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33章 字据(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韩希夷慢声道:“也没什么。就是我韩家连续受郭织女恩惠,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而谢家和郭家有仇怨,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我的条件便是:若与我韩家结亲,便要以韩家利益为重,以夫君为天,不得违背我的意思做出任何危害郭家、伤害郭织女的事。若有一次,不管与我成亲与否、生子女与否,一经我察觉,立即退亲或休弃!!!绝不会容第二次!”

????谢吟月觉得血液都凝固了,浑身僵住。

????谢明理也大怒,刚想发作,忽然脑子一转,觉出自己可笑:谁家女儿出嫁后不是以夫家利益为重,不是以夫君为天?难道他要告诉人说,他的女儿要以娘家为重,以娘家利益为先?

????果然,众人都道:“这是自然的,还用说!”

????韩太太也站了出来,道:“不错!郭织女心性纯良,表里如一,若非遭遇劫难,而我家老爷的身子又实在等不得,我们早和郭家定亲了。郭谢两家仇怨深重,而我韩家又断不会与郭家作对。大姑娘若答应做我韩家媳妇,这条件是一定要遵从的。我韩家绝不容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使阴谋害人的媳妇。若有,凭她是谁,也只有休弃一条路!”

????这话有两层意思:

????其一,是警告谢家父女,无论他们如何掩饰,韩家都心明如镜,韩希夷不能娶谢吟月,若他们有自知之明,最好主动退亲。

????其二,谢家若坚不退亲,谢吟月将来可要小心了。

????妩媚的女子显出冷酷的一面。

????她想起躺在棺中的韩老爷。

????韩老爷已是将死之人,早死晚死几天她原也不会计较,她耿耿于怀的是老爷带着遗憾和羞愧走的,死不瞑目。

????她却无法为老爷弥补这遗憾,了却这心愿。

????谢家把韩家算计死死的,真欺人太甚!

????既然如此,谢吟月想嫁入韩家就得想想那后果。

????谢明理板着一张脸。心中狂怒——

????韩家母子这是在逼他们退亲,还要占据‘理’字。

????谢家若不答应这条件,是谢家无理,谢吟月无理。且往后很难再嫁别人,因为谁肯娶一个不顺从夫君的人为媳?谢家就算退一步答应这条件,谢吟月嫁入韩家,面对韩太太也没有好日子。

????谢吟月也明白自己面临的艰难局面。

????她看向韩希夷。

????韩希夷盯着问她追问:“姑娘觉得这条件如何?”

????谢吟月木然道:“此人之常情。”

????韩希夷又道:“我自问从不曾做过对不起姑娘的事,不会导致姑娘恨意难消吧?若有。趁早说明。免得到时心结难解,把责任归于我。”

????谢吟月轻声道:“不会。”

????她已经被他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

????韩希夷问:“那姑娘愿意嫁我吗?愿意答应这条件吗?”

????若不愿,就是她自愿退亲了,也就不关韩家的事了。

????谢吟月看着他的眼睛,反问:“你愿意娶我吗?”

????韩希夷凝视她良久,淡淡一笑,道:“能得姑娘如此‘费心’,青目看顾,希夷三生有幸。怎敢‘辜负’姑娘。姑娘最了解希夷的,看似精明,有时傻得可笑。好在希夷还肯上进,傻事只会做一次。”

????他刻意在“费心”和“辜负”上加重语气。

????跟着又身子微微前倾,轻声对谢吟月道:“其实,郭姑娘那天一出来就跟方兄走了,她根本就没选择我。”

????说完看着她意味深长地笑,只是眼底没有笑意。

????谢吟月眼前一黑,有短暂的失明。

????她终于明白韩希夷为什么上来就问是不是她散布的流言了,因为郭清哑根本没想嫁给他。又怎么会怂恿他退亲呢?她散布流言的行为,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暴露了她自己。

????可是,他没有戳穿她。

????戳穿后逼她退亲会连累郭清哑。

????他便当众提出这个条件。赌上了自己的终身。

????谢吟月想清楚后,心中滚滚翻腾——坚持这桩亲事还有意思吗?

????一瞬间,她生出放弃的念头。

????放弃他,选择曾少爷,就没这么累。

????可是,她又很不舍。

????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固然有为郭清哑的考虑,但走到这一步,不都是因为他曾经无条件信任她、为她谢吟月考虑才造成的吗?若他像方初一样毫不留情,他早退亲了。

????他说“费心”和“辜负”时,她清楚看见他眼底的伤痛。

????是被她伤害背叛的伤痛。

????她想:“若我真放下过往,能不能挽回他的心呢?”

????她敏感地觉得:若退亲,她今生将与幸福失之交臂。她对他,也不是一点情义没有的。所以她不愿屈就曾少爷,想方设法设计他、挽留他,因为她心里有他!方初之外,就剩他了。

????她便深吸一口气,道:“我愿意嫁你。愿意遵夫为天,绝不做任何危害郭家和郭姑娘的事!”

????谢明理满心憋屈地看着女儿。

????韩氏族人都松了一口气。

????韩太太心沉入谷底。

????韩希夷点点头,没有失望失落,也没有高兴,仿佛这个结果在他意料之中。他抽出一张早已写好的字据,请谢吟月和谢明理签署姓名,以做证据。

????这一次,不但谢吟月变色,连韩太太也吃惊地看着儿子。

????谢明理终于忍不住了,怒道:“你这是欺人太甚!”

????韩希夷正色道:“晚辈为了慎重,才以字为据,好过事后牵扯不清。再说,谢家和郭家的仇怨又不是什么隐秘,而我韩家受郭家恩惠,绝不会与郭家为敌。谢大姑娘既进我韩家门,便要守我韩家家规。”

????谢明理还要再说,被谢吟月拉住了。

????她道:“父亲,韩兄所提条件,乃为媳者本分。之所以立字为据,一则韩兄觉得亏欠郭家,二则也是约束族人的意思。我既答应为韩家妇,更要遵从这点,从此将谢家和郭家的恩怨抛开。”

????说完接过字据,走到桌旁,挥笔签下名字。

????既已做了抉择,她便不会再讨价还价,徒惹韩希夷反感,将他对她的最后一点期望消耗殆尽,将来她还有什么指望?

????********

????努力地赶更新,把方初赶到清哑那去我就能歇口气了!(*^__^*)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