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58章 规矩?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新官上任,众商家自然要拜见。

????当下,天字号所有主事人进入官厅磕头;地字号和人字号以及其他所有人都走出廊亭,跪在通道中磕头。

????诸葛鸿意气风发,慷慨激昂地勉力了众人一番,声称今后与大家官民齐心,不负圣恩、不负百姓,为大靖纺织业共同努力。

????这中间,他特别提到郭织女将毛巾纺织技术敬献给朝廷,还宣称“从此郭家无秘密”,不愧是御口钦封的“织女”,襟怀广阔、心怀大义、造福百姓……

????洋洋洒洒一篇赞美之词,十分推崇郭家和清哑。

????他言明要将此事上奏朝廷,为郭织女请功。

????商贾们都十分惊讶,再次为郭家耳目一亮。

????妙在郭家这举措并不伤害任何人利益,反而为别人创造了更多机会,带来更大利益,怎不叫人推崇!

????所有人都对前景无限期待。

????诸葛鸿满意地结束了训话,命人开始评选织锦。

????排在前十的差距依然不大,郭家依然牢牢占据首位。

????除此外,另有两家从背后杀出,一是谢家,一就是方初。

????谢吟月看过清哑的画稿,和方初退亲后,再不受当初誓言约束,放开思路,突破创新是必然的;方初对清哑转让给各世家的技术很熟悉,加上他手中有清哑十幅画稿,创新突破更加容易。

????接下来,就是宫中派遣下来的太监和宫嬷挑选锦缎了,排在前十的都要进官厅,若锦缎被选为贡品,便可签下宫中订单。

????趁这空挡。清哑叫了盼弟起身,往锦绣堂右前方通道走去。

????细腰和细妹立即跟了上去。

????那后边是女官房,如厕之地;男官房在左前方。

????谢吟月眼角余光瞥见,等了一会,也起身向那边走去。

????郭家姐妹如厕转来,顶头便碰见谢吟月,李红枣和锦绣分别跟随在她左右。眼看就和清哑面对面。

????谢吟月很淡然。并不打算对清哑怎样。

????她答应韩希夷的,当然要做到。

????她不出声,李红枣却不会沉默。

????她恨极了清哑安静纯洁的样子。

????她今日来就是为了恶心清哑的。便是什么也不说,也要以自己的存在提醒清哑:她曾被人掳走过、已经丧失了清白,怎么还有脸到这繁华场中来现眼?

????考虑到之前清哑面对众人坦然无惧,李红枣觉得暗示不起作用。她便对清哑轻蔑冷笑,眼看就要走到清哑面前时。又低声道:“真不要脸!不知道被几个男人睡过,还敢出来见人!”

????细腰目光一冷,探手将她揪了过来,掐住她脖子。

????“贱人。你不想活了?”她对李红枣骂道。

????李红枣毫无惧色,胜利地看着清哑——

????叫人来评理呀,说她骂织女、惩罚她好了!

????她就是要挑起事端。引起人注意,然后让人议论清哑。郭家越分辨就越抹黑;她反正是贱命一条、名声也坏,不介意为此再被掌嘴。

????谢吟月停住脚步,蹙眉看着李红枣。

????她没想到李红枣会说出声,这不符合她一贯的行事方式,因为露了行迹。纵使李红枣不是她的奴仆,别人也会当是她的人。她的人当面羞辱织女,她有管教不严之责。

????李红枣话已说出口,再收不回来了。

????她便把目光转向清哑,似乎在问怎么办。

????若是清哑揪住这事不放,她便要当众惩治李红枣,给清哑交代、平息清哑怒气,但这样一来,事情闹开,清哑也没了脸面。

????想罢,她虽有些歉意却保持着从容。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古语从来不会妄言。

????清哑到郭家这几年,要说没受郭家人一点影响,那不可能!

????她根本没看李红枣,直接走到谢吟月面前,在所有人连同细腰还没想好怎么处置此事时,她抬手左右开弓,狠狠打了谢吟月两个耳光,然后揉揉手,因为打疼了。

????细腰傻眼,手下松了李红枣挣脱了也不知道。

????李红枣更傻眼,是她骂的人,清哑怎么打谢吟月?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清哑居然动手打人了!

????她想:“她被关疯了!”

????一定是这样。

????谢吟月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清哑,颤声确认:“你敢打我?”

????清哑回道:“我早就想打你了!”

????谢吟月怒了,质问道:“你凭什么打我?”

????清哑道:“我就要打你!今天咱们不比织锦,不比弹琴,不比喝酒,不比阴谋诡计,咱们就比打架!你们都不许帮忙!”

????最后一句话是对细腰细妹说的,还示意她们看住锦绣二人。

????然后她飞快伸出两手各抓住谢吟月一只胳膊,就要动手。

????细妹心中掂量双方实力:姑娘天天练习跳舞的,谢吟月大家子小姐,一天到晚被人伺候着,应该打不过姑娘,想罢果真不去帮忙。

????细腰则想后果:若是自己上前把谢吟月给打了,后果将很严重;若是姑娘打了她……哼,打了不就打了么,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她也不上前帮忙,也不劝阻,随她们去。

????盼弟紧张得直扭手,心中想:“帮不帮?帮不帮?不帮姐姐吃亏怎办?帮了人家说姐姐没理怎么办?等等看,等等看……”

????她两眼盯着清哑和谢吟月,眼珠随着她们转。

????锦绣急了,想姑娘自小尊贵,哪比得上郭清哑乡下长大的野丫头,刚才她已经打了姑娘两耳光,要是再伤了姑娘可怎么办;李红枣则想,清哑虽是乡下的,那也是被郭家娇生惯养长大的,哪会打架,这是气疯了,可是谢大姑娘更不会打架,还是拦一拦的好。

????两人都想上去阻止,可是细腰细妹根本不让她们上前。

????锦绣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们,心想还有这样做丫鬟的,就算不怕将大姑娘打伤了出事,便是郭清哑受了伤,她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那时,其他去如厕的女子及仆妇经过这里,都停住观看;又有好事的忙去叫郭家和谢家人;再者她们两方冲突的动静也惊动了人。

????郭大全、沈寒冰、方初、韩希夷、谢天护等人都急忙来了。

????就见清哑正和谢吟月正扭在一起,僵持着,脸对脸。

????众人都急了,其中尤以方初和韩希夷比旁人更着急。

????方初叫道:“郭姑娘,莫要冲动!”

????韩希夷也道:“谢姑娘,快松手!”

????谢吟月气得要吐血——

????是郭清哑抓着她的,她怎么松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