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21章 表态(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正为谢吟月恼怒,察觉他注视后瞅了他一眼,似乎问:“都这样了,还不死心吗?难怪欧阳明玉听说你是她儿子,死都不瞑目。”

????夏流星忽然道:“对不起!”

????说完,看着神色微怔的清哑轻轻一笑,转身就走。

????清哑几乎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她很怀疑他这声“对不起”到底是否出自真心。

????王大人又录下清哑被掳劫和囚禁经过,才放他师徒回去。

????耽搁了这半天,回去的车上,清哑兴奋的很,一是为摆脱了妖孽名头;二嘛,她急着回去想知道方初求亲的结果。

????她满眼钦佩地看着明阳子道:“师傅,原来你早有准备。”

????明阳子摆手道:“我哪有那个闲心。是沈家大少爷帮我写的状子,又教我上堂这么说。还真管用。瞧那家伙当时脸色难看的!”

????他想起杨侍郎黑如锅底的脸面,呵呵笑了。

????原来,沈寒秋从京城得了消息,说有人不肯放过郭织女,又特别提到刑部杨侍郎。沈寒秋对这位侍郎的底细知道很清楚,便为明阳子准备了一份“锦囊妙计”,又教了一番话,以备不时之需。

????清哑恍然大悟:“是沈大哥!怪不得。”

????明阳子道:“这些锦商、当官的,个个不好惹。”

????清哑不大认同,在她心里,沈家人可是“好人”!

????于是转而问道:“师傅,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明阳子不客气道:“你把拿手的好东西挨个给师傅做一遍。一时半会儿的,师傅也不能走,估摸着还要住些日子呢。”

????这案子报上去,还要过皇上那一关,他要等结果。

????清哑道:“好。师傅,回头我帮你量个尺寸,做几套合适的衣裳。师傅常年在外走动,穿长衫太不方便。我帮师傅另设计一款便服,爬山涉水装东西都方便。”

????明阳子听得心花怒放,道:“好,好!”

????刘心说得一点没错。收了这个弟子,吃穿都不用愁了。

????※

????谢家,谢吟月没有等来韩希夷。

????谢明理昨晚便命人将郭清哑被卫昭掳去囚禁多日,今天才被官兵解救出来的消息放出去;今晨又刻意命人在街头茶馆议论猜测:郭织女出来定和谢大姑娘争一个高下,要韩谢两家退亲。夺回韩希夷。

????前一条消息,可令所以人家对郭清哑避入蛇蝎,包括方家。

????后一条消息,韩谢两家若真退亲,郭清哑首当其冲成了罪魁。

????谢吟月不愿让韩希夷以为她赖上他不肯退亲,便命锦绣去韩家找他,一为探问情由,看他和郭清哑如今是怎么个情形;二为探口风,看他可提退亲之事。

????锦绣没见到韩希夷,小秀说他病了。不便见客。

????送锦绣出门的时候,迎面碰上静女,小秀问道:“少爷叫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待会儿就要送去郭家的。”

????静女道:“已经准备好了,正找管家差人去呢。”

????锦绣心下吃惊,故意问:“郭家有什么事吗?”

????小秀道:“不清楚,少爷叫准备的。”

????锦绣只好匆匆回去,告诉谢吟月。

????谢吟月蹙起秀眉思忖:

????难道韩希夷和郭清哑已经定情了?

????韩太太怎会允许?

????方初有没有插入他们中间呢?

????她到底要不要提出退亲呢?

????不提,会让韩希夷起疑心;主动提,看韩希夷往郭家送礼的情形,她这么一提正中他意。他就顺势答应了,她也就没了退路。

????怎么办?

????思忖半日,决定再等等看。

????韩家的态度还要取决于郭家。

????郭家么,等流言的效果出来。就有了。

????※

????再说郭家,一上午也没有安宁。

????清哑昨晚被救出来,今晨便传遍了整个霞照,大街小巷都在议论郭织女被卫昭掳去囚禁了多日、卫家被查封的消息。

????人们同情、叹息,还不忍——

????郭织女这一生算是被毁了!

????不管心里怎么想,亲朋故交都要上门探望的。一时间郭家门庭若市。因郭织女遭遇非常事,如今脱困,不来探望不近情理;来了若待着不走,好像成心探问人家隐秘丑闻似的也不妥。所以,大多数人来后,奉上厚礼、传达问候,略坐下喝杯茶就告辞了。

????沈亿三父子、严纪鹏夫妇、高老爷夫妇都去了。

????曾家父子心如油煎,硬挺着没去。不是不肯低头,而是清楚低头也没用。这一上门,被郭守业骂出来都是轻的,严重的还不知会遭受什么羞辱。总之,曾家和郭家再也恢复不到从前了。

????刘大少爷能拉下脸,去了,如愿以偿被拒之门外。

????韩家有丧事,不便上门,送了礼来。

????这其中,方瀚海夫妇尤其要来。

????其一:郭家对方家有恩,郭织女脱险,他一定要来慰问。

????其二:方初在卫家当众宣誓,非郭清哑不娶,现在郭清哑回来了,作为方初的父母,能不有所表示吗?若沉默,郭守业会怎么想?

????所以,他和严氏携带厚礼上门了。

????他的老谋深算,在这次拜访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对郭守业很真诚,毫不虚应,恭贺了郭织女脱险,又安慰他,和他拉了许多家常里短的话,比如儿女都是父母心头的肉等等,一副要与郭家世世代代相交下去的恳切神情。

????他没像韩老爷那样对郭家赔罪,说不能娶他们的闺女,因为方家之前并未同郭家有联姻的意思,根本不必分说。

????他也没代方初向郭家表露求亲的意思,他巧妙地对郭守业诉苦,说这孽子不服他管教,已被他责令断手出族,这次老母亲来,狠狠骂了他一顿云云,倒惹得郭守业陪他掉了几滴眼泪。

????严氏在吴氏面前也是一样表现,言辞更恳切,因为她是真心疼清哑,很为她落了不少泪。

????郭守业父子均未感觉不对,至少比韩老爷上门感觉好多了,只有一点遗憾:他们到底对方初娶清哑是个什么态度呢?

????人家不说,他们也不好问的,甚至都不敢提方初宣誓的事。

????等方家夫妇告辞后,沈亿三感叹道:“方老爷……唉,也难为他了。能做到这地步,至少比那些背信弃义的人要强很多了。”

????郭守业急忙问:“他做什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