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0章 相思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坐下后,他想把画递给她,只觉心如擂鼓,说话也不利索了。

????谢吟风似早已料到这情形,并不意外。

????她笑吟吟地溜了他一眼,示意锦屏接过图稿。

????锦屏接过来,展开铺在她面前方几上。

????谢吟风只看了一眼,就惊叹道:“果然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这些记号我都不认得,想是编织的手法吧?这图绘的可真精细,足见艺术功底和技艺不凡……”

????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又瞟向江明辉。

????心里暗道:“真是字如其人。怎么就长得这般俊秀呢!”

????一念滑过,俏脸也红了,忙低下头看画。

????江明辉正呆呆地看着她。

????这稿子是清哑画的。

????谢吟风的话让他想起了清哑。

????谢吟风取下帷帽后,露出头上华丽的凤钗。那凤嘴中衔着一串水滴珠,在她额前晃来晃去,看得他眼晕,不禁想起帮清哑买的凤钗来,戴上会是什么样子呢?他便在脑海里构想起来,两眼却还痴痴地对着谢吟风。须臾,面上浮现温柔的笑,眼中流露绵绵情意。

????锦屏看了觉得不对,连声咳嗽。

????没惊动江明辉,倒惊动了谢吟风,诧异地回头看她。

????锦屏尴尬,飞快地瞪了江明辉一眼。

????谢吟风忙看向江明辉,触及他的眼神,心儿一颤。

????锦屏再顾不得,大声问:“江公子,这是你画的?”

????江明辉这才醒悟过来,刚想否认,又想这一来势必要牵出清哑,直觉不好,便点点头,承认是他画的。

????谢吟风喜悦万分,又不好意思,便站起身道:“看过了,走吧。去那边看竹器去。”一面重新戴上帷帽。

????见她戴上帷帽,江明辉神色便自如多了。

????谢吟风见了暗笑,又有些窃喜。

????当下佯作不知,又出去挑选物品。

????挑选物品可以掩饰心神,比这样对面坐着要自在。

????半个时辰后,谢家一小厮将一卷图稿送来。

????锦屏出去接了,递给江明辉。

????江明辉接过去一看,正和清哑绘制的织锦图类似,还不如她绘的详细生动。他神色激动,垂头不语,不知想什么。

????良久才抬头问道:“姑娘家的……那意匠,酬劳很高吗?”

????谢吟风点头道:“当然。不过,这差事一般都由家族中人或者心腹之人担任。否则的话,苦心调教出一个高明的意匠来,回头被别家以高价挖走了,岂不白费工夫!”

????高价挖走!

????江明辉觉得脑子轰轰响。

????莫名的,他心中有不祥预感。

????“清哑,清哑!”

????他两眼直瞪瞪地望着谢吟风,口中喃喃自语。

????谢吟风心跳加快,禁不住红了脸。

????幸亏有面纱隔着,才不至露出尴尬行迹。

????只是她心生一股甜丝丝的感觉,震颤至全身。

????锦屏慌忙道:“姑娘,咱们走吧。”

????谢吟风也觉得再待下去不妥,飞快地扫了江明辉一眼,轻声道:“江公子,我先走了。”强自镇定地转身出门,竟一件竹器也没买。

????竹根把手向前伸出,“嗳——”了一声,又顿住。

????人家没说买,他也不能强卖呀!

????等人走远了,方才嘀咕道:“挑了这半天,一件没看中?”

????江明辉糊里糊涂送走了谢吟风,回来坐下,心中翻滚:

????他不能失去清哑,一定不能!

????嗯,回家好好跟爹娘说。

????可是,爹还好,娘那么固执,能劝得过来吗?

????要是劝不过来,会不会更嫌弃清哑?

????若这样,将来清哑嫁过来,婆媳处不好,会受罪的。

????他千思万想不得要领,最后决定暂时不说。

????日子还长呢,等江家生意做大了,他再慢慢将这其中的关窍告诉家人,让他们清楚清哑的能力和对江家的重要性,那时就能接受了。

????他暂搁下这心思,一心一意打理起生意来。

????江家新雇佣了许多人手,加上只有江老爹一人在揣摩编织新品,其他人还照以前的图稿编织,做的越来越熟练,出的货就多,十天半个月就送一船来,总算没卖断了货。

????展眼二月过去,到了阳春三月,外面花红柳绿。

????江明辉思念清哑,想要回去看她。

????可是,他还没处理好那件事,见了郭家人怎么说?

????这么一想,就不敢去了。

????说实在的,他很怕严厉的郭守业和吴氏。

????他便一面做生意,一面潜心练习绘制图稿。

????一晃到了四月,再过了些日子,街上纷纷挂艾草、菖蒲,归家的人会提一两包绿豆糕,原来端午节就在眼前了。

????江明辉难受极了,既不敢去郭家,也不想回江家,借口生意忙,把自己关在铺子里思念清哑,让二哥和竹根回去过节去了。

????绿湾村,郭家忙得热火朝天:在宅子西面的果林中盖了一溜八间青砖大瓦屋,十分齐整,对人说先当仓房,将来给小辈们娶亲用;郭大有带人日夜赶工,做纺车和织布机等。

????再忙,清哑都不理外事,一心沉在织锦的世界中。

????休息的时候,她就会想念江明辉。

????从二月盼到三月,又从三月盼到四月。

????端午节到了,江明辉也没有音讯。

????她被从未有过的思念折磨着,更安静了。

????望着屋角空地上开得累垂的蔷薇、打青白花骨朵的栀子花,以及菜园土篱边星星点点的野花,再看看园子里郁郁葱葱的桃杏和枣树,前方水中连绵的荷叶荷花,如斯美景,却让她怅然。

????为什么不回来呢?

????生意真的很忙?

????不知为何,她心中浮现“商人重利轻别离”的诗句。

????若是她没有画图稿,江明辉还在乌油镇开铺子,他们也就不用分开了吧?

????俗话说境由心生,她心中思念,弹琴的时候就带了出来。

????景江上,刚送出海一批货,方初赶回湖州过节。

????他依旧选了清哑弹琴的时候经过绿湾村。

????现在是春夏,清哑又改在晚上弹琴了。

????听了一会,方初蹙眉,低喃道:“商人重利轻别离?”

????果然是个女孩子!

????且有了心上人了。

????和深闺怨妇的浓愁不同,琴声传递淡淡的相思,恰如月光下的花儿,被清露沾染,带着无人观赏的寂寞,清愁缱绻,欲语还休!

????他不觉也惆怅起来。

????“商人重利轻别离。也不尽然。”他低喃。

????等琴声停后,又问小厮:“昌儿,给谢姑娘的锦送去了吗?”

????昌儿忙道:“送了。早送去了。”

????他有些莫名其妙,几天前的事了,怎么少爷突然问起来?

????方初低声道:“送了就好。”

????望着外面黑沉沉的夜,轻叹了口气。

????*谢谢朋友们打赏、投票支持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