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07章 萌动(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看着他们,不知为何,有些想笑。

????正抿嘴笑,听了郭俭这话,顿时想起方初用金叶子买巧儿竹哨的事,忙嗔道:“你不该给巧儿那些金叶子。她以为一个竹哨真能卖那么贵,我说不通她。小孩子,别教坏了。”

????方初掏了几片金叶子塞给郭俭,又对清哑笑道:“回头我来教导她,告诉她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事。巧儿聪明的很,定会明白。”

????说曹操曹操到,外面一阵喧闹由远而近。

????郭勤郭巧带着沈怀玉、严暮阳、严暮雨等人来了。

????琴心阁霎时充满了童言稚语和欢笑声。

????大家见方初和清哑都在,忙规规矩矩行礼。

????严暮雨见清哑心情不错的样子,趁机娇声恳求道:“郭姑姑,教我们联手弹琴吧。那天晚上隔得远,没看清楚。”

????梅如霜也眼巴巴地瞅着清哑。

????她是真羡慕啊!

????她自己弹琴,两只手还不能协调自如呢,别说和另外一个人各出一只手配合弹了,那是多高超的技艺!

????被一群孩子用期盼的眼神瞧着,清哑有些不知所措。

????她觉得,这事自己说不好,便看向方初。

????方初严肃道:“这并不是什么高超的技法,唯有两人都精通琴艺,达到心神合一的境界,才能联手弹奏。你们根基还浅,如何教呢?就算教也教不成的,要靠你们自己领会。”

????深沉目光扫过一张张失望的小脸,心中好笑。

????这联手弹琴是一般人能会的吗?

????没有他和清哑心意相通的默契,如何弹?

????等他们长大了,就明白其中奥妙了。

????梅如雪偏爱琴艺,也有天赋,明白方初说的“自己领会”不是敷衍之词,因想如果近距离再听他们弹一次,或许能够有些领悟。她悟性很高的,连教她的女夫子都夸的。

????正想着。就见严暮阳跑到方初身边,抱着他胳膊恳求道:“表叔再和郭姑姑弹一曲给我们听听。”说着又看向清哑恳求,“郭姑姑!”

????他和梅如雪差不多心思,想现在是白天。又这样近距离,可以仔细观看表叔和郭姑姑如何操作。等看明白了,往后找机会跟巧儿练习。等练熟了,他和巧儿便成了第二对能联手弹琴的人。

????他的话引起孩子们一片附和,连沈怀玉兄妹都不例外。

????他们这样热心。又有几个是真正爱琴懂琴的呢?

????实在是这联手弹琴从未听见过,觉得新鲜罢了。

????方初和清哑对视一眼,点点头。

????他们便坐到了琴案前。

????哪怕被一群孩子围着,也不能干扰他们对彼此的关切和爱恋,他们很迅速地沉入奇妙的二人世界,忘却身周一切。

????郭勤跟皮猴子一样,听不出来什么妙趣。

????郭巧梅如霜等人太小,也听不出什么滋味。

????沈怀玉、严暮阳、梅如雪、沈怀谨却从方初和清哑深情的目光凝视中感受到一丝微妙,这一丝微妙让他们幼小的心产生不明萌动,说不出为什么。觉得羞羞的很紧张,又忍不住想看他们……

????沈怀玉竭力维持正常神情,不想被人看出内心波动。

????严暮阳则偷偷瞄巧儿,想着回头就找她练习。

????沈怀谨和梅如雪女孩子,更羞,生怕沈怀玉严暮阳郭勤等发现自己异常,遂目不斜视,努力专注听琴。

????方初那目光多锐利,很快发现了他们异常。

????一曲弹罢,他便停手。不再继续。

????他和清哑情感不自觉流露,孩子们看了不合适。

????因道:“你们玩去吧,我跟你郭姑姑还要商议事。”

????郭勤很有眼色,忙挥手道:“去我那。去我那!”

????沈怀玉掩饰般转身,率先出去了。

????呼啦啦众孩童跟在后面都跑了。

????方初这才对清哑道:“明天我要回清园一趟。”

????才说了一句,杨安平家的来找方初,说方瀚海叫他。

????方初只得站起来,告辞出去。

????清哑送他到门外,他止步。回身对她道:“沈三少爷托你帮他问问郭二妹妹,是什么个心思。”

????他很“操心”沈寒冰的亲事。

????清哑点头道:“好的。”

????方初深深看着她眼睛,再叮嘱道:“等我。”

????——等他来迎娶她!

????清哑望着他,信赖地点头。

????方初这才跟着杨安平家的去了。

????前面,郭守业方瀚海已经将婚事议定大致章程:

????清哑定的婚期虽紧,两家却都不打算改期,仍定在八月十八。因为织锦大会前后,众商家都会在霞照盘桓,可就便恭贺。再者,赐牌坊的圣旨很快就下来了。到时,郭家竖牌坊、嫁女,方家娶媳,这一场场的热闹衔接,将是继织锦大会后又一波盛会!

????方家将乌油镇方家老宅和附近田产田庄全部转给方初,婚事就在方家老宅举行,因此,方家老宅要重新修整修葺

????日子有些紧,方瀚海和方初定下明日动身去乌油镇。

????方瀚漫即刻启程回临湖州,招方氏族人前来帮忙。

????霞照这边由方老太太坐镇调度,严氏和严纪鹏林姑妈安排执事。

????方瀚海要倾族之力,为大儿子办一场隆重的婚礼!

????这不仅是对清哑尊重,也是为了挽回方家颜面。

????因为,清哑先在织锦大会上对他这个公爹公开出招,又为了维护方家声誉上书朝廷请赐牌坊,其手段和决心都盖过了方初“非卿不娶”的誓言。简而言之,在这场亲事纠葛中,方家被郭织女衬得黯然失色,失了世家的大气度和气概,如今他要扳回脸面来。

????闲言少述,且说眼前。

????午宴后,郭家回了聘礼,方家人告辞。

????两家人遂都紧张忙碌起来。

????方瀚海等人回到方家,方奎来禀:当日众书生议论织女赐牌坊一事时,一名叫万舟的秀才最令人怀疑,言语充满诱导,且煽动人心。他不但与曾少爷交好,还与霞照前县令的幕僚聂无走得十分近。

????方瀚海和方初听后一齐动容。

????这聂无曾是周县令的幕僚,因在江明辉一案中,怂恿周县令对清哑用刑逼供。当时众人都怀疑是谢家在幕后操纵。大理寺的蒋大人对聂无用了刑,也没令他招供。因找不到证据,最后只能小惩他。

????如今他又牵扯到这件事中来,怎不叫人怀疑!

????方瀚海严厉道:“给我全力追查此事!”

????方奎应声道:“是。”急忙下去了。

????********

????早上好,朋友们都出去春游了咩?今天派清哑求月票。清哑:方家举倾族之力迎娶,你们也要帮我准备嫁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