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90章 演戏(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这有个缘故:方则也觉得和杨箐箐比,高云溪强太多了;再者,他以为高云溪只是帮他解围,她心里喜欢韩希夷,定不会这么快忘记他,不会想要和方家结亲的,因此难免就偏向她了。

????随着他述说,高云溪配合地露出羞涩神情,低下头,其实她是想起当日把眼泪鼻涕往方则胸口蹭的情形,真挺不好意思的。

????众人看在眼里,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杨父杨母当然不同意女儿做妾。

????他们愤怒质问方瀚海,要方家给个交代。

????方瀚海从容道:“这是自然。不过,照高姑娘说的,我们也不能不给高家交代。如此一来,两个都要娶。可是,谁做正妻?”

????杨父断然道:“我女儿不做妾!”

????高云溪道:“那我就该做妾?”

????杨父道:“你自己不检点不知羞……”

????高云溪大怒道:“你欺负我高家没人在这是不是?我看你们才死皮赖脸,趁机想赖上方家。难道你女儿嫁不出去了?”

????她最近心情恶劣,哪管言行得体这回事;再说她也不是真要嫁给方则,不必在方家装样子;她也瞧不上杨家作派,她想,若杨箐箐换个衣裳被瞧了,就一定要嫁给方则,那她高云溪不更应该嫁方则?所以她言语很不客气。

????严氏见她如此泼辣,反喜欢起来。

????因为,她就喜欢泼辣的女儿家。

????方初见此情形,对方老太太使了个眼色,这是要她出面。本来他该出头的,但他被出族了,出面说话不够分量。

????方老太太便咳嗽了一声。众人一齐收声,看向她。

????她便威严道:“我方家不是无品无良的人家,就拿我这孙子退亲一事来说——”她看向方初,目光深沉、痛惜——“当日谢家那案子,人尽皆知,我方家若要退亲,任谁都没有话好说。可是我们没有退。后来再退亲。我孙子为此陪了一只手。还被出族。这件事不管内情如何,我方家都对得起天地良心!杨贤侄说可是这样?”

????杨父恭敬道:“老太太说的是。”

????关于这一点,他确实很佩服方家。

????方老太太道:“所以贤侄不用担心。女子名节大如天!则儿鲁莽。致使杨姑娘清白蒙尘,方家一定会给交代。但高姑娘说的也是实情。谁为妻,谁为妾,或者在我方氏族中再挑一个男儿娶杨姑娘。还要请了高家人来,咱们当面商议;贤侄也请回去好好思量。眼下咱们如市井无赖般吵闹。是解决不了事情的。”

????杨父能如何?只好先答应。

????方老太太又道:“你们回去,再问问杨姑娘的意思。我总觉得,今日之事太过奇怪。贤侄觉得,我这孙子是那等轻薄无良之辈吗?”

????她目光犀利。话中隐含深意。

????杨父一惊,忙道:“老太太放心,晚辈一定问清楚。”

????这时方初插嘴道:“听说。原先杨家有意和谢家结亲?”

????杨父忙道:“这……尚未提及。”

????方初微微一笑,便不再说。

????他并不是要推卸方则的责任。而是提醒杨父:他女儿或许中意别人。

????杨父当然知道这点,只是如今还怎么跟谢家提亲?

????亲事半中间被打断,杨父杨母愤愤而去。

????高云溪得意地冲方则一笑:“怎么样!”

????方则欢喜,上前拉住她道:“谢谢高姑娘。”

????高云溪晃着头道:“谢我,光说一句话可不成!”

????方则忙道:“你想要什么?请你吃饭?买首饰?都随你!”

????方老太太、方瀚海、严氏等人见他们旁若无人地说笑,咳嗽了一声,提醒他们还有别人在呢,然后严氏亲切对高云溪道:“高姑娘,我们这就准备,明日便请令尊令堂来商议亲事。”

????高云溪急忙摇手说“不用”。

????她可不想帮忙最后把自己给搭进去。

????严氏暗暗好笑:当这是请客呢?

????因道:“高姑娘,你才说的话,怎能反悔呢?”

????方老太太也不容她脱身,不娶她就一定要娶杨箐箐,那方家当然选择高家了,于是语重心长地告诉她眼前形势:既然趟入这浑水,再想退出去怕不成了,“你若不嫁则儿,他定要娶杨姑娘。”

????接着,又呵斥方则,怪他轻慢高姑娘。

????高云溪和方则面面相觑,发现演戏演过头了。

????高云溪有些头疼,说一声“我回去想想”,就逃也似的跑了。

????待人都走后,方初扯着方则回去两人住的院子。

????一进书房,便对弟弟吩咐道:“把之前抽调的银根和赚的银子叫大总管准备好,我已经安排妥当人盯着那些被官府查封的锦商,等一结案,官府清理出卖时,你就全力拿下。记住,不可让方家人出面。”

????方则听后,看着大哥有些发愣——这个时候,大哥不担心郭姑娘,怎么反顾着捞银子?这不像他的行事作派。

????因迟疑问道:“那郭姑娘的事……”

????方初道:“这个我自有安排,你不用管。”

????又告诫他道:“今日之事,你虽然无心,却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大意了;还有,你跟着她们想探听什么?可见这都是你自己招惹来的,难怪人家算计你。与其坐在家中怨恨,不如打起精神好好历练做事。这次官场商场震荡,正是好机会,你也该学些手段了。”

????方则肃然应道:“是。”

????方初看着他,眼中流露坚毅神色。

????他当然不会不管清哑,他走一步想十步,早有打算:他以为,隐在暗中的敌手掳走清哑,是冲她身怀的纺织技艺去的,暂时应该不会对她下毒手,因此他一边紧急查访她下落,一边注目商场。

????他急着捞银子、聚敛财富,乃是另有考量。

????他已经下定决心,不仅要救出清哑,并要娶她。这并非趁她落难时趁虚而入,而是要给她一生的幸福。那么,他就要做出成绩来。否则,他一个被出族、又断了一只手的人,怎么配得上郭织女呢?

????若他不能强势迎娶她,她一定会被人耻笑,说她身败名裂没人要了,所以被一个断手出族的人给捡去了。

????为此,他必须在短期内聚敛一份家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