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89章 戳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锦商中,方初他们还在锦绣堂,尚未散场;郭家和严家都来了人,在对面伊人坊帮忙,眼下茶楼只来了刘心,和龚先生坐在方初定的雅间内喝茶呢,余辅这一嗓子就被他们听见了。

????龚先生在霞照文人圈内颇有名望,又一向与方初、韩希夷等人交好,今日来茶楼,可不是来瞧热闹的,正是为了清哑请赐牌坊一事。他心里对此也有些疑问,想当面问方初。

????圆儿和牛二子倒是早来了,就为的是留意有什么情况。

????刘心走出雅间,站在栏杆边,冲楼下道:“你倒说说,我师妹怎么沽名钓誉了?我师妹做的那可都是实在事,老百姓都知道的。这次织锦大会她还说,郭家从此无秘密。你能做到?”

????余辅见有人出来应答,还是郭织女的师兄,大喜。

????他强忍激动,哼了一声,道:“她请赐牌坊就是沽名钓誉!”

????刘心火了,道:“放屁!我看你在这胡言乱语才是沽名钓誉!是不是老也考不中,想借此机会成名啊?”

????余辅恼羞成怒,脱口道:“哈哈,真是可笑之极!她这样都能赐牌坊,那青楼的清官人也能赐牌坊了!”

????却没有人跟着他笑,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静了一瞬,突然大哗,说什么的都有。

????刘心一拍栏杆,骂道:“混账东西!”

????跟着就“蹬蹬”跑下楼来,要找他算账。

????龚先生也厉声喝道:“余辅!你枉读了圣贤书!”

????因怕闹出事,也跑下楼来。

????圆儿见这人分明就是来找事的,先拉住牛二子,吩咐牛三子速去锦绣堂给方初送信,然后他才和牛二子往楼下来。

????牛二子边走边问:“不去对面送信?”

????圆儿翻眼道:“今儿头一天开张,姑娘忙着呢,谁有空理这酸秀才!咱们两个去对付他,那是抬举他了。”

????牛二子道:“说的也是。”

????到楼下,余辅他们桌旁已经围了好些人。

????茶楼掌柜的也来了。不悦道:“客官要喝茶,要聊天,我们欢迎;客官在这里闹事可不成。”

????集香茶楼和伊人坊对面,正要靠它带动生意呢;再者。余辅拿郭织女和青楼的清官人比,他怕牵连到自己,所以才说这话。

????余辅冷笑道:“我怎么闹事了?我连说句真话都不能说了?”

????刘心道:“你那说的什么狗屁话!”

????扬手就想去揪他衣领。

????龚先生急忙拦住刘心,然后严正地对余辅道:“余辅,你若还是个君子。就当众道歉,收回刚才的话!”

????余辅有些心虚,那句话原是他愤愤不平时在心里想的,不知怎的刚才就脱口而出了,如今想要收回不可能,要他道歉更不能。

????他便避实就虚,转向今天来的正题,高声道:“郭织女确实造福了百姓,也对朝廷有功,她的遭遇我们也都同情。但她不能因为这个就要朝廷赐贞节牌坊给她。若赐她,那些守节的节妇怎么办?那些殉节的烈女又怎么办?”

????同来的书生见他这几句还像个话,忙纷纷接道:

????“正是。我等以为郭织女此举十分不妥!”

????“郭织女一心为百姓,这行径却是与孤寡节妇争风。”

????“方家大少爷不是发誓非她不娶吗?她只管嫁他就是了,何必又请赐牌坊,徒惹人说闲话,议论她清白,正是自取其辱!”

????“这不符礼部规定。她既非节妇,又非殉节而死,先被夏少爷掳走数日。接着又被卫少爷囚禁在地下数日,早已失节,怎能赐牌坊!”

????龚先生和刘心等人反驳:

????“赐与不赐,那是朝廷的事。是皇上的事,干你何事?”

????“师妹品性刚烈,还聪明机智,所以才能平安归来,怎算不得贞节烈女?难道非一头撞死了才算烈女!”

????“哎哟,还读书人呢!你除了会耍嘴皮子说空话。又有什么气节?读书人要都像你这样,咱们大靖就麻烦了。”

????“就是!你说郭姑娘不好,你有什么本事,都干了什么大事,你说一两件出来给大伙儿听听,让我们也佩服佩服你。就怕说不出来!瞧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也不能像郭姑娘织布造福百姓,读了一肚子书,锦绣文章写不出来,学长舌老婆搬弄是非你倒学了个全。你把读书人的脸都丢尽了!”

????“他呀,这是想借着郭姑娘出名儿呢!”

????“我说呢,他不好好专心读书管人家立牌坊的事来了。”

????“他那书都白念了。说话不干不净。”

????“对,我大字不识也比他嘴巴干净。”

????后面几番话是圆儿和牛二子说的。

????他俩一个从小伺候人,惯会看人眼色说话;一个在市井中打滚的,惯能跟人斗嘴,也不辨织女该不该竖牌坊,只变着法的损余辅。

????又有那茶客跟着起哄骂一干书生。

????余辅气得瞪眼,夹杂不清地和他们争吵。

????然后,方初郭大全沈寒冰韩希夷等人就来了。

????他们往茶楼门口一站,原本乱纷纷的大堂陡然静了下来。

????方初目光如炬,在大堂内扫一圈,最后落下余辅等一干书生身上,因沉着脸走过来,一面问:“是谁说郭织女沽名钓誉?”

????牛三子一指余辅,道:“就是他!”

????方初在余辅面前站定,冷笑道:“是你吗!”

????肯定的问,更是让他自己再承认一遍。

????余辅强自镇定,昂然道:“就是我!”

????恰好牛二子见主子来了,加上郭大全沈寒冰等人个个不好惹,他要仗势出气出风头,哪管后果,因此急忙告状,高喊道:“他还说,要是郭织女能立牌坊,青楼的清官人也能立牌坊了。”

????圆儿拉也没拉住他,气得踩了他一脚。

????方初郭大全等人面色都变了。

????“你找死!”沈寒冰扬起拳头就要打余辅。

????方初一把拉住他,感觉拉不住了,示意郭大全等人一齐拦他。

????虽然余辅言语辱及清哑,但这当口沈寒冰若像昨天一样,一拳把余辅给打死了,哪怕只是打伤,也给清哑带大麻烦,所以得忍住。

????郭大全气得想扇余辅耳光,但他还是听方初的拦住了沈寒冰。

????余辅见此情形先是又惊又怕,又见他们到底没敢动手,果然忌惮,心下暗自得意不已,便又冷笑,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模样。

????方初把他上下一扫,道:“这位兄台,郭织女一再公开纺织技术,既有功于朝廷又造福百姓,这都被你说成沽名钓誉。那请问兄台:不好生读书思报朝廷,在这摇唇鼓舌,难道不是哗众取宠、沽名钓誉?想踩踏女子的名节踏青云路,你真好算计!只是太有失我辈读书人的气节了,连青楼的女子也不如!”

????余辅脸“轰”一下涨得通红,愤怒地看着方初。

????********

????各位早上好,今天有加更呢!月底了,朋友们搜搜票夹,有月票的恳请支持水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