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06章 发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尘埃落定时,方初心情稍稍晴朗。

????周记因是夏织造的私产,经营虽一般,全靠夏织造提携,但工坊织机和人工等都是一流的,别的不说,单织机一项就堪比各大世家,十分先进精良,所以方初才如此大费周折地拍买。

????有了周记,加上之前聚敛人手和物资,他起家的根基稳固了。

????这些都是为清哑准备的!

????接来两天,他和牛二子又抢了不少拍卖资产。

????这日,是夏织造等一批贪官被处决之日。

????霞照几乎万人空巷,菜市口人头攒动,都来看这个昔日在霞照一手遮天掌管大靖纺织业几十年的织造官被砍头。

????人潮汹涌中,各种议论也漫天飞,有两方面话题最热烈:

????一是针对夏家查抄出的巨额财产,大家感叹人生无常任你有千般手段,聚敛再多,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

????二就是和夏家打擂台的郭家,都说民不与官斗,截止目前来看,这场官民相斗是两败俱伤:郭家郭织女失踪,夏家夏织造丢官丢命。

????刑场外谈论郭织女,刑场上的夏织造也在想郭织女想儿子。

????他父子可以说栽在两个女人手里,一个是欧阳明玉,一个是郭清哑。二十五年前,是夏家最鼎盛的时候,他赢了;二十五年后,他输了,夏家倒了,儿子和郭清哑行踪不明。

????这时候,他期盼郭清哑和儿子被找到。

????因为,如今儿子就是他全部的希望reads();。

????刽子手举起钢刀的那一刻,他想:为什么世上会有欧阳明玉和郭清哑这样的女子,百折不挠宁死不屈?如果他没有选择对郭清哑手。他这仕途会不会多延续几年呢?

????钢刀反射太阳的光芒,耀花了他的眼。

????他笑了!

????他觉得,他此生无悔。

????虽然落得眼前这个场,但他得意过,风光过,也恣意逍遥精彩过,如果再来一次。他还会囚禁欧阳明玉。

????他真的喜欢她!

????贪官被斩。刑场外一片喧哗,普通百姓还好,那些破产败家的商贾都疯狂高呼“报应”“杀得好”。还有人放鞭炮。

????郭家,郭守业听人来报,说夏织造人头落地了,只说了一个字“好!”然后就去了吴氏房里。吴氏早已在等候。两口子拈了香。点燃,恭恭敬敬去观音像前叩拜。祈求菩萨保佑清哑平安归来。

????刑场外,夏流萤躲在街角看着前方欢呼的人潮,捂住嘴痛哭。

????鲍二少爷站在她身旁,也感觉到悲凉。任谁看见自己的父亲被杀,不但没有人同情,反而欢呼庆贺。心里恐怕都不会好受。

????行刑结束后,鲍二少便打算替夏织造收尸。这也是他们今日来的目的,早找好了两个乞丐,给了银子,打发他们去办这事。

????还没等他和夏流萤行动,便看见有人上前了。

????原来,是卫晗暗中指使夏氏族人出面替夏织造收尸,这样民众也无话可说;若是别个人出头,恐怕要被人骂死。

????卫晗回去后,亲手做了菜肴,备了酒,来到飞絮阁地密室。

????她将酒菜一一摆在夏流星面前,轻声道:“大人去的很快,没有受罪。我还看见他笑了。已经让夏家族人出头,将大人葬入夏家祖茔。你且安心,就在这给他祭奠一杯酒吧。”

????说着,帮他斟了一杯酒,又递上银箸。

????夏流星黯淡的眼神蓦然聚拢,盯向她。

????卫晗被他盯得很难受,鼓起勇气迎向他,道:“你不必如此,我……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离开此地的。”

????夏流星听了并没有大喜,依然盯着她。

????“你真心爱我吗?”忽然他问。

????“当然。”卫晗不安地点点头。

????“那就去官府告发,说郭织女被关在卫家地。”他道。

????既然逃不出去,他宁可被官府抓住。以他的罪行,应该会判流放。只要熬过那几年,还有机会再起,好过被关在这地一辈子。

????卫晗脸色顿时煞白,浑身颤抖起来。

????见她这样,夏流星目中露出讥讽的笑容。

????卫晗站起身,无措地往后倒退reads();。

????夏流星讥讽的目光一直追随她,把她逼出了密室。

????一出密室,卫晗就泪如雨,匆匆往外跑,跟看守夏流星的婆子撞了个满怀也没理会。

????要她在哥哥和心上人之间做选择,这太残忍了!

????被她撞的婆子看着她的背影,脸色沉了来。

????这婆子是卫昭的乳娘,也是他的心腹。

????她便去告诉卫昭,说夏流星鼓动小姐告发少爷。

????卫昭听后无言,半响才道:“妹妹不会害我的。”

????婆子急了,道:“少爷,女大不中留,少爷要防着些。”

????卫昭摆摆手,命她出去了。

????婆子无法,从此特别防范卫晗。

????※

????这日晚间,方初接到张恒急信:已经探查到清哑被关押在卫家飞絮阁地底,临水墙面上嵌有玻璃,卫家防守森严。

????方初激动万分,和黑风圆儿等人商议后,取搓洗干净的羊肠,并以同样粗细的竹管贯穿连接绑紧,达到足够的长度后,潜深水练习出力撞击等行动;又请了治丧鼓乐仪仗,为救清哑做准备。

????他又问圆儿,这几天卫昭的动向,他命他监视卫昭的。

????圆儿说,卫昭有几天没出家门了,听说卫大奶奶病了。

????方初听后皱眉:卫昭有这么深情吗?

????他才不认为卫昭会在家陪生病的妻子。

????这中间定有缘故,他便命人盯紧卫家,一面又悄悄告诉了刘心,请他找明阳子出面帮忙,到时将消息透露给钦差,让官兵出面围住卫家,明里暗里一齐动手,务必要保证万无一失。

????他这里紧张忙碌,卫家也不平静。

????清哑日夜想法子脱身,不甘心坐等人来救,再说别人也不知她被卫昭半路掳来了,又怎么救?她便把主意打到那水墙上嵌的玻璃上,想“多大的力量能击碎这玻璃呢?”若是把玻璃敲碎了,她就可以从水里脱身了。

????这不算异想天开,若在夜深人静时突然发难,不是没可能成功。

????她目光在屋里转一圈,没找到可以敲击玻璃的锤子,最后落在座的椅子上。黑紫的雕镂檀木椅,质地十分坚硬。她站起身,试着搬了搬,好沉重,根本举不起来。

????她反而欢喜,想:“以后每天晚上练习举重。”

????等练熟了,“哗啦”一声砸碎水墙,就能自由了。

????********

????还有一章,等不及的朋友可以明早再看,二月最后两小时,有月票的朋友速速投递,不然就作废了。再预定三月的保底月票。我贪心吧?(*^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