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39章 哨声(四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特别强调“清清白白”四个字。

????他实在憋屈:若清哑真没了清白,他也没话好说;可清哑明明好好的,不过在外头住了些日子,什么事都没有,就成不清白的了;而清白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无法拿出来给人瞧,怎么办?

????方初明白他所指,不禁红了脸。

????他可没嫌弃清哑这个。

????这话他也不好明说,所以他也觉得憋屈。

????严纪鹏忙道:“我妹婿并不是怕丢脸,而是没法出头,这不是外甥已经出族了么。——出族就不算方家人了。他要是怕丢脸,怎会让外甥娶郭姑娘呢?郭姑娘是个大活人,又不能藏起来。等娶了,人人就都知道了。想瞒也瞒不住啊!”

????郭守业道:“人人都知道,他还不承认,不就等于指着我闺女的脸说她不清白、失了名节么?”

????严纪鹏头疼道:“外甥已经出族了!”

????又苦口婆心劝道:“不是我说郭老哥,你为何要坚持这个呢?我这外甥,别的我都不夸,你要找个和他相当的人来也容易,但他对郭姑娘那情义,你就找不出一个能比得上的人。你想想韩小子吧,连退亲都办不好,亏他之前还有脸说娶郭姑娘!”

????郭守业不说话了,因为这点还真没人比得上方初。

????在卫家婚宴上,清哑下落不明,他就敢当着人喊非她不娶,说明他是真心喜欢清哑的。

????郭守业不由抬眼打量方初。

????方初从容又恭敬,任凭他打量。

????郭守业看后觉得,这孩子真不错。

????他便在心里骂方瀚海:好好的赶儿子出族,真是猪脑子!

????严纪鹏又趁机在旁历数嫁给“被出族人”的各种好处:嫁过去上面没有公婆管制,不用请安立规矩。小夫妻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不用和兄弟争家产,所有挣来的银子都归自己,明明白白还显示他们的本领;婆家那边不被接纳,正好经常回娘家,“老哥你不是最疼闺女么,必定舍不得她出嫁。如果她嫁人了还能经常回娘家,你不高兴?”

????郭守业被他说得晕晕乎乎。十分动心。

????可是他一想到方家不肯认他闺女。他闺女将来走出去都要被人笑话,他马上又清醒了,又不乐意了。

????他道:“还是不成。再好。他们还能一辈子躲着不见人?织锦大会的时候,碰见方老爷和方太太怎么办?你别跟我说你外甥出族了不算方家人了,我晓得,方少爷经常回家的。要是清哑嫁他了。他回家敢带清哑吗?带过去了方家会让清哑进门吗?”

????一连串的问把严纪鹏都问傻了。

????这才发现,想说服一个爱女如命的爹有多么的难!

????方初在旁认真听他们对话。觉得郭守业讲的都在理。

????所以,他第二次求亲可以说又失败了。

????但是他并不气馁,准备屡败屡战。

????这一次也不能无功而返,多少也要收点成效才成。

????于是。他歉意地对郭守业道:“郭伯伯说得对,是晚辈考虑不周到。郭伯伯慈父心肠,为郭姑娘这般着想都是应该的。这事晚辈再想法子。下次定叫郭伯伯满意。”

????还有下次?

????郭守业急忙道:“方少爷,你别在这费精神了。还是找个合适的人成亲吧。我晓得好多人都想嫁你。不瞒你说,我……”

????方初坚定道:“晚辈曾发誓非郭姑娘不娶,怎能轻易退缩呢!”

????郭守业便说不下去了,满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他刚才想说“我打算和沈家结亲”,听了方初的话,急忙刹住,暗想这人牛性子,可不能告诉他和沈家结亲的事,不然不知闹出什么事来。还是等沈家老三来了,把亲事定了,他见没指望了,他自然就肯回头了。

????于是他反劝方初:“唉,你这孩子,你爹那其实也是为了你好。这天下做父母的,谁不巴望自个的孩子好呢!”

????一副“你就听你爹的吧”的神情。

????方初觉得怪怪的,却聪明地不吱声。

????又想:好容易来了,求亲不成,见清哑一面总可以吧?

????他便有些心不在焉、坐立不安,目光悄悄扫向外面,期盼清哑会突然出现。

????严纪鹏会意,故意问郭守业道:“怎没见二侄子和郭姑娘?”

????郭守业道:“他们都在忙。大有在做织机,清哑在织锦。不是织锦大会就要到了吗,正赶货呢。就怕人吵,关在屋里忙,连饭都不出来吃,都要人送进去。有时一天一夜都不出来呢。我想见一面都难。”

????严纪鹏听这口风,直接把见清哑的机会给堵死了。

????方初听了却心疼起来,想设计织锦最伤眼睛,她这么累,别伤了眼睛才好;还有,吃饭正常吗?睡觉正常吗?

????正想着,忽觉有人看他,严纪鹏也咳嗽。

????抬眼一瞅,郭守业正狐疑地打量他呢,方觉走神了。

????他忙集中心神应付老汉,和他说起生意买卖上的事来。

????郭守业巴不得只说买卖,如此便不用纠缠亲事。

????就听方初建议他,万不可把所有订单都押在官方,虽说宫中和官府的银子最好赚,但也最难赚。好赚,因为利润大;难赚,打点难,遇见上面有难处,便拖欠货款不给也不是没可能。

????郭守业忙道:“这我听沈老爷说过。”

????方初道:“皇商就是图个名头。我们各家都把列为贡品的织锦按数上贡,其他则自己售卖。像郭家这样,若全部棉制品都销往宫中和官府,上下打点的费用就不是小数。万一遇见灾年或边关打仗,国库困难,收不回货款也是有的,且容易被官员勒索。”

????严纪鹏证实确实有这样情况。

????郭守业听得心惊,忙问可有好法子。

????方初道:“反正郭家所有技术都是公开的,并非独家经营,就以根基太浅为由,让一部分给别人做,剩下的自己售卖。以郭家的名声是不愁卖的。这样既保证皇商地位,又不至于出事血本无归。”

????郭守业连连点头,觉得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郭家根基浅,可经不起折腾,比不得他们世家。

????方初又说北方天寒,提议他将销售路线向北方扩展,还有西部和海外;又说为了省运费和缩减成本,最好在其他棉花产地建立郭家分铺和作坊……

????他在家针对郭家的情形狠下了一番功夫的,此时侃侃而谈,十分从容有见地,严纪鹏都刮目相看,更别说郭守业了。

????他也不求别的,务要求给郭守业留个好印象。

????如此谈谈讲讲,转眼过午,那边酒宴已经准备好,吴氏亲自来请他们去隔壁屋用午饭,指挥丫鬟婆子上酒送菜送果。

????方初见了吴氏,也打叠起笑脸趋奉。

????吴氏也客客气气的,满脸笑容,并不冷淡他。

????她最疼闺女,闺女就是她的命,方初救了她闺女,怎么说都要好生感谢,结亲的事是另一回事,不能因为这个就忘了救命之恩。

????用罢饭,方初先离席,说头次来郭家,要去附近走走看看。

????郭守业要派人带他去,他推辞了,说不走远。

????郭守业便任凭他去了。

????方初在院门前站了,朝田野眺望一阵,又转回来。

????“怎么得见清哑呢?”他想。

????因瞅见附近没人,忙从荷包里掏出那竹哨,放进嘴里用力吹响。

????停了一会,又吹了一声。

????隔了一会,再吹一声。

????第三声刚落,就听院内传来一声竹哨应和。

????他大喜,激动地迈进门槛,朝声音来处走去。

????进院后,就见丫头婆子在上房进进出出,端茶送水,还在伺候严纪鹏和郭守业,并无别个人来,也不见清哑。

????方初走到墙根处,又吹了一声竹哨。

????跟着,他便听见后院传来哨声。

????********

????又坚持了四更!不知还能坚持到何时,朋友们,用月票鼓励作者吧!推荐票也行!(*^__^*)别心急,明天就转折了。郭家此时就算答应亲事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那将是另一轮虐女主的开始,彻底解决根源才是关键。对方家和方初也是一样。名节问题是悬在清哑头上一柄利剑,真能杀死人的!看多了古言你们还不知道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