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83章 谁更狠?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韩希夷心中难受极了,却不肯在他面前认输。因为看见方初,他便想起父亲对自己的评价“和他比,你决心不够”,他便无法容忍。

????因淡淡讥讽道:“这不正是你期盼的吗!”

????方初愤怒道:“不是!”

????又道:“我想这不是你自己的决定。你应该会退亲吧?”

????韩希夷道:“你希望我退亲吗?”

????方初斩截道:“我希望不希望不重要。你必须退亲!”

????韩希夷道:“你就这么恨她?这么希望我再给她致命一击?”

????他口里的“她”是指谢吟月。

????方初道:“你正在给郭姑娘致命一击!”

????韩希夷心中一痛,再说不出话来。

????方初问道:“你不忍心退?”

????韩希夷道:“我不如你狠!”

????他当然想退亲,却下不去手违逆父亲,伤害谢吟月。

????方初冷笑道:“不,你比我更狠!你敢说你不忍心退亲是善良?简直自欺欺人!你正在残忍地伤害郭姑娘。你就像当初江明辉一样,因为不忍和软弱,把伤害留给心爱的人。”

????韩希夷也冷笑道:“你不狠?你退亲就没有伤害人?”

????方初铿然道:“至少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不管外人怎么看,我自己都觉得问心无愧,能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你呢?你觉得你自己问心无愧?能对得起你的良心?你可以不娶郭姑娘,却不该在她最艰难的时候退缩,这与那些嘲笑她的人有什么两样?这是落井下石!你更不可以与谢吟月定亲,这是对郭姑娘的羞辱!早知如此,你为什么不在我退亲后就上谢家提亲?为什么要去招惹郭姑娘?”

????他说了与郭大全一样的话。

????韩希夷心里并不想辜负清哑。更不想与谢吟月定亲,他本就在为这个问题烦恼难受,面对方初咄咄逼问,他更火大。因也质问道:“那你呢?既要退亲,当初为什么要去招惹谢大姑娘?”

????方初大怒道:“我说不能比!对谢吟月,我问心无愧!你若一定要把她们的情形相提并论,那也随你。韩希夷。希望你永远不要后悔!!”

????说完。愤然越过他,大步而去。

????圆儿和小秀也对视一眼,擦身而过。

????“希望你永远不要后悔!!”

????韩希夷呆呆地站着。脑中不断回荡这句话。

????他胡乱想道:“指责我?你也会跟我一样。即便已经被出族,你也会遇到来自方氏一族的阻挠,阻挠你和郭姑娘在一起。”

????方初会像他一样被阻挠住吗?

????他希望方初被阻挠住,这样。他们就成了难兄难弟了,他也不孤不独了。甚至和方初同病相怜了。

????可是他不用猜测,便觉得方初不会被阻挠,不仅因为方初的性情,还因为他已经被出族了。无人可以约束他。

????他便羡慕起昔日好友来,羡慕他没有牵绊。

????如今,他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谢吟月身上。希望她像高云溪一样,主动出面退亲。这样一来,他便在伤害最小的情形下解决了此事。

????“等我退了亲,你才知道是你错了。太过决绝,伤人伤己,非人子所为,更非仁义手段。”他在心底对方初道。

????揣着这样的想法,他往谢家别院走去。

????走一阵才想起,刚刚之前他才派人找过谢吟月,她让他等待。

????他便叹气,觉得这时光忒难捱,明明才一个多时辰,他却觉得过了好久好多天一样,为什么问题还不能解决?

????他想了一想,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就近找了一处茶楼,要了笔墨,给谢吟月写了封信,阐明自己对郭清哑的心意,和退亲的决心。

????他写道:“……兄昔日也曾倾心于妹,然情感一事不能随心,无法‘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兄与方兄乃至交好友,见妹与方兄琴瑟相合,渐放下此段心事。后来兄又对郭姑娘渐生情愫,心中再容不下别个女子。若娶了妹妹,恐怕会贻误妹之终身。兄成罪人矣……”

????写罢,命人送去谢家,才觉得心里踏实了些。

????再说方初,疾走了一段,不知不觉脚步慢下来。

????夏日傍晚的气息又燥又闷,使他脑子越发混乱,又愤怒,便在湖边草地上坐下,想静一静。

????一坐定,眼前便浮现她笑的模样,说“太坏了你”。

????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看见她像上次一样畅笑。

????就算救回她,面对这一切,她还能笑得出来吗?

????他心痛难忍,狠狠揪一把身边野草。

????“哪怕所有人都离弃你,我也不会!”他坚定地想道。

????回到小石桥居处,他刚在书房坐下,圆儿便来告诉说,夫人请他去西厢说话,他忙过去了。

????这“夫人”就是前两天他带回来的那位夫人。他问她来历,她不肯说,只说时机到了会告诉他。他也没强求,便安排她住在西厢。

????夫人坐在西厢窗下,见他来了,问道:“外面情形如何?”

????方初在她对面椅上坐了,低声将韩家和谢家定亲的事说了。

????夫人听后,沉默一会,方叹息道:“女子名节大如天,韩家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只是心急了些。他们想借助韩老爷病下台阶,却落了行迹,倒不如等郭姑娘回来,再根据情况做决定来得稳妥,最起码不会被人说落井下石。”

????方初道:“也不该与谢家定亲。”

????夫人道:“韩老爷和太太想是觉得,谢大姑娘可以替代郭织女。更有甚者,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促成此事,让他们以为和谢家定亲,可以抚慰儿子失去心爱人的痛苦。”

????方初对韩希夷的怒气直往上冲——

????他倒是受了抚慰了,却把伤害留给无辜的清哑!

????夫人见他脸色阴沉,道:“我猜这是谢大姑娘的手段——”方初垂眸,他早就知道是她了——“她一心想把郭织女从云端拉下来,被万人践踏,被当做鬼怪烧死。谁知慈恩等人都为郭织女出头,后面又来了个明阳子,眼看郭织女就要脱身,她便谋划了掳劫郭织女,使她身败名裂、为世俗所不容,还要她被心爱的男人抛弃,经历锥心之痛。”

????方初道:“不是她掳的人。”

????********

????你们说,他俩谁更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