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08章 失意人(求保底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家三媒六证上郭家求亲、定亲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城。

????与两家热闹喜庆相比,韩家和谢家则乌云罩顶。

????巳正时分,韩希夷约请谢吟月在田湖会面。

????谢吟月一刻未耽搁,立即前来。

????她面上丝毫没有和未婚夫相见的喜悦,反带着一丝决然。

????上了韩家画舫,进入正中舱厅,见当中桌上摆着酒菜,韩希夷一身素白绸衣,清清淡淡,站在窗前观望湖面,手里还攥着个碧莹莹的玉杯,似乎刚在喝酒。听见声响,转身见是她来了,他挥退侍女,也不让座奉茶,劈头就问:“可是你挑动学子们刻意针对郭姑娘的?”

????谢吟月心中一动:他可是在守孝呢,居然喝酒!

????因讥诮道:“不劳盘问。我现在便将退亲文书给你。”

????韩希夷剑眉一扬,问道:“你要退亲?”

????谢吟月道:“你心心念念都期盼着退亲。如今她被赐造牌坊,你更加悔不当初了吧?我谢吟月这点傲骨还是有的。这便退亲!”

????韩希夷走近她,凝视着她眼睛,问:“你为什么退亲?”

????谢吟月道:“你如此不信任我,这亲事如何维系?”

????韩希夷道:“你敢说你没参与此事?”

????谢吟月道:“我无需分说。你敢说你不想退亲吗?”

????韩希夷道:“我的确想退亲——”谢吟月眼中痛楚之色一闪而逝——“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以赤诚待我吗?就像我赤诚待你一般。若你退亲是为了成全我,我感激你;若你退亲是想通了决定放手重新开始,我钦佩你。若你坚持不肯退亲是割舍不下我,我也能理解你。然而统统都不是!无论退与不退,你都不是为了我,甚至不是为了你自己的心。你只为了报复,为了算计!”

????他心中伤痛弥漫,看她的眼神失望之极。

????谢吟月被他这番话触动,眼中涌出泪水。

????她道:“我赤诚不赤诚,你还信吗?”

????她仰首闭目。任泪水滑下。

????“信我时,即便事情就是我做的,你也不听别人劝阻,只一意孤行地信我;不信我时。事不是我做的,你也不肯信我的辩解。”她睁开眼,笑向他道,“所以,真相是什么其实不重要!”

????韩希夷扬手将杯摔在地上。厉声道:“当然重要!”

????清脆的玉质碎裂声,惊动了舱外的静女、陶女和锦绣。

????陶女要进去查看,被静女拉住,摇摇头,示意她们走开些。

????那两人都乖觉地走开了。

????陶女想起刚听到的“退亲”二字,心惊不已。

????舱内,韩希夷痛心问:“一初对你来说比不上报复重要,我对你来说更不重要。那什么对你才是重要的?”

????谢吟月也厉声道:“心最重要!你们都偏向她。这次为了救她,你们哪一个手段不比我狠辣!为什么当初不见你们这样帮我?你口口声声对我说‘赤诚’,你敢告诉我:她来历真清楚吗?你敢说她真是明阳子教出来的?联手弹琴——好个心意相通!”

????她扶着桌子笑弯了腰。面上却不断流泪。

????笑一阵,抄起桌上酒壶仰头就灌。

????韩希夷没有回复谢吟月的质问。

????对于谢郭两家恩怨是非,他再无辩驳的兴趣。几年来,他和方初从两不相帮到被彻底卷入,大家想法不同,再辩也辩不出新意来。

????谢吟月这般反应,看来已经知道方初和清哑昨晚“联手弹琴”的事了,且深受打击;他昨夜也一夜未眠,一样痛苦。

????他茫然的目光飘向窗外湖面。

????去年,也是在这湖上。他陪清哑乘船寻找郭大贵和沈寒梅。当时好平常的一件事,两人相处也短暂,如今却成了他最美好的回忆。

????那次,清哑对他说“身边没有好风景。因为不懂珍惜”,又说“拥有的时候不觉得,等失去了才后悔”,是劝他珍惜严未央。

????现在想来,他却后悔没有及时抓住她。

????那时,江明辉还没有被杀。

????那时。方初和谢吟月还没有退亲。

????如果那时他就抓住她,是否就没有后来这些事了?

????可是,那时他还分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放下谢吟月。

????想起这点,他便一阵揪心难受——

????该放的时候不放下,想放的时候却丢不开!

????难道他的命运一直是阴差阳错?

????他转头要倒酒喝,结果发现谢吟月抱着那三羊开泰的玉壶正往嘴里灌,看仰头的角度,已经把一壶都喝光了。

????他更烦闷,走向舱房一角,另从柜内取了一把松鹤延年的瓷壶,再掀开那坛女儿红的封口,灌了一壶酒,就站在窗边喝。

????谢吟月喝光了,也过来灌酒。

????灌满了站起来对他笑道:“一起喝!你心里也不好受是吧?”

????韩希夷并不闪避,果然和她碰了一下,淡笑道:“我不好受是蒙你的厚爱。你不好受却是自己找的。”

????谢吟月咕咚咕咚灌了两大口,道:“我和郭清哑是对手,我有什么错?成王败寇,我比不上她,自然成了歹毒女人了。若我胜了,她就是妖孽!”说完又仰头灌了一大口。

????韩希夷昨晚就喝了不少,今天上午又喝了好些,加上心中烦恼伤痛,早有几分酒意了,这时看着谢吟月如花面容,勾起当年眷恋她的美好回忆,痛心道:“你并不比她差!为什么非要计较一时得失?”

????谢吟月听了这话,呆呆看着他。

????“你说……真的?”她颤声问。

????“是真的。是你自己想不开,一条道走到黑。”韩希夷道。

????“可是我不甘心!希夷兄,我不甘心!”

????谢吟月又灌了一口酒,边哭边叫“不甘心”。

????“你到底是不甘心被郭姑娘比下去了?还是不甘心被抛弃?前一个不甘心造成后一个不甘心,又牵连我也跟着不甘心。你到底还要造出多少个不甘心才甘心?你不知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吗?”

????韩希夷痛怒交加,冲她大叫。

????“我回头!我想回头!你拉我希夷兄!”

????谢吟月喝掉壶中最后一口酒,身子顺着舱板壁往下溜,坐到地板上,双手抱住膝头,呜呜哭起来。

????“来,我拉你回头。还给方兄。”

????韩希夷也喝光壶中酒,顺手把壶往角落一撂,把手伸向谢吟月。

????********

????韩希夷:我是个男配,被原野折腾了个阴差阳错的命运,我哭,你们能不能投月票支持我一回?让我人品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