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23章 条件(四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今早上,方初听说父亲母亲去了郭家,直觉不妙。

????方瀚海心机深沉,断不会上门羞辱郭家,然他也一定会做出最合理的处置,还让郭家无话可说。

????方初便不敢就去郭家,想等父亲离开再去。

????这是怕父子碰面,发生难以应对的局面。

????所以,他选择避其锋芒。

????好容易等方瀚海夫妇离开,他一刻也不敢耽搁,命下人抬着礼品,吹吹打打、热热闹闹就往郭家来了,沿途那媒婆还喜气洋洋地逢人就说,她是替方家大少爷保媒,上郭家求亲的。

????到了郭家,方初面上一派坦然,心里很是忐忑,因为,他不知父亲有没有给他惹麻烦、下绊子。——韩希夷不就是被韩老爷给害惨了么,当然,他自己优柔寡断也是一方面。

????因此,他打起十二分精神,随时准备收拾应对父亲留下来的首尾,绝不做第二个韩希夷,与金玉良缘失之交臂。

????当看见郭守业和郭大全满面含笑地迎出来,他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一面上前见礼,一面微不可查地打量他父子的神情,期望看出蛛丝马迹,好早做准备。

????郭大全忙拉住他,客气让入上座,命人奉茶。

????然后,他恳切道:“昨晚听小妹回来说,是方少爷救了她,我们一家子都对方少爷感激不尽。方少爷,你真是君子。我郭大全出来做买卖的时候不长,但这几年郭家经历的事情多,上上下下也见了不少人物,有些实诚,有人阴险。有人歹毒,还有人霸道,还有那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都赶不上方少爷给我的印象深。”

????方初见未来大舅子对自己如此评判,受宠若惊。

????因笑道:“郭大哥如此说,小弟汗颜。从前小弟多有得罪处,也是不得已,郭大哥和郭伯伯不记恨。小弟便感激不尽了。”

????郭大全笑道:“说的就是从前!都说‘日久见人心’。从前我可是恨你恨得跟什么似的。谁能想到,有情义、讲公道的是你这个仇人,落井下石的是整天对我们笑的人。唉。我算是长了人情见识了!”

????方初品出这是他的真心话,心中暖暖的。

????任谁经历这些,也会感慨万千,感叹世事无常。

????可是。他今日不是来闲话家常的,他是来求亲的。

????他看向郭守业。在心里回味一遍措辞,开口求亲。

????因站起来,正容向他二人道:“郭伯伯,今日晚辈登门。是有一事相求:向郭伯伯求娶郭姑娘。晚辈倾慕郭姑娘,只是晚辈去年经历大变,断手净身被赶出家门。一无所有,因此从未敢奢望这门亲。近日。郭姑娘遭遇劫难,晚辈生死煎熬、度日如年,方知此生不能没有她。为此,晚辈发奋图强,誓要娶她为妻!晚辈也听了外面的流言,乃有心人故意恶心晚辈,并踩踏郭姑娘。但是,晚辈不会让郭家失望的,晚辈定会创出一份大大的家业,以求能配得上郭姑娘。这是晚辈近日积攒的产业,请郭大哥过目。待七月一日织锦大会之日,晚辈一定要坐在二流锦商的首位!”

????说完,将一份清单递给郭大全。

????郭大全被他豪言给震住。

????所谓二流锦商,是相对织锦世家而言,对于郭家这样的人家来说,二流锦商是很大家业了。

????郭家若没有清哑和那牌坊,真的什么都不算!

????他很想看看那清单上都是什么,却不好接的。

????他便看向郭守业,一副等他做主的样子。

????郭守业没想到方初这样诚恳,且考虑得这样周到,可见其诚心和对清哑的深情,若非事先想好了回话,他差点不知该怎么办了。

????然一想起方瀚海,他心肠便硬了起来。

????因淡笑道:“方少爷人品好,又有才能,这我们都知道。再说,方少爷还救了我闺女,怎么说,郭家都该感激方少爷……”

????方初急忙道:“郭家对方家有恩在先,晚辈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

????郭守业道:“也不能这么说,那忘恩负义的还少了?可是方少爷,这结亲可是喜事,两家结亲,总要欢欢喜喜的,若是不情不愿的,不成亲家成仇家了。你说是不是?”

????方初听他口风不对,心往下沉,嘴上还要说:“郭伯伯说的有理。”

????郭守业道:“我想着,外面人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无所谓——我郭家不怕人说。我也不在乎方少爷有多少产业,我郭家从前就是乡下种地的,我想只要人肯干,这日子就能过好。方少爷既然诚心求亲,我也不说那些虚情假话,我只提出一条,希望方少爷能做到:就是让方家长辈出面,三书六礼,正正经经地来求亲。这不过分吧?”

????方初脸色顿时变了。

????对于别人来说,这要求一点不过分,而且必须要做到;对于他来说,这要求真过分,明知他做不到,还要为难他。

????可是,他无法恳求郭守业放弃这要求。

????郭家要求他长辈出面,从里子来说,是希望闺女这门亲得到方氏一族认同,得到方家长辈的祝福;从面子来说,是希望这门亲不为世俗所诟病,不为世人耻笑。

????在织造行内,方家和郭家都是有口碑的人家,两家经常打交道、随时可能碰面,年年织锦大会必定要碰面;清哑更是御封的织女,若这织女不能得到公婆的认可,那将是对她最大的羞辱。

????这羞辱并不亚于韩家上门婉拒婚事。

????韩家婉拒婚事,再难堪也只是当时,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而方家长辈不承认清哑,将时时提醒她丢了名节这一事实,提醒一辈子。

????他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道:“这要求一点不过分。请郭伯伯相信晚辈,给晚辈一个机会,晚辈定当竭力!”

????郭守业眼看着他目中热切光芒黯淡,努力强撑,即便刚才只是敷衍他、原本没想同他结亲,心里也难受的要命,更明白想取得方家长辈支持这门亲是千难万难,不禁又羞又怒,脸色就沉下来。

????方初见状,觉得不宜再待下去,急忙告辞。

????********

????贞洁名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都是很严重的一个问题。还有一章可能会晚一些,姑娘们等不及可以明早起来两章一起看。放心,原野不会赖账的(*^__^*)记得有月票的把月票投给我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