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80章 差距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郭守业方明白,觉得他这样考虑也对。

????吴氏又道:“他一个人,哪里顾得过来!又要忙买卖,又要忙亲事,方家又不肯帮他。可怜,把他劈成两半也不够用。”

????口气既同情又埋怨,觉得方瀚海夫妇太狠心了。

????清哑忙坐正了,对方初道:“方伯伯不是说帮了么。”

????方初道:“是。我只要把清园弄好就成了。”

????清哑道:“我帮你设计布局。”

????方初宠溺地笑道:“好!”

????很显然,这一建议获得她芳心认可。

????两人有情有义的模样落在二老眼中,他们更笑得合不拢嘴。

????郭守业想,方瀚海不管儿子,他不能不管女婿。

????于是端起架子教训道:“你才起家,别弄得像你们这些世家造园子似的,中看不中用。过日子,就要有个过日子的样子。不管什么造出来,都要合用,不然就别花那个冤枉钱。”

????方初心思一转,诚恳请教:如何才能合用。

????郭守业就道:“家门口一定要有个菜园子。这方便!甭管下雨下雪,说声想吃,走几步就能摘回来,不费事;你把家里弄得再好看,这些吃喝拉撒不在跟前,就不方便!你们这些人家的园子,好看是好看,一点不合用。我们这园子是老三媳妇陪嫁的,我看不过去,我叫她弄个菜园子出来,省得去街上买菜了。田地又隔的远,摘了送来,时候一长就焉头巴脑的不鲜活。”

????方初沉吟点头,觉得这条可以考虑。

????清哑忙告诉他道:“有个菜园子在家门口是方便。刚从地里摘的菜,味道都鲜一些;要是放的时间长了。就没那么鲜美。”

????这个她体会最深刻了。

????方初立即决定,菜园子就放在后院。

????郭守业又道:“也喂些牲口。像鸡,一定要喂!”

????方初傻眼!

????身为世家公子,他只会吃鸡,不知喂鸡。

????再说,养鸡弄得满院子鸡粪怎么办?

????郭守业一见他神情,便知他不以为然。

????他便教导他:“小门子小户还喂鸡呢。大家子连主子带奴才。上上下下少说也有几十口,不喂鸡哪成!那一天一天的剩饭剩菜,小孩子吃东西漏在地上的。不喂鸡不都糟蹋了?糟蹋粮食雷要打头的!你们家每天灶上的潲水都去哪儿了?”

????方初疑惑道:“什么潲水?”

????清哑为他解惑,道:“就是洗碗水。要喂猪的。”

????她原也长在城里,来郭家后才知道这些。

????方初虽是古人,但从小锦衣玉食。哪里知道这些!

????他为自己“见识”浅薄汗颜,惭愧道:“这个。晚辈以往从未留意过。想必被下人拿去家里了吧?再不然,给穷苦人家挑走了?”

????他口气有些不确定,没敢说是不是倒了。

????郭守业跌足叹息,掰着手指头为他算账:“这要是喂几头猪。到年底,一头就是好几百斤肉。就算你们有钱,不稀罕那点银子。把猪肉赏分给织工和下人们,他们也欢喜;再不然杀了给坊子的织工添碗荤菜。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地忙,逢年过节伙食总要丰盛些,他们才喜欢。我家里就是这样,猪也有,羊也有,鸡鸭也有……”

????随着他的述说,方初瞪大了眼睛。

????他操作规划方家买卖,涉及大靖各地作坊和商铺;也计算过小到一匹锦的成本和利润,还真没算过这鸡猪的家常账务。

????不过,种地出身的郭守业也把这笔账算得有理有据,不容小觑。

????方初到底非寻常之辈,迅速做出回应:“郭伯伯说的晚辈都记住了。只是我向来不管那些事——不是嫌利小不管,是顾不过来。回头晚辈叫个人来,专门跟郭伯伯讨教这方面问题,回去再好好安排。”

????郭守业这才想起:准女婿从小就被当做少东培养的,管的都是大买卖,从不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他忙道:“你叫个人来,我跟他说。”

????方初暗想,叫圆儿来,那小子机灵,定能哄岳父高兴。

????吴氏笑起来,嗔着老爷子道:“他哪知道这个!他从小都是被一堆丫鬟伺候长大的,怕是都没见过鸡——”说着又转向方初——“要说过日子人家,有的畜生是要喂。每日里早上,听见大公鸡叫,爬起来也快;天黑了有狗守在家门口,睡觉都踏实。”

????方初回想郭家大院,虽少了精致和富贵,但田园风味浓郁,确实和大户人家的园子感觉不一样。因瞄了一眼清哑,想:清园将是他们生活的地方,既要造得精致,也要有过日子的乡野风味。将来他们的孩子都要在那里长大,岳父岳母的话也在理。

????他便道:“郭伯伯和伯母说的晚辈记住了。回头就这么安排。虽说是过日子的话,也是风雅事。那陶渊明诗里都说,‘方宅十余亩,草屋*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可是流传极广的佳句。”

????清哑被他打动,对未来家园十分期待。

????郭守业则听得一愣一愣的:和准女婿说盖房子院子,怎么背起诗来了?“十余亩”“草屋”“狗”“鸡”他都听懂了,合起来却不懂了。

????方初见岳父岳母接不上话,有些尴尬。

????他原是奉承岳父岳母,把他们说的过日子的话和文人的诗作联系起来,鸡零狗碎的事便上升到文学艺术的高度,就没想到他们听不懂。在他们面前卖弄文辞,这不是嘲笑他们没学问么!

????巧儿大声道:“方宅十余亩,草屋*间。……”

????一口气把方初刚念的都背了出来。

????方初趁机赞道:“巧姐儿真聪明!听一遍就记住了。”

????郭守业和吴氏才都笑起来,十分自豪。

????郭俭忙也背,就没巧儿记得多,忘了两句。

????清哑又教巧儿和郭俭背全部的《归园田居》。

????这时,沈寒梅来请,说饭摆好了。

????众人便起身去吃饭。

????厅内只有郭守业、吴氏、清哑和方初几个人,沈寒梅带着郭勤等小辈去另外屋里吃。原本她是要在这张罗的,因她是年轻新媳妇,方初又是未来姑爷,她便不好来了;蔡氏是大嫂,年纪大些,留下了。

????方初一见这情形,忙道:“勤儿就跟我们一起吧。”

????郭勤不小了,又是男孩子,该多些人情历练。

????********

????早上好!谢谢大家支持,早起求订阅、求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