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84章 祖母(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夫人瞅他道:“哼,你太心软了。是不是对她还有情?否则,这么一目了然的事,怎么还为她开脱?”

????方初道:“我说不是就不是!掳走郭姑娘的是夏流星。明阳子还没到时,郭姑娘就已经失踪了。”

????夫人道:“那也是他们合谋的。”

????方初依然摇头。

????夫人轻蔑道:“你这人真奇怪:一面决绝退亲,一面却剁了自己的手掌——我宁愿你剁了谢大姑娘的手掌;一面对谢大姑娘不耻,一面又处处维护她。可笑之极!”

????方初淡漠道:“我就事论事。”

????他太了解谢吟月了:凡谋划都会将自己置身事外,绝不会亲自涉足,让人无迹可寻,哪怕明知那些事是她主使的,也找不出证据。

????这样的谢吟月,怎会参与掳走郭姑娘呢?

????就算计划再万无一失,她也不会伸手的。

????她不会给人留下这样的把柄!

????夫人冷笑道:“不管是不是她,我都不会让她好过!哼,我讨厌耍心机的女人,讨厌一切阴谋诡计!我喜欢郭织女。那孩子太单纯了,比当初的我还要单纯。他们要她身败名裂,我偏要他们算计落空。任他们千般谋算,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凭空冒出。”

????方初警惕问:“你想做什么?”

????夫人道:“横竖与你不相干。”

????方初道:“你要插手郭姑娘的事,就与我相干!”

????夫人厉声道:“我说不与你相干就不与你相干!这是我自己的事,而且我也不会阴谋害人。到时候你就会发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天理昭彰、因果循环,没有任何人可以指责我!”

????方初定定地看着她,问:“你到底是谁?你说你是欧阳明玉,那谢大太太又是谁?你们谁是欧阳明珠?”

????他带回这样一个人,当然不会听之任之,他已经打听到:欧阳明玉的孪生妹妹叫欧阳明珠,十七岁那年病死了。

????谢大太太和眼前的夫人。必定有一个是欧阳明珠。

????若有意外,除非她们姐妹不是双胞胎,而是三胞胎。

????那也太神奇了,几乎不可能。

????但不管怎么说。这女子肯定和谢家、和欧阳家有莫大的关联,只是怎么又被囚禁在夏家庄子这么多年呢?

????夫人冷声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方初问:“为什么?”

????夫人道:“这是我的事,不与你相干!”

????方初无奈,又道:“你说到时候,指的什么时候?”

????夫人道:“正要你帮忙留意:钦差大人什么时候给姓夏的定罪。”

????方初道:“好。我帮你留意。”

????才商议定,就有人来回:方家那边派人请,说是老太太和大老爷来了,叫大少爷赶紧回去。

????方老太太,就是方初祖母。

????夫人听后,看着方初道:“你的麻烦来了。”

????方初神色淡然,毫不惊慌。

????他吩咐了一番,便带着圆儿去了方家。

????方家别院,原本因为住的人少而显得空荡荡的,现在方老太太等一干人突然到来。显得拥挤起来,根本住不下。方老太太听说方初的院子空着,便让严氏别收拾正屋了,说她就住三孙子那儿,三孙儿若回来正好,他们祖孙住一处好说话。

????方初在这一辈孙男中排行第三,所以老太太这么说。

????严氏为难,想方初这么大了,跟老太太住一块也不合适啊!

????可是老太太发过话后,就命方纹和林亦真姐妹带人去整理行装、布置屋子。她则将方瀚海夫妻叫进里间,又将丫鬟仆妇都遣出去,这才放下脸,一派威严。对着方瀚海就是一通训斥。

????她道:“你当家这些年,长大出息了!”

????方瀚海忙跪下,赔笑道:“娘先歇口气,要教训儿子,等歇一晚上精神了再来。儿子也不敢瞒着,把所有事都告诉娘。”

????这番话不但没有令老太太消气。反而勾起她一腔怒火,质问道:“你不敢瞒着?你瞒得我日子还少了!瞧瞧你干的好事:把自己儿子手剁了,还赶出族,你还是个人吗?”

????又冲严氏道:“你不是厉害的很吗?怎么由着他胡来?”

????方瀚漫是个忠厚老实人,觉得二弟此举定是为了方家利益,然这样做实在无情,也叹道:“二弟,这件事你实在太不该了。”

????严氏跟着方瀚海跪下,只流泪,也不分辨。她巴不得方瀚海被婆婆训斥,但他们是母子,她是儿媳,要恪守妇道,即便心里有天大意见也不能在此时火上浇油,却也没有劝阻。

????这就够了,表明她也受了委屈。

????虽然没有仆妇在旁,方瀚海还是觉得很尴尬。

????因道:“母亲,当日我言辞确实苛刻了些,但由此也可看出:一初的心意有多决绝。既如此,儿子不能不为他将来考虑打算。”

????方老太太道:“要他断手出族,是为他打算?”

????方瀚海点点头,很认真,丝毫不见敷衍。

????方老太太“呸”了一声,道:“我怎么没看出来你为儿子打算?你要是打算了,他现在能在外漂着?再者退亲的事也办得糊涂:要是谢大姑娘没错,你让一初陪她一只手,就能平息她的怨愤?就能让外人不指责方家?一派胡言!谢家只怕更怨恨一初。要是谢大姑娘有错,那我方家退亲就天经地义,管他外人怎么说!”

????方瀚海痛心道:“母亲,我并非真要他断手,当时之所以提出那样的条件,只是为了试探他退亲的决心和对郭织女的情义。既要让谢家看到他这决心,也让郭家看到他这决心。我原想:谢大姑娘见他退亲之意坚决,应该主动退亲才是;若谢家宁可让一初断手也不肯退亲,我便要重新估量谢明理和他女儿了,也会再做打算。结果那孽子听了我的话想都没想,就把手给剁了,我是拦都拦不及。——这是多大的决心!儿子当时心疼难忍,知他定是对谢大姑娘失望之极,才如此决绝。儿子决定倾方家全族之力,也要帮他娶到郭清哑!”

????方老太太红了眼睛,颤声道:“他一只手都没了,郭家能看上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