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79章 宣泄(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韩希夷道:“姑娘何苦为堵一口气搭上自己的终身呢?姑娘看看严姑娘,如今谁能比得上她?”

????提到严未央,高云溪泄气了。

????她怔怔坐了会,忽然站起身,一言不发冲出雅间,冲出茶楼,翻身上马,催马而去。

????她不是回高家,而是去了韩家。

????韩家厅堂,韩老爷韩太太正和她爹娘商议两家亲事呢。

????高云溪一头撞了进去,看着笑容满面的爹娘、孱弱的韩老爷和温柔的韩太太,冲向嘴边的话急刹住。

????到底要不要拒亲呢?

????错过这一次,她再也没有机会了。

????高老爷见女儿莽撞的模样,很是丢脸,呵斥道:“溪儿,你做什么风风火火的?没一点样子!还不给韩伯父韩伯母见礼!越大越不懂规矩了!”

????韩太太忙笑道:“高姑娘从哪来?过来……”

????高云溪脱口道:“我不答应!”

????四位长辈都愣住,都看着她。

????高太太警觉不好,忙道:“你胡说什么!还不过来呢。”

????高云溪已经开了头,索性喊道:“我不答应这门亲事!”

????高老爷大怒,喝道:“真不知羞!这里哪有你女儿家说话的地方!你整天说要学严姑娘,你这样子哪赶得上人家一星半点。还不快退下!”又转向韩老爷赔笑赔罪。

????高太太也对身边婆子使了个眼色,命她去拉姑娘过来。

????高云溪被“严未央”三个字给刺激了,一股怨气从胸中升腾而起,因此跺脚、挥舞着双臂喊道:“我就不答应!难道这世上除了他韩希夷,就没有别的好男儿了?呸!就冲他之前对郭姑娘跟前跟后。现在郭姑娘有难了,韩家转头就上高家提亲,我就瞧不上。我嫁谁也不嫁他韩希夷!!!”

????说完,转身跑出厅堂。

????韩老爷面色灰败,韩太太面色煞白。

????高老爷高太太则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他们的女儿说出来的——她之前多痴恋韩希夷啊!

????高云溪冲出韩家,纵马往城外疾驰。

????几个丫头跟在她身后喊。也喊不住。

????她一口气奔出城外。把丫鬟不知甩到哪个旮旯去了。但是,另有一匹大黑马紧紧跟着她,更在一处小树林边赶超到她前面。挡住了她。

????高云溪一看,原来是方则,正板脸看着她。

????她怒视他道:“你来干什么?看我笑话吗?”

????方则不答反问:“你拒绝韩家提亲了?”

????他亲眼看见她和韩希夷在茶楼会面,然后又跟着她跑到韩家。又眼看着她哭着冲出韩家,做了些什么不用猜也想得到。

????高云溪一抬下巴。倔强道:“拒了!关你什么事?”

????方则气道:“你还嘴硬!要真无所谓,那你哭什么?我送你那好的人参,好容易才等来这个机会,你自己放弃了。还好意思哭!”

????高云溪拿马鞭子指着他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好心:你想撮合我嫁给韩少爷,你大哥跟郭姑娘就有机会了。”

????方则道:“是又怎样!至少我们一直在努力。不像你,机会来了也不知道抓住。没出息的女人。怪不得韩大哥不喜欢你!”

????高云溪气得喊道:“我没出息?人家不愿娶我,我还能死皮赖脸地沾着他?这就是你所谓的出息?”

????方则道:“眼下他不愿。等成了亲,你有一辈子的工夫让他看到你的好,就是块石头都能捂化了。你不努力就放弃,就是没出息!”

????高云溪再忍不住,喊“要你管!”一面挥鞭向他抽去。

????方则一歪上身躲开,也喊道:“你敢拿我撒气!”

????他少年气盛,哪肯让她,也挥起马鞭抽去。

????两人从马上滚下来,扭到一处。

????别看高云溪是女孩,撒泼起来不比方则身手差;再说,方则也顾忌她是女孩子,不敢下狠手,于是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

????只是,方则力气悠长,高云溪不能持久,终于被他翻身骑在身下,死死摁在草地上不能动弹。

????高云溪挣扎不起,放弃抵抗,大哭起来。

????方则见她大咧咧的惯了,这会子忽然哭起来,懵了。

????呆了一会,发现自己以很不雅的姿势把人家压在身下,慌忙松开手,滚到一旁,犹转头看着大哭的少女,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把她弄哭了”。

????高云溪坐起来,仍然嚎哭不止,一边哭一边悲愤地数落道:“他说,他就算被逼娶了我,也不会真心待我……我能怎么办?我没出息,他不喜欢我,我怎么办?我就是不如人,我有什么法子!……”

????方则张张嘴,想劝,又不知该怎么劝。

????最后见她哭得实在可怜,不忍心,掏出帕子递给她,小声道:“其实你很好的。不是有许多人上高家求亲吗?这姻缘是要讲缘分的,你大概和韩大哥不投缘,不是你不好。你很好的!”

????高云溪劈手揪住他衣领,喊道:“你骗我!你刚才还笑话我。”

????方则狼狈地掰她手,道:“我……我那不是气话吗!”

????高云溪哭道:“我就是不好!就是不好……”

????她反正丢人也丢了,丝毫不顾忌举止形象,再者心里又恨方则刚才欺负笑话他,要成心作践他,便扑到他胸前哭,把鼻涕眼泪一齐抹在他那件白色绣团花的素绸衣上,又不住捶打他。

????方则慌了,不得不抱住她,拿出哄妹妹的耐心和爱心,百般安慰、劝说,一边拍她后背,夸她“长得美、人也爽利,又有志气,是难得的好女儿”,韩希夷不肯娶她,是他“没福气,一辈子的损失”云云,直说得口干舌燥,还要和高云溪比嗓门,否则声音小了压不住她的哭声,劝了也白费口水。

????高云溪哭得昏天黑地,忘了初衷,尽情倾泻委屈。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则感觉怀里的人没了动静,低头一看,居然睡着了,睡梦中还伤心地抽噎呢。

????他暗自后悔之前不该把话说重了,伤了她的自尊心。

????傍晚时分,高云溪醒来,发现自己被方则抱在怀里,忙一把推开他。记起前事,两人都有些尴尬,神情讪讪的。

????方则先开口,试探问:“高姑娘,你……好些了?”

????高云溪不理他,自顾整理头发、衣裳。

????********

????今天努力四更,我勤快吧?(*^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