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16章 末路(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不说,不是怕方初不愿意,而是不想暴露高七姑娘她们。

????她们可都说了呢,叫她别告诉方初,要当无事一样喊方初来弹琴,她们要躲在暗处悄悄看她这未婚夫婿,说破了就不好意思了。

????这些千金小姐,好奇心强,脸皮却嫩。

????方初度其心意,以为清哑想自己,便道:“我尽量早些去找你。你下午去哪儿?不要陪姑娘们吗?”

????清哑道:“一会我们去伊人坊。”

????方初道:“好。等这边事了,我就去伊人坊找你。”

????清哑点点头,依然看着他。

????方初还想说点什么,又不知说什么。

????曾少爷的事,还是等弄清楚了再告诉她吧。

????他便道:“你进去吧。不然她们该找你了。”

????清哑嗯了一声,转身进去了。

????方初又留下几个人给张恒,命他要格外谨慎。

????都安排妥了,他才重回这边雅间。

????酒宴刚结束,众位书生以及龚五等都被传来了,只有刘虎眼下传不来。清哑舍不得辞退冬儿,将冬儿安排在府城伊人坊做事,刘虎便也跟着留在府城。这是让他两口子避开郭大全的意思。

????颜侍郎即命升堂,先审问赵传等书生。

????审讯异常迅速,根据书生们提供的议论内容,矛头直指举子万舟。万舟受不住压力,招供受曾少爷和聂无怂恿,然后刻意唆使赵传余辅等书生为难清哑,要阻止她请赐牌坊、身败名裂。

????余辅见这个阵仗,吓得冷汗涔涔。

????他在心里抱怨方瀚海说话不算数,说好了放过他们的。怎么又追究起来了呢?还在钦差面前告状。这下他们算完了。

????颜侍郎命传聂无,却被告之出远门了。

????他皱眉道:“如此巧合?只怕做贼心虚!”

????遂传令缉拿聂无。

????接着审问龚五,是受何人指使挑唆刘虎的。

????这件事韩希夷曾派人调查过,也出面作证。

????龚五招供,原不知那人是谁,近日才知是曾少爷的亲戚。

????颜侍郎又命传曾家亲戚……

????审明后,颜侍郎命随行禁军带领县衙差役速去将曾家查封。将曾家父子管家等拘来受审。

????这时候。清哑正领着宫里来的嬷嬷、官家夫人、千金闺秀,以及各富豪家的太太奶奶姑娘们,在伊人坊做衣裳呢。

????曾家。曾少爷心情沉重地坐在书房,连饭也无心吃,只觉不安。

????他写了一封信,刚封好。站起来要叫人,就见管家急匆匆跑来。哭丧着脸道:“少爷,官差来了,要查封曾家……”

????曾少爷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怔怔不语。

????管家急道:“少爷。现在不是颓丧的时候……”

????曾少爷回神,叫他“你且去前面,随他们要怎样。就怎样。”

????管家见这样,也莫可奈何。只好转身又出去了。

????这里曾少爷收拾了几样东西,拿了那封信,带着贴身小厮悄悄从一道暗门穿出,往街上去了。

????到了外面,他将信交给小厮,又塞给他一包金子,“把这个送给谢大姑娘。你就走吧,别回来了。”

????小厮红着眼睛,将包裹推回,道:“少爷等小的回来。”

????说完揣了那信,转身就跑了。

????曾少爷看着他的背影自语道:“一个下人,也这般有情义。”

????谢家,观月楼,谢吟月从清晨起就独坐在二楼窗前。

????没有心思弹琴,没有兴趣作画,什么都没心情做。

????曾经永不言败的她,今日却没有勇气去锦绣堂。

????朝廷给郭清哑颁旨,赐造贞节牌坊,她若去锦绣堂,亲眼看见郭清哑的荣耀和辉煌,她怕自己会承受不住。再者,她也怕那些人的目光,即便他们什么也不说,也能打击她、嘲笑她的失败。

????她畏惧退缩了。

????她觉得自己现在很脆弱。

????她强烈思恋方初,思恋韩希夷,思念从前的灿烂岁月。

????盯着窗外树梢上不停跳跃鸣叫的红嘴黑头灰翅的小鸟,她有种不真实的错觉,感觉自己化成那鸟儿,随它飞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正想着,就听观月楼外面有噪杂的说话声。

????她也不在意,依然呆呆地坐着。

????午时,锦绣端了一碗冰糖燕窝走过来,轻声道:“姑娘,吃一口吧。”

????谢吟月没有回应。

????锦绣看着姑娘,暗自发愁。

????她在姑娘几岁时就伺候姑娘了,至今已有十多年,对姑娘的性情、心思,可以说非常了解,就没见过姑娘像今天这样,一点精神气没有。

????她将燕窝放在桌上,道:“姑娘是个明白人,何苦自己颓废?姑娘不是常教导我们,凡事只要尽力了,便于心无愧吗。姑娘的聪明才智,那也是公认的。就算这几年郭姑娘站了上风,但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谁知将来怎么样呢?据我看,韩少爷也好,曾少爷也好,并没有为这个看轻姑娘一分半分;就是方少爷,也不是为这个跟姑娘翻脸的。趁着给太太守孝,姑娘且静心用功几年,也别去想什么郭织女了,也别想什么牌坊了。等孝期满了,和韩少爷成亲,那时再打算。”

????她憋了这一肚子话,早就想劝姑娘了。

????皆因姑娘一向有主张,她顾忌自己奴婢身份,不敢逾越,生恐姑娘觉得她不知分寸,想干涉主子的事,今天实在忍不住了。

????谢吟月听了,像不认识她似的,看了她半天。

????她问:“你早就想劝我了吧?觉得我错了。”

????锦绣摇头道:“也就这两天。之前姑娘做什么,自然有姑娘的打算,不是我们做下人的能多嘴的。再说,谁还没点气性呢。姑娘一直憋着一口气,这未尝不是件好事。等哪一天做出成就来了,这口气出了,那些不痛快也就散了。姑娘又是极聪明的人,到时不用人劝,有什么天大的事想不通呢!只是这两天我见姑娘很萎靡,觉得这不该是姑娘的样子,所以才多嘴劝姑娘。”

????谢吟月点头道:“你很用心。我知道了。”

????说完,端起燕窝吃起来。

????锦绣悄悄松了口气。

????谢吟月吃了两口,仿佛才听见外面动静,问:“外面谁在吵?”

????锦绣忙出去,叫一个小丫头去问。

????一时问转来,回禀道:“是他们在搬东西。”

????谢吟月问:“搬什么东西?”

????小丫头回道:“说是老爷吩咐的,将主院后楼所有历年来的织锦都搬去作坊那边,一时要用,找起来方便。”(未完待续。)

????ps:原野也很想爆发,可是那个……暂时没的爆发!咱们还是稳定每天四千更新为主,忽然抽风爆发为辅,坚持不懈地打持久战方才是制胜之道,免得一急弄断更了。咳咳……扯远了!还是继续求月票,推荐票,你们的鼓励是爆发的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