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00章 明志(三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即便夫人自杀,大家猜十有**她就是欧阳明玉,但此刻谢大太太亲口招认,还是引起轰动。 因为如此一来,谢家再次颜面扫地,谢吟月受其母连累,比上次受堂妹连累更甚。
谢明理控制不住地颤抖,感到未知的恐惧。
王大人连声命“肃静”,因问欧阳明珠缘故。
欧阳明珠缓缓讲述理由:其一便是夏织造逼迫,欧阳家不能挡;其二则是她爱谢明理,可谢明理当时求的是姐姐;其三,是为了让严纪鹏死心,减少对他的打击和伤害,以免他失去姐姐后,颓废不振。
严纪鹏怒骂道:“毒妇!你休要再装模作样!”
欧阳明珠坚定道:“这事经过欧阳家老祖母diǎn头的。我虽痛心,却也无可奈何。这世上为家族奉献的女子还少吗?自古民不与官斗,便是对上了,我们又岂能讨得了好去?眼下郭织女便是最好的例子!”
方初听到这,怒气勃发,严厉瞪向她。
她把这件事同清哑被掳相提并论,暗示众人:郭清哑就是另一个欧阳明玉,已经失了清白;即便被救回来,也只能像欧阳明玉一样自裁,以死明志,断无苟活的可能!
她说的那么自然,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到她在含沙射影。
若他挑出这diǎn,别人只会以为他对谢家有偏见无理取闹。
真是恶毒之极!
方瀚海冷笑道:“姓夏的逼迫,你们事先告诉欧阳明玉了吗?没有!说老祖母知道。老祖母已经不在人世,如何证实?还不都是你一面之词。你身为妹妹,如此恶毒地算计一母同胞的亲姐姐。还毫无廉耻地冒用她的名声嫁人,难怪谢家女儿会是那样的货色!”
他也听出不对来了,毫不客气地反击。
夏织造终于将目光从欧阳明玉的尸身上挪开。
欧阳明玉的死让他大变样,他完全无所顾忌了。
他恶狠狠地瞪着谢大太太道:“明明就是你想嫁给谢明理,又怕不能遂心如意,才向我献计,怂恿$■dǐng$■diǎn$■小$■说,↙+o< s="arn:2p 0 2p 0">s_();我霸占你姐姐。现在却装无辜,都推到我头上。欧阳明珠,你当天下人都是傻子?你阴险狡诈狠毒。且没有担当,永远也比不上欧阳明玉!”
他与其说在为自己辩解,不如说为欧阳明玉讨公道。
他痛悔万分!
这场长达二十多年的僵持,他还是输给她了!
郭守业方瀚海等人都鄙夷地大太太。
谢吟月身形一颤。却没有出声。
这时候。她出头只会自取其辱,唯有沉默。
谢明理大人,希望他责罚他们擅自开口扰乱公堂之罪。
王大人却没有如他愿,却问道:“欧阳明珠,你有何辩解?”
谢大太太平静道:“民妇所言,句句属实。大人不信,民妇也无法。这一切都是姓夏的逼的。姐姐被他霸占后第二年,他便告诉我说。姐姐因为难产死了。谁知竟是骗我的!大人要把这一切都算在民妇身上,也无不可。就算我欠姐姐的,欠欧阳家的——”说到这转向谢明理,嫣然一笑——“老爷,欧阳明珠并不逊于欧阳明玉!”
说罢,飞快抓起地上的匕首,也往脖子上一横。
谢吟月骇然,尖叫一声“娘——”
谢明理怔了一瞬,也大喊道:“太太——”一面扑了上来,抱住谢大太太,哆嗦道:“我不管你是欧阳明珠还是欧阳明玉,我们夫妻多年,情深义重,还抵不过一个名字吗!你为什么要这样?”
谢大太太便欣慰地笑了,嘴唇蠕动了下。
谢明理,她说的是“你知道的!”
是啊,他刚才就预感到了:她今天必须死!
否则,谢家他们的女儿和儿子就完了。
这一刻,他心中对欧阳明玉产生一丝求而不得的不甘和愤恨:欧阳明玉终究是不同的!欧阳明珠哪怕死,都是跟她学着来的!
二十多年前的陈年往事,根本辩不清,牵扯出越多对她羞辱越重,所以她根本不去辩,她只说了一遍始末缘由,然后便自裁了。
她本身就是人证!
她用行动说明了真相!
她用生命将谢家逼到了绝境!
她也不担心她的儿女,因为,她活着才会两难:一头是名节,一头是骨血,妻不妻妾不妾,无论怎样选择都会遭人耻笑;她死了,给儿女留下一个刚烈的母亲,也给他们留下了退路。
最可怕的是,她激起所有人的公愤,连夏明杰都开始不顾一切地反咬,将过去现在所有事招供出来,为她讨公道。
谢明理心中翻江倒海,但欧阳明玉已经死了,他无法对她泄恨,他便仇恨地盯着严纪鹏,喊道:“你逼死她了!你满意了?”
又对夏明杰骂道:“你这狗官!”
严纪鹏伤心未减,岂能容他!
他笑出了眼泪,道:“满意!很满意!这毒妇早就该死了!”
谢明理目眦尽裂,叫道:“严——纪——鹏!”
夏明杰则道:“不错,这毒妇要不死,天理难容!”
谢吟月跌跌撞撞爬过来,痛哭道:“娘——”
她心中又平添一段恨:欧阳明玉死了,人人都同情她;母亲死了,他们还不满足,还要咒骂她,这都是因为谢家家道衰落了。
谢家为什么会衰落?
因为郭清哑,因为郭家!
她一定要郭清哑生不如死!
一会儿的工夫里,一双姐妹皆死于非命。
欧阳明珠到底是蓄意谋害并dǐng替姐姐之名,还是为欧阳家着想并为了让严纪鹏死心,不得已才dǐng替姐姐之名,成了谜。
夏织造供称谢家暗示他促成他图谋欧阳明玉和郭织女,无论是二十五年前,还是二十五年后,都没有任何真凭实据,都是他自己一面之词;他所谓的暗示语言也都平常,比如郭织女自小没有老师教导,比如她忽然声名鹊起等等,都无法证明是谢家唆使人参与其中。
谢明理悲愤控诉,说他将污水往死人身上泼。
谢吟月不做任何辩解,只抱着母亲的尸体痛哭。
王大人无法审定,只能待查。
不管怎样,谢家的危机却因此解了。
欧阳明珠虽害得欧阳明玉这般下场,但她自己也赔了性命,死者为大,方初本该唏嘘的,然他面对谢吟月的哀哭却没有半diǎn同情心肠,甚至痛恨不已,并觉得心寒心塞。
别人或许不知道欧阳明玉今日对谢吟月高抬贵手,放了她一马,方初却知道。欧阳明玉在夏家庄子与清哑夏流星相处了三天,对夏流星陷害并掳走清哑的内情很是清楚,简直就是二十多年前她自己遭遇的重演。她在上堂前,曾表示决意要揭露谢家母女真面目,狠狠打击谢家。可是,刚才她却没有这么做。不是忘了,而是她心软了。她注视谢吟月那一刻,方初在旁都。
可是,同为姐妹的欧阳明珠是怎么做的?
她不但没有悔改之心,临死前还狠狠踩了郭清哑一脚,既挽救了谢家和谢吟月,也为女儿打击了对手,堪称绝地反击。
这种行径,方初如何会同情她!
郭守业情形,浑身发颤,手冰凉。
他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
他的清哑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像欧阳明玉一样下场的。
郭大全紧紧攥着爹的手,安慰他:“没事,没事。”
经过这一幕,审讯夏织造再没费什么力气,他跟竹筒倒豆子一般,将所有罪行都交代了:他和欧阳明珠合谋,偷梁换柱,囚禁了欧阳明玉;他陷害郭织女,确实想将二十多年前的事重演,就是利用郭盼弟偷梁换柱,将假织女烧死,将真的囚禁到庄子中,以满足他儿子的夙愿;还有他历年来与湖州临湖州两地官员的勾结他所有贪赃枉法欺压商贾之事他采用各种手段聚敛的财产郭家专利案也是他一手促成的……
书吏记录了一张又一张纸,可谓罄竹难书!
********
姑娘们都是水晶心肝玻璃人儿(*^__^*),月底求月票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