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90章 打击(二合一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一转身,郭守业便被众人围住,恭贺之声此起彼伏。

????有那机灵的连方瀚海一起恭贺,贺他得此佳媳。

????郭守业听了,紧紧盯着方瀚海,看他作何反应。

????方瀚海笑着团团作揖,感谢大家,又趁机向众人致歉:因诸葛大人和夫人要亲自为郭织女办乞巧会,方家安排的乞巧会便要取消了。

????转身看见郭守业,解释道:“老太太原说今晚要为织女办乞巧会的,昨儿帖子都发出去了。谁知诸葛大人竟有了安排。我们怎好与大人争持的?这是大人一片爱护之心,也是体面。我们的安排定要取消了。”

????郭守业呵呵笑道:“那是自然。”

????又道:“老太太费心了。”

????方瀚海道:“老太太爱护晚辈。当日与织女言谈投契的很!”

????郭守业心中很是怀疑他的话,却也不会煞风景点出。

????众人见他们一派和睦相处的样子,都知方郭结亲已成定局了。

????方初对诸葛鸿的安排虽高兴,却没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他惦记着去伊人坊找清哑呢,于是和众人虚应一番,就要率先离开。

????这时,牛二子弟弟牛三子一溜烟跑来了。

????方初问:“什么事?”

????牛三子扫了一眼周围,没吱声,而是扯着他衣袖,示意他弯腰低头,然后凑近他低声说了一番话。

????方初听了神色不变,却对众人抱拳笑道:“在下先走一步。”

????沈寒冰不知从哪钻出来,和他并肩而行。

????方初瞅他一眼,忍住没吭声。

????沈寒冰却闲闲地道:“瞧你这点出息!这时候还担心我跟你抢媳妇。”

????方初心道:“蠢材!我是嫌你碍眼!”

????面上却没同他啰嗦,想起三子说的事。他心急的很,脚步加快。

????身后,韩希夷瞧着他们的背影,脚下不受控制地也跟上去了。

????伊人坊今日开张,各家女眷都来捧场,那是不用说;便是不想来捧场,也禁不住新式衣服样子的吸引。要来瞧瞧。

????一大早。三旺街上香车云集,宝马汇聚。

????美人们纷至沓来,少年们也闻风而至。

????伊人坊对面的集香茶楼丝毫没受沈寒冰摔死人的影响。人客爆满,所有雅间昨日便被预定得一个不剩,没有预定的便只能在大堂里就坐了。就这还没位子呢,新添了不少桌椅。挤得水泄不通。

????不过,今日在大堂坐也有好处。可听见各路消息。

????一切只因茶楼来了许多莘莘学子,都是冲清哑来的。

????清哑请赐牌坊的事传出了,文人们反响很大。

????霞照繁荣堪比州府,人口、税收超过上等县城。其他相应配备也齐全。比如县学,就有两百学生就读。如郭勤就学的****堂之类的蒙学馆更是好多,大多都是准备上京赶考的学子们举办的。

????大凡少年人热情冲动。最容易激发血气之勇;他又念了些先贤的文章,学了些齐家治国的道理。对忠孝节义自有一番见解,因此得知清哑请赐牌坊的事——只是一个消息,清哑如何自请的内容一概不知——先觉荒谬不可思议,细想便觉忿忿不平了。

????许多人都觉得织女在沽名钓誉,与那些含辛茹苦、几十年如一日守节的节妇们争抢,实在太让人失望;况且,她先后几次退亲,又被掳劫失踪数日,虽令人同情,哪里还有名节可言。

????朝廷若真赐牌坊给她,将是对忠孝节义的践踏!

????这些人中,有个叫余辅的,尤其不耻。

????余辅是秀才,原和贾秀才是同窗。

????他深为贾秀才之死不值,细数起来,此事和郭织女大有干连;再者,江明辉之死也和郭织女脱不了干系;方初更为了郭织女断手出族;夏流星那样有才情的贵公子,也因为郭织女家破人亡,落个流放下场;还有风流才子韩希夷,也因为郭织女名声受损,这郭织女真像个灾星,谁沾上都没好事——他倒不去想因清哑受惠的商家和天下百姓,可见世人多喜欢自以为是——他绝不会让她得逞!

????昨日他和一帮书生谈论此事,内中有人道,如今朝廷上下和士林学儒都在议论此事,郭织女再有功,也不能堵天下悠悠众口,若有人敢阻止他们谏言,下手逼迫陷害,郭织女将因此名声扫地。

????众人都道有理,再者都怀一腔热血,岂会害怕!

????是以,他们商议后,将人分成三拨:一拨是身上有功名的,去县衙找关县令陈述学子们对此事的意见;一拨口齿伶俐的,今日一大早来到集香茶楼,找机会引郭织女来,劝她收回请建牌坊的念头;还有一拨则去了市井,找城里出名的守寡节妇,要她们出面和清哑争夺这贞节烈女的名额。——此名额每个地方都有限定的!

????余辅因对清哑印象很不好,自请来茶楼。

????他们要引人注目,加上书生清贫囊中羞涩,无银定雅间,再说要定也没有了,于是在大堂内要了两张桌子,摆开阵仗。

????环顾周围,就见人声鼎沸,大都在议论伊人坊:

????“马车一辆又一辆,都过了十几辆了。”

????“下来的都是千金小姐和有钱的太太奶奶们。”

????“你坐那窗边算占便宜了。”

????“那是,我一大早就来占了这位置。”

????“郭姑娘真是聪慧。这回织锦大会又占了行首呢!”

????“可不是。她织的那毛巾我见过,哎呀,软的不得了!”

????“真是奇女子……”

????“再聪慧有才,也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

????余辅听得再忍不住,提高声音一声喝出,满堂静止。

????见楼上楼下一众茶客目光都被自己吸引来,余辅十分激动,很享受这备受瞩目的感觉。以至于身子有些轻颤,面色也变得潮红。

????与他同来的书生们吓一跳,没想到他这样肆无忌惮,忙扯扯他,示意他别太过火了。他们是来劝说的,可不是来挑事的。郭织女不是一般女子,在百姓中很有些名声。若是当众侮辱她。别说郭家人不放过他们,便是这茶楼里喝茶的闲人都不会放过他们。

????余辅轻蔑地看了同伴一眼,很不耻他们胆怯表现。

????他明白。大家嘴上说不怕,其实心里是有些怕的。

????郭家还罢了,沈家、方家、严家,那可都有钱有势!

????可是。他余辅不怕!

????今日,是他一个机会——

????若能一举成名。引起朝中某人赏识,又或者被某个名儒赏识,比他寒窗苦读要省好些事,说不定从此就平步青云了。

????因此。他傲然站起,扫视上下,一副直言敢当的模样。

????锦商中。方初他们还在锦绣堂,尚未散场;郭家和严家都来了人。在对面伊人坊帮忙,眼下茶楼只来了刘心,和龚先生坐在方初定的雅间内喝茶呢,余辅这一嗓子就被他们听见了。

????龚先生在霞照文人圈内颇有名望,又一向与方初、韩希夷等人交好,今日来茶楼,可不是来瞧热闹的,正是为了清哑请赐牌坊一事。他心里对此也有些疑问,想当面问方初。

????圆儿和牛二子倒是早来了,就为的是留意有什么情况。

????刘心走出雅间,站在栏杆边,冲楼下道:“你倒说说,我师妹怎么沽名钓誉了?我师妹做的那可都是实在事,老百姓都知道的。这次织锦大会她还说,郭家从此无秘密。你能做到?”

????余辅见有人出来应答,还是郭织女的师兄,大喜。

????他强忍激动,哼了一声,道:“她请赐牌坊就是沽名钓誉!”

????刘心火了,道:“放屁!我看你在这胡言乱语才是沽名钓誉!是不是老也考不中,想借此机会成名啊?”

????余辅恼羞成怒,脱口道:“哈哈,真是可笑之极!她这样都能赐牌坊,那青楼的清官人也能赐牌坊了!”

????却没有人跟着他笑,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静了一瞬,突然大哗,说什么的都有。

????刘心一拍栏杆,骂道:“混账东西!”

????跟着就“蹬蹬”跑下楼来,要找他算账。

????龚先生也厉声喝道:“余辅!你枉读了圣贤书!”

????因怕闹出事,也跑下楼来。

????圆儿见这人分明就是来找事的,先拉住牛二子,吩咐牛三子速去锦绣堂给方初送信,然后他才和牛二子往楼下来。

????牛二子边走边问:“不去对面送信?”

????圆儿翻眼道:“今儿头一天开张,姑娘忙着呢,谁有空理这酸秀才!咱们两个去对付他,那是抬举他了。”

????牛二子道:“说的也是。”

????到楼下,余辅他们桌旁已经围了好些人。

????茶楼掌柜的也来了,不悦道:“客官要喝茶,要聊天,我们欢迎;客官在这里闹事可不成。”

????集香茶楼和伊人坊对面,正要靠它带动生意呢;再者,余辅拿郭织女和青楼的清官人比,他怕牵连到自己,所以才说这话。

????余辅冷笑道:“我怎么闹事了?我连说句真话都不能说了?”

????刘心道:“你那说的什么狗屁话!”

????扬手就想去揪他衣领。

????龚先生急忙拦住刘心,然后严正地对余辅道:“余辅,你若还是个君子,就当众道歉,收回刚才的话!”

????余辅有些心虚,那句话原是他愤愤不平时在心里想的,不知怎的刚才就脱口而出了,如今想要收回不可能,要他道歉更不能。

????他便避实就虚,转向今天来的正题,高声道:“郭织女确实造福了百姓,也对朝廷有功,她的遭遇我们也都同情,但她不能因为这个就要朝廷赐贞节牌坊给她。若赐她,那些守节的节妇怎么办?那些殉节的烈女又怎么办?”

????同来的书生见他这几句还像个话,忙纷纷接道:

????“正是。我等以为郭织女此举十分不妥!”

????“郭织女一心为百姓,这行径却是与孤寡节妇争风。”

????“方家大少爷不是发誓非她不娶吗?她只管嫁他就是了,何必又请赐牌坊,徒惹人说闲话,议论她清白,正是自取其辱!”

????“这不符礼部规定。她既非节妇,又非殉节而死,先被夏少爷掳走数日,接着又被卫少爷囚禁在地下数日,早已失节,怎能赐牌坊!”

????龚先生和刘心等人反驳:

????“赐与不赐,那是朝廷的事,是皇上的事,干你何事?”

????“师妹品性刚烈,还聪明机智,所以才能平安归来,怎算不得贞节烈女?难道非一头撞死了才算烈女!”

????“哎哟,还读书人呢!你除了会耍嘴皮子说空话,又有什么气节?读书人要都像你这样,咱们大靖就麻烦了。”

????“就是!你说郭姑娘不好,你有什么本事,都干了什么大事,你说一两件出来给大伙儿听听,让我们也佩服佩服你。就怕说不出来!瞧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也不能像郭姑娘织布造福百姓,读了一肚子书,锦绣文章写不出来,学长舌老婆搬弄是非你倒学了个全。你把读书人的脸都丢尽了!”

????“他呀,这是想借着郭姑娘出名儿呢!”

????“我说呢,他不好好专心读书管人家立牌坊的事来了。”

????“他那书都白念了。说话不干不净。”

????“对,我大字不识也比他嘴巴干净。”

????后面几番话是圆儿和牛二子说的。

????他俩一个从小伺候人,惯会看人眼色说话;一个在市井中打滚的,惯能跟人斗嘴,也不辨织女该不该竖牌坊,只变着法的损余辅。

????又有那茶客跟着起哄骂一干书生。

????余辅气得瞪眼,夹杂不清地和他们争吵。

????然后,方初郭大全沈寒冰韩希夷等人就来了。

????他们往茶楼门口一站,原本乱纷纷的大堂陡然静了下来。

????方初目光如炬,在大堂内扫一圈,最后落下余辅等一干书生身上,因沉着脸走过来,一面问:“是谁说郭织女沽名钓誉?”

????牛三子一指余辅,道:“就是他!”

????方初在余辅面前站定,冷笑道:“是你吗!”

????肯定的问,更是让他自己再承认一遍。

????余辅强自镇定,昂然道:“就是我!”

????恰好牛二子见主子来了,加上郭大全沈寒冰等人个个不好惹,他要仗势出气出风头,哪管后果,因此急忙告状,高喊道:“他还说,要是郭织女能立牌坊,青楼的清官人也能立牌坊了。”

????圆儿拉也没拉住他,气得踩了他一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