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91章 舅舅(三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之前,他不愿急功近利,本想徐徐图之,现在顾不得了。

????想罢,他细细嘱咐了一番方则,才匆匆离开。

????方则也忙忙去前面找方总管商议事。

????走在半路,碰见方老太太派来请他们兄弟的丫鬟。

????他道:“大哥有事走了。我眼下也有事,一会就过去陪祖母。”

????方老太太听说方初又走了,十分无奈。

????方初骑着马,刚走到院门口,就见前面一辆马车缓缓行驶,看标识,是严家的,知道是舅舅坐在里面。他这两日中了暑气,身子不大好,又不能不来处置外甥和杨箐箐这件事,所以坐车来方家。

????严纪鹏听见马蹄声,掀帘子一看,叫“停下”。

????马车停下,严纪鹏等方初到近前,命他上车。

????方初便下马来,将缰绳扔给圆儿,自己上了车。

????坐下后,方问:“舅舅可好些了?”

????严纪鹏带着浓浓的鼻音道:“没事。”

????因把外甥上下一打量,问道:“你真不打算回方家了?这么做,你父亲母亲还罢了,你祖母如何承受得住!你真要这么忤逆?”

????方初道:“舅舅,长辈们都是为我好,这我知道。但是,不论他们做什么,无非是希望我过得幸福,再光宗耀祖,是不是?”

????严纪鹏点头道:“是。”

????方初道:“如今我坚持等郭姑娘,是谋求我自身幸福;不肯回家,则是为了自创家业,正是为了光宗耀祖。这两点,都不违背长辈期许。怎能说是忤逆呢?难道必定要按照长辈们指定的道路走,才算孝顺,就不许我来个殊途同归?”

????严纪鹏哑口无言。

????半响他才道:“但是你……若坚持娶郭姑娘,确实对方家名声不利。唉,我也知道郭姑娘是个好女儿,可惜……”

????方初打断他话道:“舅舅!”

????严纪鹏摆摆手,道:“若你不是我外甥。我肯定支持你娶郭姑娘。可是……唉!这韩希夷到底怎么回事?之前对郭姑娘不是痴情的很吗。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还和谢家定亲,简直不是东西!”

????他很恼火,觉得若不是韩希夷退缩。他外甥就不会上前了。

????他原也没想错,但这话方初不爱听——他吃醋了!

????他见严纪鹏说到“谢家”二字时,神色恼怒,忽然问:“舅舅。若是当年欧阳姑娘选择了舅舅,若是她也遭遇郭姑娘一样的事。舅舅会抛下她不管吗?会嫌弃她辱没名节吗?”

????严纪鹏愕然抬眼,怔怔地看着他。

????“她没选择我,”他冷冷道,“她背弃了我!”

????方初道:“也许。她有不得已苦衷呢。”

????严纪鹏冷笑道:“你怎么不说谢大姑娘有苦衷?”

????方初眸光一暗,道:“她没有苦衷!”

????严纪鹏道:“对,她没有苦衷!”

????方初说的是谢吟月。严纪鹏说的是谢大太太。

????方初道:“若她没有背弃舅舅呢?舅舅会因为她被奸人陷害而嫌弃她吗?”

????严纪鹏瞪了他半响,忽不耐烦道:“别问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横竖你有主意的很,谁也管不了你。下去!”

????方初下车,目送马车走远,方才翻身上马,回去小石桥家中。

????那时,牛二子正等着他。

????他将他叫入书房,问:“准备怎么样了?”

????牛二子擦了把汗,道:“诸事都顺,就是人手不够。好些人都是新来的,坏习气一身,不能当大用,我就不敢派给他们事。”

????除了清园的人,最近他们接手一批小作坊,进行拆分处理后,也拢了不少人手和房产物资,但牛二子很谨慎,轻易不敢任用他们。

????方初盯着他道:“你不也是新来的!”

????牛二子讪笑道:“是。可我对少爷忠心哪!”

????方初问:“你将来是想做牛管事呢,还是牛总管呢?”

????牛二子激灵一下,忙道:“当然想做牛总管。”

????方初道:“这总管可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牛二子虚心请教:“请少爷教导小的。”

????方初道:“这天底下,凡物都可用,凡人都能用,就看你如何用。出了事,很多时候不是下面人的问题,是你不会用人,用错了。”

????牛二子冒汗,但不敢反对,也不敢懈怠,而是追着问:“少爷能不能再说清楚点,二子还不太懂。”

????方初道:“你要找忠心的是没错,但忠心也是培养出来的。比如你,若非觉得跟在我身边有指望,你会对我忠心吗?在别人眼里,你不过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小泼皮罢了。”

????二子觉得身上更热了,汗流得更急。

????因再追问道:“少爷的意思是……”

????他神色有些尴尬,对于自己没能及时领会方初话意很受打击。

????方初道:“这用人,得因人而异。譬如一个忠厚老实的人,你让他做管事,若管的人少还罢了,若管的人多了,再有几个不安分的,他能压得住吗?这种人只好做实事。再譬如一个不安生坐不住的人,不是干实事的料,你强要他改,能改得过来吗?若你派他去外面跑腿联络人事,没准他做得比那忠厚老实人强十倍!再譬如那斤斤计较、毫厘不让的人,叫他去做账房,或者看守库房,也许会不错。大度有担当有气魄的人,则适合做管事。嘴碎的女人也有用处……”

????尚未说完,牛二子已叫道:“我明白了少爷!”

????方初便不再说,道:“明白就好。”

????牛二子欢喜道:“多谢少爷教导。还有一件事——”

????方初抬眼看向他,等他说下去。

????牛二子想了想,整理一番思路,才道:“我听到些消息,说官府刻意将查封的商家财产低价卖给他们选定的不起眼商人,然后从那人手上拿银子。咱们要是这么干等着,只怕等到头来一场空。”

????方初明白了,这也是商场上常见官商勾结手段。

????他轻声道:“你听好了:这些商家因何被查封家产、没收入官?就是因为官商勾结!这一次的案子非同小可,若不然,各大世家能不伸手?他们又不傻。你叫金掌柜出面,做出犹豫的模样,想买又不敢买,对外散布说,前面的商家才倒,他想捞一把又怕步了他们后尘。”

????牛二子眼睛一亮,笑道:“这要是一传开,就没人敢私下接手了。”

????方初沉声道:“逼着官府公平拍卖。”

????因低声教导了他一番,命他和一众管事全面动手。

????今日后,他方初将要撑起一片天新地!

????牛二子拍着胸脯道:“少爷放心,干这个我最拿手。等着吧,不出三天,管叫城里人心惶惶,没人敢出头抢这个便宜。”

????也算给那些官儿一个警告。

????要说这边贪官还没正法呢,那边又贪上了,这些人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再不错。

????牛二子领命而去,走的时候浑身带劲儿。

????眼看已到了掌灯时分,方初起身去了西厢。

????夫人见了他问:“外面又有什么事?”

????方初在她对面椅子上坐下,道:“我家里有些事。”

????遂把方则在谢家闹的事故说了一遍。

????夫人看着他,不可思议道:“谢大姑娘这样针对你,你居然能沉住气?呵呵,我简直要怀疑,当初你剁手究竟是为什么?不会是为了跟她赎罪吧?其实你心里一直惦记她,而不是什么郭清哑。”

????方初并不辩解,只默默地看着她,目光带着审视。

????她道:“你看着我做什么?我是教不出那样的女儿来的。谢明理还真是有福气,一身本事都传给他女儿了。一脉相承啊!”

????声音带着刻骨的仇恨和浓浓的讽刺。

????方初忽然道:“今天,舅舅也去方家了。”

????夫人住口,神情呆呆地,忘了刚才说什么。

????她游魂般问道:“他……还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