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73章 柳暗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瀚海抖擞精神,神色如常地招呼大家。

????来到通道前端,见郭守业正在沈家廊亭内和沈亿三说话。

????郭守业一见方瀚海,满脸歉意道:“方老爷,你还好吧?你说你们一家子那么客气,母子夫妻郎舅兄妹四五个陪我闺女喝酒。她不大出去吃酒的,也不晓得酒桌上的规矩,长辈跟前,要谦让些,哪能叫喝就喝呢?唉,我听说把你们都喝醉了。我一夜心里都不安。我说了她一顿。今早起我就早早地来了,要跟你说‘对不住’,看在我面上,别跟她小女娃计较……”

????拉拉杂杂说了一通,把个方瀚海羞得脸发紫。

????严纪鹏也尴尬不已。

????周围的人跟听了奇闻一样,都瞪大了眼睛。

????要根据郭守业说的“母子夫妻郎舅兄妹”来算,最少也有五个,五个长辈“陪”一个小姑娘喝酒,还都喝醉了,岂不怪哉!

????沈亿三也笑道:“方老爷,方家对郭织女可真尊重。这阵仗,比接待朝廷官员还要体面了。不过,她一个晚辈,你们也该温和随意些,太过正式讲究了,岂不让她拘束?”

????方瀚海心中更加苦涩。

????沈亿三比郭守业说话要高明、含蓄的多,且点明了方家母子意图:把郭织女尊敬着、捧着,就是不拿她当亲近晚辈待,生恐人误以为方家承认这门亲事,把清哑当孙媳妇了。

????郭守业见方瀚海脸色难看,心里畅快极了。

????因想“叫你瞧不上我闺女!也不让你好过。”

????方初早来了,远远看见父亲和舅舅进来,惦记他们昨日醉酒,就要上来问候请安。那两人却停下和郭守业沈亿三说话。虽然他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见方瀚海脸色不好,也知不对,便急忙走过来。

????还没到沈家廊亭前,沈寒冰迎了出来。

????沈寒冰皱眉看着他,道:“方少爷,你也算一身本事,怎么连爹娘都不管你?还是你不是他们亲生的?你要没本事娶。就别强出头!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害得郭妹妹为你出头,又是当众提条件,又是上你家拜访。跟倒贴一样,变尽了法儿也没得你父母说一声好。你还算个男人吗?”

????他很愤怒,说得很不客气。

????方初怔住,无言以对。

????这番话。同样被方瀚海等人听见了。

????方瀚海对儿子的难堪感同身受,且一样觉得难堪。

????沈寒冰又瞄了方瀚海一眼。轻蔑道:“什么狗屁世家!都是沽名钓誉!你们家要是出一个郭妹妹这样的女子,你就烧高香吧!”

????沈亿三见方瀚海面上挂不住,佯喝道:“寒冰不可无礼!”

????沈寒冰道:“怎么我说错了吗?既然嫌弃郭妹妹,就不要上门求亲;既求了。便要诚心对待。现在算怎么回事?儿子来求,一副情深不悔、非卿不娶的架势,死缠着郭妹妹不放;老子为了维持世家的脸面。端着架子死不松口。外面的传言还真一语中的:方家这是想面子里子一齐顾,就不顾人家死活难堪了!”

????方瀚海冷笑道:“沈三少爷真酸气冲天哪!年轻人。要看开些,这姻缘是要讲缘分的,缘分到了,挡都挡不住;没有缘分,再诚心也没用。况且三少爷才丧妻不久,不用如此心急。”

????他把沈寒冰一番指责说成吃醋了,还顺便讽刺沈寒冰无情义。

????沈亿三忍不住佩服,这老家伙太厉害了,气成这样,转眼就能反击,还说得顺理成章、滴水不漏。

????沈寒冰正要再还击回去,方瀚海已经堆起一脸笑,走向一旁,嘴里热情招呼:“郭织女早!”

????原来是清哑和严未央手拉手过来了。

????她也是看见他们好像吵起来了,忙和严未央过来看。

????面对方瀚海,她很不好意思,叫道:“方伯伯!”

????目光上下打量他——你还好吧?

????方瀚海也上下打量她,然后呵呵笑道:“看织女这样子,昨儿没受罪。不像方伯伯和严伯伯,昨晚醉了一宿呢,早上爬起来头还疼。刚才你爹和沈老爷还抱怨我们,说我们身为长辈老脸皮厚欺负小辈。他们不知道,我们才是被欺负的那个。唉,不说了,说了丢人!不过,酒还是要喝的。改日有闲,方伯伯再请织女!”

????清哑眼睛一亮,忙点头道:“一定去。”

????未来公公主动邀请,多大的面子,能不去吗!

????郭守业等人都诧异极了——怎么方瀚海忽然这样亲切起来?

????方瀚海无视周围诧异目光,又对清哑道:“你方伯母今天没来,我特意留她在家为你置办成亲的东西。过一天她还要回湖州府一趟,从库藏里挑选合用的送来。”

????清哑感激道:“谢谢方伯伯。”

????强忍住欢喜,矜持地不去看方初,但她知道方初一直看着她,不由自主红了脸,娇艳的很。

????方瀚海道:“谢什么!你让方伯伯为你操办终身大事,是看重方伯伯,是方伯伯的脸面。就是我想起有一个事还要问你——”

????清哑忙问:“什么事?”

????方瀚海疑惑道:“那婚床也要我们打制吗?”

????不等清哑回答又解释道:“不是我舍不得花费,实在是怕织女不懂这规矩:这婚床通常都由夫家来置办的。”

????说完,眼看着清哑,看她怎么回。

????他还是逼清哑当众亮底细。

????若清哑承认嫁方初,立即在他跟前矮一截,要当他公公敬重,他便扳回些颜面,往后在清哑面前也能端着公公的架子。

????清哑不承认也不行,除非她要嫁的人死了爹娘,她请他代替对方高堂置办婚事,否则这婚床以眼下情形来看怎么都不该由方家制作。

????清哑能说选的夫婿没爹娘吗?

????当然不能,说了就是咒方初父母。

????清哑当然不肯说,说了就把这事摆在明面上来了,也意味着她在逼方家,现在还不是说的时机。因回道:“没事,制就制全套。这床就当方伯伯给我的陪嫁。多一个床我摆在另一间屋里。”

????方瀚海干笑道:“那好。那我就叫他们制了。”

????一面心想,这丫头口风怎么这么紧呢!

????说说笑笑的,总算把刚才那一幕度过去了。

????众人从他和清哑一番对答中品出了微妙变化:似乎,他借着这个机会承认了这个儿媳妇,而且很开心。

????方初不禁惭愧,关键时刻还是得靠他老子出面。

????他瞅着沈寒冰微笑道:“三少爷,别给你郭妹妹添乱!”

????这是提醒沈寒冰,好好地做“哥哥”吧,其他的就别肖想了。

????沈寒冰无所谓地耸耸肩,仿佛刚才的发作只是一时兴起,或者故意当众刺激方瀚海,逼他做出反应的。

????方瀚海转身看向众人,气定神闲、从容不迫。

????因对郭守业笑道:“郭老爷,‘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这些老的,能不操心就别操心,随他们去吧。”

????他儿子非郭清哑不娶,他管不了儿子;郭清哑也钟情他儿子,女大不中留,郭守业同样也管不了,所以他俩谁也别埋怨谁。

????郭守业干笑道:“那是。我这个人最有儿女心肠,从不为难儿女,也干不出来让儿女断手出族的事。”

????方瀚海听了一滞,跟着又若无其事道:“郭老爷确是个有儿女心肠的人。不过,郭家如今也不比从前了。有一天,郭老爷也能体会到我们这些世家的艰难和身不由己。”

????说着目光扫过郭守业,有些居高临下。

????他想,郭家这点根基算什么,怎知我等世家家大业大,少东的亲事更是牵连深远,与他说那些不得已无异于对牛弹琴。

????郭守业哪看不出他神情,瞬间气得脸沉下来。

????清哑和方初见不妙,忙一齐上前,清哑对方瀚海招呼,方初拉着郭守业去一旁,将两人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