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86章 狐狸(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瀚海不闪不避,也看着他。

????不等儿子说话,他又道:“这缘故,就不用我说了吧?韩家的决定你应该听说了,韩希夷之前是如何对郭姑娘的,现在怎么样?”

????方初硬邦邦道:“他是他,我是我!”

????方瀚海道:“若为父不答应呢?”

????方初抬起右手,问:“父亲可要我把它也剁了?”

????严氏惊叫一声,捂住了嘴。

????方老太太更是手脚都软了,连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

????方瀚漫急忙上前抱住侄儿右手臂,说“初儿不可胡来!”慌乱中他却忘了关键:方初只剩了右手,就算有心,可怎么拿刀剁呢?

????方瀚海瞪大眼睛,指着方初哆嗦道:“你……孽子!”

????方初却微笑着,带着些撒赖的口气,道:“这一次,就算父亲提出这样的条件,请恕儿子也不能从命。因为,儿子已经出族了!”

????——所以,他管不着他了!

????最主要是:再把右手给斩了,他怎么照顾清哑呢?

????他可没那么傻,冲动了一回,怎会再来第二回呢。

????方瀚海看着儿子,又欣慰又憋屈:欣慰儿子的从容和坚定,比之前更加成长了;憋屈儿子这样有恃无恐、理直气壮,都是他当初一番“苦心”造成的,他向谁说去?

????他便看向母亲,摆出“你都看见了,我已经尽力”的神情。

????严氏等人被他父子剑拔弩张的对话弄得一颗心高高吊起,又随着方初撒赖般的一番话重重回落,都松了口气,一齐擦汗。

????方老太太尤其惊愕,她总算明白方瀚海之前所说不是虚言,更不是强词夺理——这个孙子,为了郭清哑完全疯魔了!

????她忍不住道:“初儿,你不可太任性。这不单是你自己的婚姻,还牵涉到方家,牵涉到你的弟妹。甚至你将来的儿女。”

????方初道:“所以我刚才说,感激父亲让我断手出族。父亲当日决定,可谓深谋远虑:我是被方家断手出族的不孝子孙,不管我娶谁。若是荣耀,可以归方家;若是耻辱,则与方家无关。”

????原来是这么个感激法!

????方瀚海想:“我是深谋远虑,可不是为这个。”

????方老太太恨恨地瞪了儿子一眼,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严氏终于忍不住了。示意方纹等姐妹避进内室去。

????等她们走后,她很认真地问儿子:“我们不是要棒打鸳鸯,我方家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家。我问你:你真能不在意郭姑娘的清白?无论别人怎样嘲笑她,你都能做到始终待她如一?”

????方瀚海道:“不可能!一天两天可以,一月两月也可以,一年两年你也能坚持,三年五年呢?十年八年呢?没有男人可以忍受这点!”

????方初斩钉截铁道:“我可以!”

????方瀚海道:“那是你还没有经历过。”

????方初道:“经历又如何?不经历又如何?像谢吟风那样的女子才是真正不贞洁、水性杨花;似郭姑娘这样,就算有不测,也非她本意,何来不清白之说?你们不重心性重皮囊。本末倒置!”

????方瀚海气得笑道:“你不重皮囊、不重*色*相?若郭姑娘是个粗鄙丑女,你会喜欢她吗?”

????方初道:“就算是个丑女,以她的行止,也不会显粗鄙。”

????方瀚海道:“那也不会好看!”

????他在脑海里自动描画,把清哑设计的新款礼服套在一黑丑矮胖的女子身上,不禁一阵恶寒,对儿子的理论和想法嗤之以鼻。

????方初却想:“若她的魂魄附在一丑女身上,我定然还会爱她!”

????方老太太见他父子如同佛家参禅一般,说什么“心性”“皮囊”起来,觉得扯远了;又不肯再逼方初。恐怕伤了父子祖孙的情分,眼下和孙子久别重逢,还是先述亲情,反正郭清哑还不见踪影。方初又不是立刻就要娶她,不用太着急。

????因此她道:“好了,都不要说了!郭姑娘生死未卜,说这个也无用,还是想想怎么救人吧。郭家对方家可是有大恩情的,咱们要尽一切力量救她。唉。可怜的孩子,怎么这样命苦呢!”

????方初眼睛一亮,感激道:“祖母说的是。祖母深明大义!”

????方瀚海腹诽老母:太狡猾了,把恶人让他做,她自己卖人情给孙子。他之前不就是尽全力在帮郭家吗,只是没说出来而已。

????方老太太被方初濡慕的目光瞅着,浑身舒泰,笑眯眯地招手叫他坐到自己身边,拉着他手叹道:“我都听说了,郭织女是个好姑娘,不仅有才情,还心性高洁、心怀大义。我孙子眼光就是好……”

????方初也听得浑身舒泰,开心不已。

????然方老太太说到这却刹住了,原因是她只顾投孙子所好,却忽视了这话有些矛盾:若方初眼光好,怎么看错了谢吟月呢?

????眼珠一转,她便有了答案:知人知面不知心!

????因此她又道:“吟月那丫头原也是不错的,可惜经不得挫折,这一经历便暴露了本性。所以说,你们小人儿要多多经历世情。有些人,顺风顺水的时候看不出本性,非得关键时刻才能看出来。”

????方初点头,道:“正是。眼下郭织女正遭遇磨难,若是孙儿退缩,岂不表明孙儿之前所为是有所图谋、虚情假意?”

????方老太太一滞,发现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但她没有反驳,因为方初的话无可反驳,她便做无事人一样,微笑点头,很自然地转开了话题,道:“纹儿她们呢?都叫出来。她哥哥回来了,又不是外人,不出来说说笑笑,躲着做什么。”

????严氏忙去里间唤方纹等人出来,陪婆婆说笑。

????方初也聪明地没再和父亲纠缠“皮囊”的问题。

????在方家,如果说方老太太是只老狐狸,那方瀚海就是大狐狸,方初就是不折不扣的小狐狸。不过,这小狐狸身上融合了严氏的斩截和果断,看上去便不如两只老狐狸那么心思深沉了。

????但方初其实很了解自己的祖母,也约莫猜到她的心思,既然她不动声色,他也犯不着闹性子,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且看吧。

????他便陪着老人,将带来的礼物都拿出来给她看。

????********

????着急对不对?此时只有加更才能安慰你们,我便努力更新(*^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