇不能插手,这正合她心意;江明辉也不是靠媳妇做生意的人,也合她心意;男主外女主内更合她心意,唯一不合她心意的是“再不许画那没用的东西了”这句话。

????若她说清哑画的有用,就等于承认江明辉靠媳妇了。

????若说清哑画的没用,那今日他们所为何来?

????说是商量婚事,还不是为了早些把清哑娶回家好画画儿么。

????这死婆娘教闺女别画了,分明跟江家过不去!

????*

????谢谢大家打赏评价和推荐。周末歇两天,下周再加更,大家别忘了支持原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