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71章 相通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便喜悦道:“我好了。这就告辞了。”

????方初意有所指地问:“这就走吗?”

????清哑道:“是。打扰了一下午,也该走了。明天还要参加织锦大会,大家都有好些事呢。”

????她急着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要引走方初。

????她醒来后,并没有忘记林亦明来找她的事,她记得清楚着呢。

????她不觉得林亦明是危言耸听、威胁自己。

????她想,林亦真是个优秀的女孩子,优秀的女孩子总是容易引人注目的。方初和林亦真是表兄妹,相处久了,或许会日久生情。不是她不信任方初,她是怕方初和江明辉一样。江明辉就是常和谢吟风见面,对谢吟风生了怜惜爱恋之情,最后才不能决断。

????所以,她不能给方初和林亦真发展的机会。

????她有些纳闷,怎么凡表妹总是住在表哥家呢?

????林黛玉是死了父母,无依无靠被贾家接去了;林亦真父母健在,到方家原是走亲戚的,怎么住着就不走了?

????她便据此断定两家有结亲的意思。

????且说眼前,方老太太挽留了一番,清哑坚持要走,老太太便亲自送她出去,浩浩荡荡一群人,和迎接她时一样排场。

????可是,方老太太却觉得气势弱了许多:己方损兵折将,少了方瀚海夫妇、严纪鹏和林姑妈,只有方初方则方纹兄妹三个站在她身边,连林家姐妹都躲着方初没敢出来。

????分别时,老太太见方初也要走,不痛快了。

????她笑问:“一初也要走?唔,你一向忙的很。”

????这是讽刺方初:有空陪郭清哑。就没空陪祖母。

????方初忙走上前,在老太太耳边轻声道:“祖母,我必须得走。若留下,人看着还以为方家长辈同意我娶郭织女了。”

????方老太太一震,立即醒悟。

????方初缠着郭清哑、跟着郭清哑来方家,那都不出奇,因为他早就发誓非她不娶;若他以被出族的身份公然住在方家。外人定然以为方家长辈认回了这个儿子。并赞成他娶郭清哑。

????方老太太看着方初暗骂“小狐狸”。

????在孙子这没占到上风,她决定在清哑那找补回来。

????老太太拉着清哑的手,亲切地嘱咐她常来玩。又看着她意味深长道:“希望织女莫忘了自己做的保证。”

????清哑坚定道:“不会!我说话最算数。”

????跟着也提醒:“老太太也别忘了答应我的话。”

????老太太笑容一滞,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这简直是笑话!

????她一把年纪了,什么事没经见过,居然能被一个黄毛丫头给算计了?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小丫头。跟她打机锋简直对牛弹琴。

????她倒要瞧瞧,这丫头有什么本领扭转乾坤。

????老太太巩固一番心理。也掷地有声道:“老身虽是妇道人家,说话向来一言九鼎!”

????一老一小赌上了,方初是见证人。

????方初又喜又忧。

????喜的是清哑能入祖母的眼。

????忧的是不知清哑和祖母赌了什么,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有没有怕连累他、所以暗中选了沈寒冰;还有,她先前一直害怕自己会娶林亦真,也要向她再剖明心迹解释。省得她不安心。

????有的没的想了一堆,直到离开方家还在想。

????他跟在清哑马车边。马车里的人像磁石一般吸引着他。他搜肠刮肚想找个什么借口上车和她说话,或者看看她。

????清哑上车时,看见方初也翻身上马。

????觉得拐带成功,她抿嘴笑了。

????马车启动,她不用对外看,也感知他在车外,轻声道:“他也来了?!”好像在问细腰,又好像自言自语。

????细腰不知她心思,特地对外瞧了一瞧,道:“来了。就在外面。”

????清哑含笑点头,尽管她早已知道了。

????和人说说他,能弥补他不在身边的空虚。

????然她不是善于交谈的,接着就无话了。

????要是方初在身边,就能有许多话对她说。

????她便想叫他上车来,又找不到理由叫他上车。

????再说,她答应了爹娘,在方家长辈出面之前,不能和他私定终身,否则爹娘会伤心的;她也答应了方家,若是不解决名节问题,就不嫁给方初,省得连累方家姑娘。

????思前想后,她细细叹了口气。

????爱情之路布满荆棘,她走得很艰辛呢!

????悄悄将窗帘掀开一点点,对外看。

????只见他挺直了腰身坐在马上,侧脸轮廓很刚毅。

????“待会儿请他去家里。他送我回来,该请他进去喝杯茶。”她想,忽然眼前出现郭守业和吴氏面容,心一沉,“爹不欢迎他呢。还是等那件事办妥了再请他,他也有面子。”

????想到那件事,她不免又有些焦急……

????细腰和细妹瞅着她,就这一会工夫,脸色变了几变:先是笑,接着蹙眉,接着又叹气,接着又失落,然后又焦急……

????细腰受不了了,道:“姑娘若想见他,我叫他上来就是了。”

????清哑急忙摇头,道:“别叫!”

????方初为她做了那么多,她怎么能事事都指望他呢。

????她也要为他做些事,而不是成为他的负担和累赘!

????她拿定了主意,叫细妹打开一个文具箱,拣出一只硬笔,铺开纸,刷刷写了一行字,命递出去给张恒,交给方初。

????方初正想怎么上车会佳人,忽然接到传书,忙展开来看,上面写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是叫他暂且忍耐。

????他不由苦笑,觉得自己还不如清哑有决断、有毅力,只管缠绵不舍,只想儿女情长,就不知道“忍一时煎熬,得长久恩爱”。

????眼看到郭家门口,马车停住,清哑掀开车帘。

????方初忙也勒住马,看向马车内。

????清哑什么也没说,就用那会说话的眼睛凝视他。

????他便“看”出她许多心声,并自动延展、弥补她未尽之言,比她用嘴说的多的多,铺天盖地将他淹没。

????他眼中也满是柔情,不断漫延,将她缠绕。

????忽然,清哑对他眨眨眼,一笑,放下帘子。

????马车又继续走了,一直驶进郭家院门。

????方初没有跟进去,因为她“说”今天不请他进去了,叫他耐心等,她一定不会辜负他,将来有一天会堂堂正正地当他是郭家娇客迎他进门;她也会堂堂正正地以方家儿媳的身份被方家迎进门。

????“淘气,就是让人放不下!”

????他在心里抱怨心上人,脸上却在笑。(未完待续。)

????ps:今天没有加更了。原野没心情码字。一直以来,我都很坚持,不大受书评区言论左右。说得好听是有主见,说得难听就是顽固分子。但是,这并不表示我不受书评影响,不过我不愿说而已。这不是好习惯。应该告诉你们,让你们知道我并不是跩到油盐不进,也更了解原野。昨天码到后面甜蜜蜜的时候,上线传第三更就看见了评论,忽然就没了码字的心情。我知道读者吐槽更多是出于对书的关切,但因为作者面对所有的读者,情节进展到不同阶段,总会有不同的声音出现,汇总那些吐槽,发现这书一无是处,很郁闷!(奇怪我怎么不去汇总赞赏的评论呢?)既然没心情码字,勉强码是对你们不负责,就更慢些吧,用存稿。你们继续吐槽(绝没有讽刺的意思,私心以为吐出来才更健康),我去修修头发。广州的天雾蒙蒙的,春雨醉人,转一圈想必心情会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