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2章 截留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谢吟风含羞弄衣带,低声道:“娘,女儿既然做了这个梦,想是和他有些缘分的。若是单凭家世挑,倘或挑错了怎办?依女儿的意思,莫如抛绣球决定。到时候女儿随手一抛,一切自有天定。”

????谢二太太摇头道:“胡闹!若是砸中一个要饭的,你也嫁?”

????谢吟风道:“看他那样子,不像是要饭的。”

????谢二太太道:“若你不巧砸错了,岂不后悔!”

????谢吟风便道:“娘说的是。我也不是瞎抛的。既知他能绘制图稿,必定不是一般人。娘去和爹爹说,到时候咱们发帖子,只请相熟的商家少年来。从他们中间选一个,就算不能应了梦,也不会出差错。岂不两全!”

????谢二太太听她说的有道理,只一时还下不了决心。

????因道:“这事且不急,我跟你爹再商量商量。”

????谢吟风乖巧道:“一切由爹娘作主。”

????谢二太太满意地点头,让她退下了。

????隔天,她寻了个空挡,让人请了谢二老爷来,把下人都屏退了,然后将谢吟风的梦兆和建议说了。

????谁知谢二老爷听了大加赞赏,道:“这倒是个好法子。横竖都在那些人家里选,出不了大错。若真是天意,应了吟风的梦,挑中了佳婿,岂不是我谢家的造化!”

????谢二太太也高兴,道:“就是这样。我想吟风好端端的做这样梦,女婿必定有些来历。我们要谨慎些才是,以免挑错了,挑了个绣花枕头回来。老爷看给哪些人家下帖子合适?”

????谢二老爷道:“既是抛绣球,当然人要多些。”

????夫妻二人便商议起来,按家世拟了个名单。

????当晚,谢吟风知道了这事,暗自欢喜。

????因想起李红枣的话,又特地提醒母亲道:“娘,既然凭天意,也莫要太看重家世。若有那家世稍差些的人家,也给他个机会,说不定就是给我谢家机会。——谁也不是天生就富贵的,只要有能力,还怕没有出头之日。”

????谢二太太点头道:“我儿说得有理。”

????遂商量谢二老爷,将选择的范围扩大。

????这样一来,那些二三流的锦商也都囊括进来。

????火热的夏季,织锦世家谢家放出一条消息:六月二十八日织锦大会前夕,在杏花巷谢家别院,谢二小姐将抛绣球挑选夫婿。应选者为未婚锦商子弟,年纪在十六至二十之间。届时少年们凭谢家请帖入内。

????消息传出,想和谢家联姻的锦商们纷纷携家族内适龄少年赶往霞照。

????※

????江竹斋,江明辉也知道了这消息。

????不过,他并无太大反应。

????也是,这件事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正在想清哑。

????这些日子,随着织锦大会日期的临近,各地锦商、布商、瓷器商人、玉器商人、紫砂商人、海商等都纷纷往霞照涌来,城内人流汹涌,空前繁盛。

????繁华盛景没让他沉迷,反让他心生孤独惆怅。

????他就像被排除在这滚滚红尘之外,无法相融。

????这一切都因为身边少了那个人——清哑!

????他再熬不住了,一心想要见她。

????织锦大会,是江南纺织业的盛会。

????清哑那么会织锦,怎么能不来看看呢!

????这个理由很堂皇,江明辉丝毫不觉得这是借口。

????事实上,他已是相思蚀骨,再没什么可以阻挡他。

????便是之前无法解决的事,他也想到了应对的法子:“我就去对郭大伯说,我娘固执的很,又不懂生意场上的规矩,这事急不得,省得闹僵了,清哑过了门受气。等我寻了机会慢慢地劝我娘,欢欢喜喜解决这事,总不叫清哑委屈。我多陪些小心,郭大伯又是个有见识的,见我诚心,肯定会支持我。”

????他越想这理由越妥当,又奇怪之前怎么就蠢得没想到。

????可见爱情会令一个人失去理智,同样也会让人产生急智。

????心下计议妥当,他便准备抽空去一趟绿湾村。

????可是,江竹斋的生意异常火爆,终日顾客盈门。

????江老二言辞拙劣,卖卖东西还差不多,应对那些对竹丝画好奇的顾客终究差一筹——文雅的东西也让他说粗俗了。这时候让他主持店铺显然不是个好主意,一个不慎,就会把苦心建立的口碑给砸了。

????江明辉犹豫再三,想他就走两天,想必不会出事。

????正下定了决心,谢吟风却派了锦屏来找他。

????锦屏拿了几幅画来,要他照样子做图稿,然后编织竹丝画,做成四扇屏风,“姑娘说,只要在六月二十八日之前交货就成了。”

????要设计图稿,这时间可有些赶,他哪里还能走开。

????若是别人还罢了,往后推一推不算什么事。

????谢吟风是他的老主顾,一向照顾他生意,而且人家正要抛绣球招夫婿,这屏风说不定就是赶制的嫁妆,这节骨眼上,他如何能拒绝?

????无奈,他便给清哑写了一封信,又备了点心茶叶等礼品,交给回去催货的二哥带去绿湾村。礼包中有个精致的首饰盒子,内装一对羊脂玉镯,是他前几天特意去珍宝斋为清哑挑选的。花了三百两银子,为此,他还挪用了公账一百两呢。

????江老二满口答应了。

????然回去后,立即就被江大娘问了出来。

????她将信和东西都截了下来,还不许儿子告诉别人。

????“我也没旁的想法,就是要把郭家晾一晾,不然等清哑进门,他们就凭这个拿捏你弟弟。一个男人家,被媳妇拿住了可不好。不能惯了她。就会画个画,就拽得跟什么一样。也不想想她将来靠谁过日子。这都几个月了,一幅画都没送来。这还不是拿捏?”

????她越说越气,越觉得郭家罪不可恕。

????江老二想起弟弟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心疼。

????开始他还不知道弟弟是为了清哑,日子一长,加上江明辉有时说话颠三倒四,甚至睡梦里叫“清哑”,他才明白弟弟心思。

????这时听了老娘一番话,觉得不无道理。

????他是个憨实的人,认死理,也觉得媳妇就该为男人。

????当下,就由着老娘作主,扣下了江明辉的信和东西。

????江大娘得意地将点心茶叶等物收了,单拿着信和首饰盒子走进自己屋里,小心地将它们藏进床后箱子底部,用一摞衣裳遮住。

????藏好正要盖上箱子,忽地手顿住了。

????因想:那信也就罢了,字认得她,她不认得字。

????那首饰盒里装的什么呢?

????*

????谢谢朋友们打赏、投票支持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