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13章 爱意(五更肥章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察觉她微妙的心境,且是因情而生,也跟着微妙。

????因轻笑道:“顺手掐的,借花献佛。瞧这一池子都是。”

????清哑心想:“那我也喜欢,也要谢谢你。”

????舱内只有她和细腰,黑风等人在外面撑船。

????细腰见方初进来了,也主动避了出去。这次清哑能获救,多亏了方初。她知道,姑娘对他不一样了,已经心许,她也觉得方初是姑娘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所以待他便不同了。

????方初坐下后,便一颗心都在清哑身上了。

????他恨不能再拥她入怀。

????可是,之前情势危急,他抱着她可说是事急从权;眼下却是好好的,外面还有人,若他猴急地抱住她,岂不成登徒子了!

????他便忍住,只看着她、打量她可还好。

????清哑虽对他笑,目光却有些躲闪,似乎不自在。

????她想,他会生气吗?

????之前她虽然一直没有答应韩希夷,但和韩希夷走得近,来往比和他密切多了。如今一夕之间,她就转向他,他会不会觉得她见异思迁、意志不坚定呢?

????她便不时偷偷瞄他、打量他。

????她的表现落在方初眼里,却勾起他另外一番思量,且十分痛苦。

????他尽力温柔问:“想什么呢?”

????清哑脱口道:“我认得你,你是卖鱼的!”

????方初听了眼睛一亮,道:“你知道了?”

????清哑用力点头道:“嗯!”

????笑眯眯的模样,好像说“你还想瞒我?”

????方初也忍不住笑了,道:“不是故意要瞒你的。”

????正在这时,外面撑船的黑风探头进来回禀道:“少爷。林世子来了。”

????方初忙丢给清哑一个眼色,弯腰走出舱房。

????原来船已经到达水闸附近了,林世子正等在那。

????他应明阳子之请,主动向王大人请缨,带禁军来包围卫家,解救清哑;又听了刘心的请求,要将清哑被关在卫家一事给隐匿下来。需从水上离去。因此过来放行。

????方初见了他忙施礼,道:“多谢世子相助。”

????林世子笑着摆手道:“不必多礼!”

????又告诉他,卫昭跑了。只拿到了普渡,还有夏流星。

????方初心中一沉,道:“里外都围住了,怎么还跑了呢?”

????林世子道:“那下面有密道通出去。卫昭心思深沉。早有图谋,又在地下建了这样一处地方。怎会不留退路。现在还不知密道出口在何处,但我已经命人全城搜捕。回头再请王大人发下海捕文书,全力缉拿,定要将他捉拿归案。”

????卫昭若不捉拿归案。郭家要不安心了。

????方初按捺下心中不安,向他致谢。

????林世子转开话题,问:“郭姑娘呢?可安好?”

????说着。目光就瞟向船舱中,一副想见佳人的样子。

????方初想了想。唤出清哑来,为他引见林世子,又说今次幸亏世子带官兵围住卫家,里应外合,她才能顺利脱身。

????清哑听了,忙恭敬地道谢,一面好奇地打量他。

????林世子终于见到传闻中的郭织女,未免多关注了些。

????仔细端详一番后,见她不像一般女孩子含蓄地垂眸回避,也不是落落大方地应对,却睁着黑亮的眼睛好奇地打量自己,不由对方初一笑,意味深长道:“织女果然名不虚传!”

????清哑见他笑得暧昧,不由问:“你是说我像妖孽吗?”

????林世子忙摆手道:“不是。织女一点不像妖孽。”

????又笑道:“若织女是妖孽,这天下恐怕就妖孽横行了。”

????方初忙对清哑道:“世子不是这个意思。”又向林世子赔笑道:“她性子单纯,心里有什么,口内便说什么,再者这些日子受了惊吓,难免多疑担心,还请世子莫要见怪!”

????林世子见他一副“我家孩子不懂事,请你多担待”的模样,笑意更深了,道:“不会。”

????方初又道:“多谢世子相救。我们还是先离去为妙,晚了恐生是非。这里就有劳世子善后了。”

????林世子忙说这是他职责,一面命人开了水闸放行。

????方初便和清哑告辞了他,顺水出了卫家园子。

????到了外面,两人更松了口气,对坐相视而笑。

????方初对清哑道:“妖孽的事你不用担心,你师傅已经来了。”

????清哑糊涂,问道:“我师傅?是谁?”

????方初道:“就是明阳子先生。帮你治哑疾的。”

????清哑想了一想,方道:“哦,我记得。那老爷爷好……不修边幅。我的名字还是他起的呢。”

????她本要说“好邋遢”的,因觉不妥,才改成“不修边幅”,一面心里疑惑:难道他是什么神秘高人?

????方初笑道:“可不就是他老人家。”

????对她的迟疑和模糊丝毫没有怀疑,也不想想:若明阳子真是她的师傅,她会努力回忆才能记起来吗?也毫无被说破秘密的惊讶。

????清哑看着他,心下踌躇:要不要告诉他实情呢?

????他一心为她,她不该欺骗他。

????可是,若是他知道了实情,不理她怎办?

????她有些发慌,有些害怕那个结果。

????但是,若他很在乎这点,她欺骗他就不该了。

????反复思量后,她终于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对他道:“方初,明阳子先生确实为我治好了哑疾,但却没教我……”

????方初抢着道:“我知道,没教你很久。这已经不错了,比我强。我当年只得他指点过三天琴艺。说起来,你我还有些渊源呢。”

????清哑诧异道:“他教过你?”

????方初道:“是。教了三天。”

????因将他和明阳子下棋,明阳子输了棋教他的事说了一遍。

????清哑惊叹道:“你这么厉害?”

????方初微笑道:“你怎不怀疑他棋艺差呢?”

????很多人听了这结果,首先就以为明阳子棋艺太差。

????清哑道:“你这样人,围棋肯定下的好。”

????因为擅长布局谋划。

????方初道:“你太抬举我了。”

????停了会。清哑想起刚才的话题,又道:“其实我……”

????方初忙又抢道:“其实你什么都不用解释。师傅说了,他怎么教的弟子,无需告诉外人,大靖也没有这一条律法规定。王大人已经认可他了,也已经拟折子上奏皇上了。”

????清哑急道:“其实我不是……”

????方初再次抢道:“其实你不是妖孽,这我知道。”

????清哑傻傻地看着他。满心疑惑: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拦她,不让她把话说完,难道已经知道她来历了?

????他就差没亲口告诉她:我们在作弊。请你配合一下。

????方初也确实在心里急:怎么就不能配合一下呢?

????偶尔撒个小谎,也是无伤大雅的!

????清哑想:“骗别人可以,不能骗他,不然他以后知道了会怪我的。”于是她郑重道:“方初。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方初被她执着打败,无奈道:“好。不过。眼下先不急。我已经让细腰给你家送了信,这会子你哥哥他们怕是在前面等着接你回家呢。等以后有了空闲,你再慢慢告诉我,我一定仔细听。好吗?”

????清哑想了想。道:“也好。”

????方初松了口气,看着她笑了。

????其实,清哑对他这样信任。他真的很喜欢。

????想起她的遭遇,他心又紧缩起来。斟酌一番又道:“等这件事情了结,我就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生活,不用理会这些是是非非,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清哑听得一愣,问:“去哪儿?”

????方初道:“等计划好了,我找几个地方你挑。”

????这当中还涉及一些人事,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清哑踌躇道:“那郭家的生意怎么办?还有伊人坊呢。”

????方初道:“郭家有你哥哥,伊人坊有表妹在,你不用担心。”

????清哑道:“可是,我娘不舍得我。我也舍不得我娘。”

????吴氏原先连将闺女嫁出绿湾村都不乐意,后来好容易放宽了条件,也不过是同意把她嫁给在同一个镇子的江明辉,若她要跟方初去很远地方,吴氏能答应才怪呢;况且,清哑自己也舍不得离开家人。

????因此她疑惑地问道:“为什么我们要去没人认识的地方?我们的买卖都在这里,家也在这里,住这不好吗?”

????方初笑容一僵,小心道:“没人认识你,就不会说你闲话了。”

????清哑道:“那有什么用?等住久了,就认识了。”

????方初断然道:“那就再换地方!”

????清哑提醒他:“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

????她觉得他好奇怪,以他的阅历,不该说出这样的话。躲着闲话走有什么用呢?在陌生的地方,别人一开始不知你底细,等熟悉你了,或者某一天忽然发现你的过往,说不定掀起更大波澜;倒不如坦然面对,在原来的环境,就算一时有什么事,大家议论久了,也就淡了、不新鲜了,好过再受一次伤害。

????方初也觉得清哑奇怪,更痛苦——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韩家放弃她、另外结亲,就没有让她窥见一丝端倪?

????看着一派纯真无邪、毫不知愁的她,他有些迷惑。

????忽然他心中一动:难道,夏流星和卫昭并未欺辱她清白?

????对,一定是这样!

????若不然,她面对自己不会这样坦然。

????她一向心思清澈,装不出来样子。

????他激动起来,跟着面色又一沉,想:“即便她还是清白之身,但人言可畏,众口铄金,她怎抵挡得住羞辱!眼下她这样,是因为不知人心险恶,不知此事的恶劣影响;等她见识到了,未必受的住。”

????清哑见他神色变幻,追问道:“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方初见她起疑,待要拿话搪塞过去,想一想,又觉得不如先跟她透点消息,让她有个心理准备,说不定就能应对,她其实很坚强的。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郑重道:“你被夏流星带走,有心人不会放过这个打击你的机会,外面恐怕会传出一些流言。”

????原来是为这个!

????清哑松了口气。

????因不屑道:“我才不怕呢。从和张……张什么的退亲后,我就被人闲话。后来又和江明辉退亲,还是被人说闲话。后来又说我杀了人,现在又说我是妖孽……从小到大,我听的闲话还少吗!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要说别的她也许历练不够,说到这被人用异样眼光打量、传闲话,她敢说两世加起来,没人比她经历更多了。

????任他狂风暴雨来袭,她自能遗世独立!

????方初轻声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好!”

????他看着清哑,终于释怀了!

????他想带她离开,是怕她受不住周围人排挤;如果她不惧,他又有何惧?若他刻意要躲避这一切,证明他不是不在意清哑的名节,而是很在意,那和别人又有什么两样?

????不管发生什么,他都该和她共同面对!

????清哑见说服他了,十分欢喜:她可以不必离开爹娘了。

????方初见她欢喜,也跟着欢喜,眉梢眼角都是笑。

????可是才一会,他又担心起来,可见陷入爱恋中的人忽喜忽愁、阴晴不定是转眼的事。

????他想道:“她这样单纯,到底懂不懂男女之事呢?别被欺负了还浑不知,若被人拿来大做文章,那时反措手不及。”

????因此小心翼翼地问她:“他们没欺负你吧?你可受苦了?”

????清哑道:“怎么没欺负!欺负惨了……”

????方初当即变了脸,失声问:“他们怎么欺负你了?”

????清哑道:“把我掳走了呀!”

????绑架还不算欺负吗?

????方初松了口气,安慰道:“你别生气,等我帮你报仇!”

????清哑撇嘴道:“不用你报,他们自己现世报了。”

????方初疑惑道:“现世报?”

????清哑道:“夏流星想关我一辈子,就像他爹关欧阳姑姑一辈子一样,可是后来他自己被卫昭给抓去关着了,你说好笑不好笑?卫昭就更疯狂了,想要我一辈子帮他织布,喊普渡过去帮我换魂,想把我的魂换到他妻子王杏儿身上,然后把我的身体抛出去,外面人只当我已经死了,这样就没有人认出我了。正换着,你们就去了。”

????方初尽管已经猜到一二,也被这消息给惊呆了。

????他愤怒道:“他果然不是良善之辈,竟能这样狠心!”

????忽然想起什么来,抬手抚上清哑额头,惊慌问:“你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头疼、不舒坦?脑子昏吗?……”

????最重要的是:有没有少了一魂一魄?

????********

????这是二合一章,今天五更完成了。当然,比起那些更了一万几的,原野还是很惭愧的。可是,俺努力了!谢谢大家支持和鼓励!再呼唤求月票和推荐票(我好啰嗦!)(*^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