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64章 保证(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道:“我爹娘也说,家人平安健康比什么都强。”

????方老太太笑对众人道:“瞧,天底下当爹娘的心肠都一样。”

????严氏忙道:“这是自然的。人年轻时候难免想这想那;等成了亲,有了儿女,那一心就在他们身上了,就望着家人好。”

????林姑妈也道:“所以年纪大的人行事就多顾忌。”

????方老太太道:“不顾忌能成吗?家要顾,儿女也要顾。他们又经历少,思虑不周,做长辈的再不替他们多想些,越要出事了。”

????方瀚海垂眸,不忍看清哑。

????方初则一直悄悄留心清哑,听见祖母和姑妈话里有话地暗示,很不悦,但他也知此时不是妄言忘行的时候,且看清哑怎样应对。

????清哑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忽有所悟,因看向方初的断手,想:“老人家看见这么优秀的孙子手被斩断了,肯定心疼死了,不知多难过呢。难怪他们一个个都这样。”

????她便道:“老太太也别太操心了。须知‘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有些事看似不好,结果却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方初就微笑,低头端起茶杯喝茶。

????方瀚海愕然抬眼,看向郭织女。

????最终他断定:她根本没听懂母亲暗示!

????方老太太也察觉了,虽笑容满面,心里很郁闷:这好比有人装扮一身精彩戏服,在戏台上又唱又跳,作出种种动作表情,卖力地表演半天,结果去发现下面看戏的是瞎子,那感觉可难受了。

????她并非没有涵养和胸襟的老人,也不像一般大富之家骄横作派,因此虽不愿娶清哑,也绝不会明里对她讥讽羞辱。

????这是气度,也是品性。

????但清哑今日上门带着目的来的。她必须表明态度。

????因此,她又道:“说是这们说,长辈哪有不为晚辈操心的。就说织女这次遭难,郭老爷和太太能不愁吗?现在你平安回来了。他们就好了、也不愁了。可见你福缘深厚,菩萨都保佑你的。”

????清哑道:“是这样。我那天脱困回家,我爹娘看见我还哭呢。”

????方老太太忙道:“那是高兴的。”

????清哑摇头,道:“不是。他们是担心外面人说我闲话。”

????方老太太一下子顿住,探究地看着清哑。

????这丫头是故意说这话吗?

????众人也都神情微妙。不知如何谈论这话题。

????实在是这话题太敏感了。

????清哑却自顾自道:“我就劝他们,说我退了几次亲,还怕人说。人总要自尊自强自立,别人才会尊重你。我爹娘才没难过了。”

????方初更笑,为了掩饰,把一杯茶全喝光了。

????丫鬟忙过来为他续上。

????方老太太含笑点头,说“织女心性非比常人。”

????严纪鹏也拍桌道:“说的好!”

????他是为欧阳明玉喝彩。

????清哑同欧阳明玉秉性相似,都单纯明净。

????方瀚海和严氏等人也都称赞清哑。

????只有林亦明看着清哑不屑地轻哼了一声。

????方初察觉看过去,她才转开目光,装作无事一样。

????方老太太道:“说到亲事。老身正要问织女:听说织女在锦绣堂宣称,八月十八就要成亲,还委请了纹儿父母主婚。此事当真?”

????清哑心想“来了”,便道:“是真的。”

????方老太太忙问:“定的谁家?”

????众人也忙都竖起耳朵。

????清哑道:“还没选定。”

????方瀚海心道:“你就是不想说!”

????方老太太诧异道:“怎么还没选定?又说成亲?”

????清哑解释道:“是没选定。晚辈正在选。不过这不耽误成亲,我都安排好了。到时候还请老太太、姑太太、少爷姑娘们,还有方氏族亲都去吃一杯喜酒。”把之前的话重又说了一遍。

????方老太太等人都愣住了。

????这是说:她不一定会嫁给方初?

????方瀚海有些恍然,这便说明了为什么之前在锦绣堂,清哑坦然对他提出那么多条件,毫无异样;也说明了她为什么敢来方家。

????因为她根本没想嫁给方初!

????方初也疑惑起来,怀疑清哑一直在骗他。

????她知道方家不接受自己。怕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因此故意哄他说,有法子搞定他爹,其实她已经选了沈寒冰。

????这想法让他无法忍受。焦躁不已。

????他便要站起来,要上前问她。

????这时,方老太太和清哑一齐看向他。

????方老太太目光深沉,带着威压。

????清哑目光清澈,对他轻轻摇头。

????他便暗自思忖:“此刻就算问了,又有什么用呢?我尚且不能说服祖母和爹娘。她又有什么办法。问出来只会令她更受羞辱。”

????于是,他便按捺下焦躁,打算回头找机会再问。

????方老太太见他安定了,才重新转向清哑。

????她心里也猜清哑为了不使方初为难,已选了沈寒冰。

????她便对她更高看一眼。

????唉,可惜了!

????因笑道:“原来是这样。老身听见说织女成亲,以为选定了良人。”

????清哑看她半响,忽然问:“老太太是怕晚辈选方初吧?”

????屋子里安静下来,连伺候的人都不敢再动作。

????方老太太尤其震惊。

????她幸亏没喝茶没吃东西,否则肯定被呛。

????老太太默默在心里收回之前对清哑的评判,觉得她不是瞎子,她眼亮心也亮,在她面前,其他人里外透透亮。

????好在老人家久经风浪,很快就恢复常态。

????她对清哑感叹道:“织女这话老身不好回的。老身只能说,大家子外面看着风光,其实有种种难处和约束不便——”说到这指向方纹道——“就说纹儿,以前也定了一门亲的。后来她大哥和谢家退亲,那家子听说了这事,便说方家背信弃义,初儿断手出族是不孝不义,一纸文书来把亲给退了。织女说说,这可不是无妄之灾?现如今他三妹妹和四妹妹都定亲了,他三妹妹九月里成亲,我们是一点也不敢妄动。”

????清哑面色沉静,道:“晚辈理解。”

????方老太太追问:“织女真能理解?”

????清哑肯定道:“能。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牵连到两方家庭。若是一桩姻缘不能为双方家庭带来欢笑,而是带来灾难,就不该结!”

????方老太太颤声问:“织女真这样想?”

????清哑道:“晚辈真是这样想的。老太太,晚辈知道你担心什么,请放心,若因我的缘故连累方家姑娘,晚辈绝不结这门亲!不但我这样,我还保证劝方少爷也放手,不让他做不孝不义之人。”

????方老太太和方初霍然站起身。

????********

????二更求月票推荐票,还有加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