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79章 穿越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也开口说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我那天……等醒来,就在清哑身上了。”

????方初困惑道:“那原来那个清哑呢?”

????清哑摇头,低声道:“不知道。恐怕已经……”

????她没说下去,但他明白她的意思。

????方初安慰她道:“你别想太多了。你想,你都能来这,那她怎么不能去你那里呢?说不定,她这会子正在你家和你爹娘吃饭呢。”

????清哑眼睛一亮——

????是哦,她怎么就没想到这点上去呢?

????就说嘛,失恋就气死了,不可能!

????她为原主还活着高兴起来。

????方初见她释怀了,放心了,又问道:“你可能说出,你原来的家在什么方向?北方?南方?海外?”

????清哑摇头道:“不在这里。是另一个世界。你们这里同我们那里不太一样,所以我应该不是从七八百年后来的。我以前学的历史,一直到唐朝都和你们一样,唐朝以后就变了,不是大靖,是宋朝……”

????她努力向他描绘她所知的中国历史,还有地理。

????她没有上过学,没有系统地学过地理历史,所掌握的不过是一些常识罢了。但是,历史朝代更迭她还是了解的,地理方位也大概了解,详细的就不清楚了。

????方初听后眼中爆出异样神采,反欢喜起来。

????他道:“那你跟我好好说说,你们那个世界都有什么?风俗是怎么样的?你以前也会织锦吗?你跟谁学的琴……”

????面对他源源不断的问题,清哑有些招架不住。

????头两个问题太泛,一言难尽。

????她便回答第三个问题,道:“我以前不会织锦。”

????方初惊道:“不会?”

????清哑道:“不会。清哑会。”

????方初便知她说原主了。

????因道:“她很聪明。”

????清哑点头道:“是。我把我前世学的知识。和她会的融合在一起,我又肯下功夫钻研,就能突破了。”

????方初道:“你也很聪明。”

????清哑又道:“我跟我妈妈学的琴。妈妈就是我前世的娘。”

????方初问道:“你前世也是大家闺秀?”

????清哑道:“不是。”

????她告诉他前世的家庭构造,和这里不同,很少有这里的大家族。

????方初听说她那里儿女成亲后都分出去单过,而且后来都是独生子女,吃惊的很。

????两个不同世界。有太多不同。问题是问不完的。

????两人站在梅林中,一个问,一个答。十分投入。

????方初见她平静下来,微笑道:“怪不得你这样害怕。你跟我们是一样的人,自己都不知怎么来的,又怎么会是妖孽呢!”

????清哑道:“是。我也好奇怪呢。”

????看着她刚被泪洗过的清澈眼眸,他柔声道:“我知道:你是为我来的。你来这。因为我们前世有缘。雅儿,你是为我来的!”

????清哑被他低沉温柔的嗓音蛊惑了。

????她喃喃道:“是吗?”

????方初道:“是的,雅儿!”

????声音越低沉,头也往下低。要去亲近那红唇。

????忽然一声“清哑”传来,他一哆嗦,猛抬头。正看见一片树叶晃悠悠落到她头上,忙伸手捡起。捏在手中不舍得扔,一面转过身去,对来人做出笑脸,装作刚才帮清哑捡树叶的样子。

????来人是吴氏。

????准女婿来了,她总放不下,总想来看看。

????看见并肩站在树下的一对人,她情不自禁就笑开了花。

????“快要吃晚饭了。我来喊你们。”她道。

????“娘!”清哑放开方初,迎了上去。

????方初还不曾恢复过来,维持笑容不变。

????偷香差点被捉个现行,亏他遇事沉着,才没失态。

????可呆呆的也不行,总要说点什么才好。

????“这么早就吃饭了?”他问道。

????“不早了。郭勤都放学了呢。”吴氏瞅着他笑。

????刚才,她看见方初帮清哑捡树叶了——没看见他要偷香——觉得这孩子心细,如今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哪都好!

????说着话,几人便出了梅林,往前面来了。

????到前面,等摆饭的工夫,方初陪郭守业说话。

????郭守业说,郭大全命人回来送信,说晚上要应付客人,不回来吃了;沈寒冰和他在一起,也不过来了,就他们几个吃饭。

????方初顿时身心舒泰,不用为沈寒冰悬心了。

????因郭守业问起他父亲态度和用心,他正色回道:“郭伯伯,我父亲确难为我出头。这件事我不敢隐瞒,不然就是骗郭家,骗郭妹妹。但是有一点我能保证:将来我定要把我这一房经营得红红火火,不靠方氏一族名声撑脸面,还要为他们增脸面,也让外面所有人不敢小瞧我。唯有这样,郭妹妹嫁了我,才有出头之日,才有脸面。”

????郭守业听后道:“这话实在。伯伯爱听。”

????一面欣慰地和吴氏对视一眼,觉得这女婿靠得住。

????若方初花言巧语说些好听的,他反不喜欢了。

????吴氏道:“你能这样想我们就放心了。这也不是做不到,郭家几年前还在绿湾村种地呢,现在不也进城来了!”

????方初道:“伯母说的是。”

????清哑见他们终于能和睦相处了,高兴不已。

????她歪在吴氏怀里,吴氏抱着她,笑着和方初说话;巧儿也跑来,三人挤在一处;郭俭见了,忙跑去郭守业跟前,挤在爷爷怀里靠着。

????方初见这情景,只觉得好温馨。

????郭守业问道:“你家里准备怎样了?”??—水乡人家

????方初忙问:“郭伯伯指什么事?”

????同时,心里升起不妙的感觉:郭守业绝不是问他织锦签单或者织锦生产的事,恐怕是问亲事。可是他一直求亲不成功,也没准备。不是不重视,而是想着等亲事定了,各样事同郭家商量着来,要看郭家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才好着手置办。

????他原想,从定亲到成亲,怎么也要几个月,应该来得及。

????谁知清哑昨日在织锦大会上宣布八月十八成亲,他当时就急了。这两天正想要打发人回去清园安排呢,又抽不出人来。主要是这件事不交给贴心的人办他不放心,最好是他亲自回去。

????果然,郭守业诧异道:“亲事啊!你都没准备?”

????方初忙道:“晚辈是这样想的:这事还得和郭家商议来办。就说那清园,是一定要问问郭妹妹的意思,怎样布局、怎样建造,晚辈不能只顾自己。刚才正想问郭妹妹呢。”

????——没问是因为光顾着和清哑甜蜜去了,没来得及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