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72章 嫁妆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少爷!少爷?少爷?”

????圆儿见少爷笑得高深莫测,且一个表情不变,觉得怪渗人的,便小心叫他,怕他魂魄出体,跟着郭姑娘进去了,要唤醒他。

????方初回神,不悦地瞅了小厮一眼,觉得他今天不够往常机灵,譬如人家睡得正香,且正做好梦的时候,被人吵醒了,不恼火才怪呢!

????圆儿有些莫名其妙,不知哪冲撞少爷了。

????“咱们去哪,少爷?”他赶忙问。

????“去兴隆银号。”方初沉声吩咐道。

????说完拨转马头,一抖缰绳,催马而去。

????清哑在努力,他也要努力。

????现在他就去兴隆银号安排一桩事。

????卫昭这个人实在厉害,他在图谋清哑的同时,也凭着超常的远见预测到曾家和刘家的下场,并且暗中做了谋划。

????曾家和刘家对郭家落井下石,商誉受损,经营早就悄悄下滑。

????曾少爷决策失误,又无法回头,只好破釜沉舟。

????五月中,曾家在兴隆银号借贷一百万,刘家借贷八十万,均是用各自名下产业为抵押,期限是三个月。

????方初是在清点兴隆银号的账目时发现的。

????他便知道,卫昭在算计曾家和刘家。

????因为,就算是应急,以两家的实力,也根本不用借贷。定是他们听了卫昭哄骗,说是请他们照顾岳父的生意,他们觉得自己实力强,不愁还不上,就近借了,到期还了便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谁知情势急剧变化,现在他们真还不上了。

????那方初就不会手软了!

????再回头说郭家,见清哑马车进门,在门房等候的小丫头急忙飞奔去上房报信。

????杨安平家的便匆匆赶过来,一面搀清哑下车。一面道:“老爷和太太正等着姑娘呢。叫人来看了几次。”

????清哑道:“爹回来了?”

????杨安平家的道:“回来了。大爷也回来了。”

????清哑便知他们不放心自己。

????当下也不耽搁,便去了吴氏屋里。

????吴氏见了她,一把拉住,双眼严苛地把她上下一扫。想从她脸上神情判断她在方家可受了委屈;一面嘴里问出一连串的话:“方家老太太人怎么样?狠不狠?可说你什么了……”

????嘴里问着,脚下不停,拉闺女在罗汉床上坐了。

????清哑先叫“爹,大哥”,然后回答娘:“没有。老太太人很好。”

????吴氏根本不信。大惊小怪道:“人很好?你别是没看出来吧!她们有年纪的人,有事也是搁在心里头,脸上看不出来心思的。那一家子老小都是狐狸!”

????她心里,闺女就像小绵羊一样,方家人都狡猾如狐。

????郭守业点头道:“方老爷心深的很,是个老狐狸。不像韩老爷,我还能骂他一声‘不厚道’出口气;方老爷嫌弃你,我连骂他出口气都不能。——他啥也没做阿,我要是骂他我就成了不讲理的了。”

????清哑不料爹娘对方家人这个印象。

????她就移坐到爹身边,帮他抹胸顺气。

????“别气了。爹。”她劝道。

????郭守业见闺女小心翼翼的模样,心疼了。

????他想,对闺女说这些干什么?

????白叫她操心。

????要说也是去对方瀚海说!

????他便道:“爹才不气。你去了方家,他们都说什么了?”

????郭大全也问:“方老太太都说了什么话?”

????他唯恐小妹听不懂老太太暗示,想让她把原话说一遍他听,他来分析判断其用意。不得不说,他考虑很周全。方老太太等人说的话若被他听见了,将是截然不同的效果。

????清哑道:“方老太太亲自到大门口接我的。晌午从醉仙楼叫的席面。老太太、方伯伯和严伯伯他们都陪我喝酒……”

????她将方家接待她的情形细细说了一遍。

????因为她觉得方家人对她很好,把这些告诉爹娘和大哥,能让他们对方家人印象好些。毕竟将来两家是亲戚。她不能在中间挑事,应该两面调和。故而她隐去了自己对方家人的保证,也隐去了林亦明对她的质问和指责。这些若让爹娘知道了,可了不得!

????郭守业听说清哑把方瀚海夫妇、严纪鹏和林姑妈都喝倒了。哈哈大笑,还使劲拍打身边茶几,幸灾乐祸溢于言表,“这老家伙,这下可现眼了!”

????清哑推他,嗔道:“爹——别笑人家。”

????郭守业忙道:“爹不笑了。不笑了!”

????然那嘴任凭怎么努力也合不拢。

????吴氏和郭大全也都瞅着清哑笑。

????笑一会,吴氏忽然道:“这些人陪你一个小女娃喝酒,不是成心欺负你么?就算你能喝,也不能这么对你。”

????她多心了,想大家子有教养的女儿,谁这么喝酒的?

????别是方家借这个笑话讽刺清哑吧!

????清哑愕然,觉得娘有些阴谋论。

????方老太太有什么用心她不敢断定,但她相信方初,若方家人羞辱她,方初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郭守业也道:“这个应该不会。严姑娘也喝酒的。谢大姑娘那回还被清哑给喝倒了呢。方瀚海就算欺负清哑,他自己不是先醉了么!”

????说着又问清哑:“你走的时候他们都还没起来?”

????清哑道:“嗳,说都还没醒。”

????郭守业又笑起来,决定明儿去锦绣堂,一定要好好“问候”方瀚海,出这一口气,谁让他瞧不上他闺女的!

????被郭守业惦记的方瀚海直到次日凌晨才醒来。

????严氏急忙带人上前伺候他穿衣洗漱。

????两人对面,彼此目光躲闪,都很尴尬。

????虽说昨日闹和离是在醉酒状态,但儿子断手一事是梗在他们心中一个结,借着撒酒疯宣泄出来了,酒醒后居然都没忘记。

????严氏也不正眼看他,一面为他系腰带,一面自顾自道:“娘叫你走之前去她那一趟。听说郭姑娘又坚持要嫁初儿。”

????方瀚海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严氏便将昨日后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她昨晚便酒醒了,尴尬地去婆婆那里认错。

????方老太太体恤她为儿子的一片心,也没怎么苛责为难她。因将林亦明从清哑那探来的口风,以及自己和清哑打赌的事说与她听。

????方瀚海恍然道:“我就说不对:若非嫁初儿,她要方家为她准备嫁妆就罢了,怎么床也要我们打制呢?婚床一般都由夫家来做的。既这么说。那就对了。她其实就是要我们帮初儿筹备亲事。”

????严氏道:“娘也是这么说。”

????方瀚海道:“那你就好生为他筹办。”

????严氏道:“是。我今日就不去锦绣堂了,得把这事理出个头绪来,理一个清单。郭姑娘说八月十八成亲,没多少日子了,怕来不及呢。”

????她实在没脸见清哑。借着这事回避。

????方瀚海会意,道:“也好,你就在家准备。”

????两人说着这件事,把昨日撒酒疯的尴尬暂丢开了。

????方瀚海说婚床不用再费心打造,原来家中已经为方初准备好了,就用那个吧,也省得赶日子。

????严氏摇头道:“不妥。”

????原来,那婚床是为方初和谢吟月成亲准备的,床围栏上刻有日月星辰,挂檐、横眉处更是雕镂众星捧月。针对性很明显。

????虽说雕日月星辰寓意守护,适合每一对夫妻,但有谢吟月这个前未婚妻存在,若将这床拿来送清哑,便是故意刺她眼了。

????方瀚海听后急忙道:“你想得很周到,是我糊涂了。就按你说的,婚床重新打造。把那个留下,送给族里亲戚用吧。”

????严氏道:“是。我今日就安排人回去办。”

????方瀚海又道:“我看你得亲自回去一趟,从库藏中挑些好东西,既要珍贵又要合用。这也是他该得的。”

????说到最后一句。语声有些低沉。

????严氏也不说话,心里很不好受。

????明明是儿子娶媳妇,却弄得跟嫁儿子一样,当然不好受。

????一时方瀚海穿戴洗漱完毕。又喝了一小碗细粥,也没敢吃别的东西,才往母亲那里去请早安,顺便问昨日之事。

????方老太太见他面色有些萎黄,没好气道:“知道那丫头能喝,还不当心。你就这样小瞧她?”

????她昨日后来又找人把清哑的事细细问了。得知清哑曾经一人喝倒严未央、谢吟月和高云溪三女,失悔不已。“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若她事先知道这段故事,昨日绝不会安排他们喝酒;即便要喝,也只会敬一圈意思意思,何至于弄到那个下场。

????方瀚海惭愧地笑笑,因问起昨日后来情形。

????方老太太便说了一遍。

????又道:“我们都小瞧了那丫头,都被她算计了。”

????方瀚海度其心意,问道:“母亲对那丫头印象如何?”

????方老太太想了一想,忽然“嗤”一声笑了,道:“我活了这么大,还没在一个小辈面前吃过这样亏、丢过这样脸。——这丫头不错!你说她不言不语的,怎么那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方瀚海忙赔笑道:“母亲既觉得她好,管她用什么法子。若真能不连累方家嫁进来,那是好事。应该高兴才对。”

????方老太太道:“就怕她不能。”

????方瀚海道:“母亲不可小瞧她。她很能出人意表的。”

????方老太太道:“我不敢小瞧她,我是觉得这事无可转圜。就算她请了皇上下旨赐婚,也不能堵住悠悠众口。且越是下旨赐婚越坏事,人家会说她仗着一个师傅,用权势压迫方家接纳她。”

????她昨晚想了一宿清哑会用什么法子破局,想来想去也只想到明阳子身上,若明阳子去找皇上赐婚,不是不可能。

????但是,赐婚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方瀚海不得不承认母亲分析的对。

????他道:“母亲别急,我先探探看吧。横竖她自己保证过的,到时候咱们若有不到之处,郭家也怪不到咱们头上。”

????方老太太要他找机会提醒清哑:圣旨赐婚是没用的。

????方瀚海沉默一会,才道:“好。儿子会跟她说。”

????母子又说了几句话,方瀚海才告辞出门。

????到前面,严纪鹏正等着呢,两人一块去锦绣堂。

????锦绣堂比昨日更热闹。

????方瀚海郎舅两个一到,众人皆把目光投向他们。

????这是想探知昨日郭织女拜访方家的消息。

????********

????依然早起求订阅、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

????PS:  原野谢谢大家各种鼓励支持!没加更不是拿乔,是没写。坦然承认会受你们影响!但这并不表示原野拒绝你们吐槽,相反,我希望听见更多不同的声音,听你们真实的想法(恶意的我会自动忽略)。很迷惑,也不知后面的内容会不会让你们喜欢。书评区也反应人性种种,每个作者都会在意,要不然很多作者都建立群来和读者沟通呢。原野没精神打理,所以才从未建群,但书评我是一直关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