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74章 花明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对方瀚海道:“方伯伯,别生气。”

????方瀚海见她清澈的目光带着恳求和歉意,想她对自己提出一堆要求,虽然有逼迫方家嫌疑,但也让他有正当理由出头为儿子张罗婚事;昨日她又踏入方家,和老太太周旋,讨老太太一个承诺,就为了能堂堂正正地嫁给方初,他真的很欣赏她、很中意这个儿媳妇。

????他忙慈祥笑道:“我跟你爹说笑的。”

????清哑疑惑问:“真的吗?”

????方瀚海道:“真的。”又亲切道:“那床我已经叫人打制了,你可还有什么特别要求?有就告诉方伯伯,方伯伯叫你方伯母告诉他们。你还想要什么,也都告诉方伯伯。我们家别的不多,收藏的东西还不少。你想要什么,只管说,方伯伯都为你置办。”

????那口气,好像清哑是他闺女。

????这公爹真好!

????清哑满心喜悦,羞道:“这个我也不大懂呢。方伯伯,你年纪大有经验,你……你就当娶媳妇一样办,就行了。我也没什么特别要的,就是……就是一定要准备周全,要热热闹闹的!”

????她想方初被出族了,成亲时方家人都能来,他才高兴。

????方瀚海咳嗽一声,笑眯眯道:“好!我就当娶媳妇一样办。”

????他终于发现昨天犯了个错误:不该变尽法子试探清哑,引起她警惕,应该采用怀柔亲切的手段对待她,只怕早就让她松口了。

????看着少女那欢喜的模样,把嫁方初、并得到他这个父亲认可当成最幸福的事,方瀚海慈父心肠大发,因想:“怪不得郭守业那老家伙这么心疼闺女。这闺女真让人心疼。嗯。她认我做公爹了!”

????清哑也觉得,公爹接纳她了。

????另一边,方初也对郭守业歉意道:“郭伯伯,我爹昨天喝醉了……”

????郭守业想他几次救清哑,又对清哑一片深情,不畏艰难坚持求娶,也难将对方瀚海的气撒到他身上。也软了下来;反怕他心里膈应。忙也说自己跟方瀚海说笑的。

????刚才方瀚海对清哑的态度,勉强算是承认了这门亲,虽未过明路。确有他的为难处,借着这个台阶,郭守业心一软便也退让一步。

????他也知清哑是嫁定方初了,看方初便不同了。

????一个女婿半个儿。他当方初是整个儿子。

????因对方初道:“你们家规矩大,你爹凡事都不肯出头。我郭家不要这个脸面。豁出去变着法儿也要把所有人都请来,把你们的亲事办得风风光光的。你就别愁了。等织锦大会完了,家去好好准备。要是有什么事,就找大全商量。咱们两边凑合着一起办。”

????方初大喜过望,激动道:“多谢郭伯伯!”

????郭守业又咳嗽一声道:“有空去看你大娘,她也惦记你呢。”

????方初忙不迭道:“嗳!嗳!”

????他简直跟做梦一样。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等郭守业走开,他忙向清哑走去。

????“没事了?”他问。眼中神采飞扬。

????“搞定!”清哑笑灿灿道。

????“我也‘搞定’你爹了。”方初学着她说。

????“真的?”清哑不相信。

????“是真的。”方初肯定地点头。

????清哑看着他,忽然心跳加快。

????这样一来,他们就离成亲不远了,她想从此能和他正大光明地相亲相爱,又害羞又欢喜;忽发现他目光太炽烈,受不住而垂眸,却舍不得走开,脚下扎了根一般站在他面前。

????这时,好些人都进来了,喧笑声大了起来。

????方初轻声道:“过去吧。”

????清哑点点头,两人便并肩朝天字一号廊亭走去。

????方初悄声问道:“你是不是请明阳子先生出面为你请圣旨赐婚?”

????他也跟祖母一样,也想到这点。

????清哑忙摇头道:“我哪有那么大脸面。我又不是公主。”

????方初倒诧异了,想不出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后又想:她瞧着没有心机,但行事每每出人意表,这几年看得还少吗!她说“搞定”他爹,果然就搞定了;既和祖母打赌,肯定也有必胜把握,不然不会拿终身赌的,她可是说了“偏要嫁他”呢。

????想罢,他很信任地对她一笑,不再追问。

????很快到一号亭。

????严未央上来打趣道:“还没说完?那也等散了找个安静地方再说。这地方人来人往,你们也不怕人看见?唉,你们什么都不怕!”

????她对这两个人,除了佩服还剩佩服。

????清哑和方初对视一眼,各自又转头。

????清哑一转头,便与九号亭内谢吟月目光碰个正着。

????清哑便昂然抬首——要看她笑话,休想!

????谢吟月昨日和清哑打了架,今日就算不想来,也得撑着来,否则,别人定然以为她羞愧得不敢现身了。

????来后,便将郭方两家冲突一幕看在眼里。

????方瀚海待清哑和蔼亲切,她看得刺眼,拒绝猜想他已经接纳清哑这个儿媳,只当他是在人前做戏,他惯会做戏的。

????可是,清哑那样开心,方瀚海真在做戏吗?

????正想着,就见清哑冲她抬首挑衅。

????她轻轻一笑,云淡风轻。

????她想:“就算你请了圣旨来也无济于事。那时才更笑话呢!连方家也要被人笑话,说被逼娶一个不名节的媳妇。真是无知村女!”

????她昨日回去和父亲分析,猜清哑敢当众放大话,定然是请了明阳子出面求皇上,要请圣旨赐婚,以势压人。

????殊不知这样一来,更加欲盖弥彰。

????所以,她嘲笑清哑是无知村女。

????她等着清哑被人嘲笑,就像焦急等待掀盖看骰子点数的赌徒。若期望实现,她便不算输得血本无归,总能捞回一点本儿。

????漫无目的目光和严未央相碰,不由一怔。

????严未央梳着妇人髻,穿着也不复未嫁时的飞扬,很端庄贵气,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都透出“幸福”二字。和谢吟月目光相对,她微微颔首,神色间竟有丝丝同情。

????谢吟月顿时心中羞怒。

????当年处处不如她的女子,竟嫁得这般风光如意;而她先被退亲,后靠算计才得以保全和韩家的亲事,就这样昨日还遭受郭清哑当众羞辱,难怪严未央会同情地看她,其实在可怜她。

????她冷笑想:“你凭什么可怜我?”

????至少,严未央一直暗恋的韩希夷现在是她的未婚夫。

????想当年,所有少年都拜倒在她的裙下,严未央无人问津。

????锦绣五少东中,严未央就是谢吟月的陪衬!

????回忆往昔辉煌,谢吟月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方初时时注意清哑,便是不看她的时候,那眼角余光也是留意的,因此,将她和谢吟月不动声色的对峙尽收眼底。

????********

????早起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