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18章 跳江(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曾兄?”

????谢吟月怕惊动一般,轻唤他。

????然她发现那眼珠不动了,顿时失声痛哭。

????痛哭了几声,便站起身来,对方初大喊道:“你们逼死他了,这下满意了?这下满意了?”又转向韩希夷。

????方初紧闭着嘴,沉默不语。

????死者为大,他不和谢吟月计较。

????但他心里却没有半点愧疚。

????没有人逼曾少爷死,是他自己要死。

????清哑一个弱女子,比他遭受艰难百倍,却从未绝望轻生;夏流星从云端跌落,都被流放了,也没有放弃生命;还有卫昭,此刻不知躲在那个角落里发奋呢,曾少爷经历这点打击就自杀,谢吟月指责是他们逼迫的,难道说别人就只能任人欺辱?

????刚想到这,谢吟月站了起来,脊背挺直。

????她再没有流泪,只剩面上一道道泪痕。

????她先看一眼方初,又看向韩希夷,然后又把目光转回来,盯着方初道:“当初,你们满口道义和道理,劝我不要对付郭家。你们呢?你们现在正在做的又是什么?你们用的手段,只有比我更狠辣十倍百倍!曾家毁了,人也给你们逼死了。你们做的都是对的?”

????方初不再沉默,厉声道:“这就是你的想法?”

????谢吟月凛然道:“怎么,你又有什么高见?”

????方初断然道:“没有高见!就是从未想到你竟如此无知可笑!你仗势欺人的时候,却要求别人不能还击,无知!曾家恩将仇报,你却怪别人不该记恨反击,无知!你过往的年岁算是白活了!”

????他不想再和她面对,指着曾少爷冲捕头道:“带回去!”

????就算心里恼火,他也没有掉以轻心,他还怕曾少爷假死逃遁呢。将心比心,换做他,他是不会这样轻易放弃生命的。

????捕头冲手下挥手。几人便向曾少爷走去。

????这边,韩希夷也恼了。

????他不像方初,少有声色俱厉的举动;再者,有外人在场。他也不想提几家的恩怨和他们四人之间的情感纠葛,只拿曾少爷来比。

????他云淡风轻,仿佛闲聊般问谢吟月:“依你之见,曾少爷对郭姑娘恩将仇报、落井下石,郭姑娘如果轻生了。是她该死?再不然,郭姑娘被书生们当众羞辱,不堪受辱轻生了,你便觉得合理了?看来,你永远不会回头了,也回不了!”

????谢吟月被方初喝出的“无知”二字砸晕了!

????紧跟着,她又听见韩希夷一番话;忽瞥见锦绣在旁担忧地看着自己,不禁又想起这个贴心丫鬟之前劝慰的话,三者汇聚,她仿佛从一个长长的梦中醒来。还是被惊醒的,背上冷汗涔涔。

????再回味他二人说话的语气、神态,忽然间她万念俱灰。

????她幽幽对方初道:“你走了,我想找回你。我以为你在前面,今日我方明白,原来你一直在我身后,我越发力追赶,便离你越远。可惜,我无法回头了。但我可以让你从此不再烦恼。”

????方初听这话大不寻常,狐疑又警惕——

????她又想干什么?

????谢吟月又转向韩希夷。道:“若不是欣赏你,若不为你的信任感动,想依赖你,也不会处心积虑地算计你了。对不起。希夷兄!!”

????接着,她再转向锦绣道:“记得把那个给他。”

????说完转身,疾走两步,直跳下景江。

????锦绣一把没拉住,尖叫道:“姑娘——”

????韩希夷愣了一瞬,紧跟着就跳了下去。

????方初也愣了一瞬。然后发力顺着江堤往下游跑,跑了十几步,也纵身跳下去,风中留下他的命令,“黑风,下去!”

????黑风和韩嶂都急忙带人往下游跑,沿岸搜索。

????大堤上,只有捕头等一班衙役呆呆的站着。

????隔了一会,他们才嘀嘀咕咕议论起来,忘了还有具尸体在身边。

????生在水乡的人,少有不会游水的。

????大家闺秀谢吟月就不会。

????韩希夷和谢吟月先后落水,谢吟月入水即昏,被江流卷走;韩希夷只差一步,没有抓住她,随后奋力追赶。

????方初在下游截住了谢吟月。江水冲击力很强,幸亏韩希夷赶来了,两人合力才将谢吟月弄到岸边,锦绣也匆匆赶到。

????韩希夷伸手在谢吟月鼻下一试,已经没有呼吸了。

????他二话不说,用手捏住谢吟月两腮,启开檀口,凑了上去。

????方初也面色肃然,盯着韩希夷给谢吟月渡气。

????锦绣捂住嘴,不住落泪,却不敢出一声。

????韩希夷忙了半天,谢吟月才动了。

????锦绣立即叫“姑娘!姑娘!”

????方初微微松了口气,道:“给她吐水。”

????韩希夷已经在帮谢吟月拍打脊背了。

????因想方初如今和清哑定亲了,不想他再和谢吟月牵扯上,令人误会,遂头也不抬对方初道:“待会我送她回去。衙门那边你去应对。”一面又吩咐韩嶂:“速去找大夫,去谢家等候。”

????韩嶂答应“是”,急忙就奔去拉马。

????方初看看那边捕头和衙役,道:“既这样,我先去了。”

????韩希夷“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接下来,方初经过小石桥时,回家换了衣裳,然后又去衙门配合那捕头回禀曾少爷自杀经过,只避开了谢吟月投水一事。

????等结束,他便匆匆赶往伊人坊。

????他心情不太好,急着想见清哑。

????才从角落里小门上了伊人坊二楼,就见清哑站在门口迎他,笑吟吟的样子,一如往常清新,令他心净,聚集在心头的阴霾散去大半。

????清哑在窗户那看见他从街上来了,忙跑来迎接。

????她盯着楼梯口,看着他一下一下往上“长高”,直至露出全身,不觉微笑。等他上来,走近了,才发现他面容紧绷,神情肃然。

????他出什么事了?

????她敛去笑容,疑惑地想。

????“在做什么?”他柔声问。

????“等你。”清哑道。

????方初便牵起她手,走进房。

????他和清哑定了亲,就要成亲了,比往常更亲密一层;加上此刻他心神疲倦,想要安静歇歇;再者,他有话同清哑说,要避开人,于是进门直往左手闺房内走去。

????清哑忙一把拉住,道:“这边。我有话对你说。”

????将他扯到厅堂槅扇间内,在桌边坐了。

????她忙去给他倒茶。

????方初奇怪:正是有话说,才要进房里呢,怎么反要到外面?

????清哑倒了茶来,见他头发有些湿,问:“怎么一头汗?”(未完待续。)

????PS:  二更求月票!朋友们周末愉快O(∩_∩)O~~